wpeD.jpg (4305 bytes)

        wpe9.jpg (18705 bytes) *    

岑參集
回首頁 回上層目錄 岑參年譜 岑參集 岑參選集

Bg_marbl.gif (1336 bytes)岑參集
  岑參(開元三年--大曆四年)(715--769 55)
~d4;D:\TSERN\WORKS   7-14 1997   11:22 06
使用版本:陳鐵民、侯忠義校注《岑參集校注》,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一年八月
 第一版
卷一 編年詩(起玄宗開元十七年,訖天寶八載秋)
丘中春臥寄王子(頁一)
 作者十五歲至二十歲之間「隱于嵩陽」(〈感舊賦〉序)時所作。
  田中開白堂,林下閉玄關。卷跡人方處,無心雲自閑。竹深喧暮鳥,花缺露春山。
  勝事那能說,王孫去未還。
南溪別業(頁二)
  本詩底本不載,僅載于《全唐詩》,又重見《全唐詩》卷二五八蔣冽詩中。
  結宇依青嶂,開軒對翠疇。樹交花兩色,溪合水重流。竹徑春來掃,蘭樽夜不收,
  逍遙自得意,鼓腹醉中遊。
尋鞏縣南李處士別居(頁三)
  早年居嵩山時作。
  先生近南郭,茅屋臨東川。桑葉隱村戶,蘆花映釣船。有時著書暇,盡日窗中眠。
  且喜閭井近,灌田同一泉。
自潘陵尖還少室居止秋夕憑眺(頁三)
  早年居嵩山少室時作。
  草堂近少室,夜靜聞風松。月出潘陵尖,照見十六峰。九月山葉赤,溪雲淡秋容。
  火點伊陽村,煙深嵩角鐘。尚子不可見,蔣生難再逢。勝愜止自知,佳趣為誰濃?
  昨詣山僧期,上到天壇東。向下望雷雨,雲間見回龍。久與人群疏,轉愛丘壑中。
  心淡水木會,興幽魚鳥通。稀微了自釋,出處乃不同。況本無宦情,誓將依道風。
尋少室張山人聞與偃師周明府同入都(頁五)
  早年居少室時作。
  中峰鍊金客,昨日遊人間。葉縣鳧共去,葛坡龍暫還。春雲湊深水,秋雨懸空山。
  寂寞清谿上,空餘丹■閒。
宿東溪懷王屋李隱者(頁六)
  山店不鑿井,百家同一泉。晚來南村黑,雨氣和人煙。霜畦吐寒菜,沙雁噪河田。
  隱者不可見,天壇飛鳥邊。
鞏北秋興寄崔明允(頁七)
  作者作此詩時猶隱于少室。
  白露披梧桐,玄蟬晝夜號。秋風萬里動,日暮黃雲高。君子佐休明,小人事蓬蒿。
  所適在魚鳥,烏能徇錐刀?孤舟向廣武,一鳥歸城皋。勝概日相與,思君心鬱陶。
緱山西峰草堂字(頁八)
  玩詩意,作者早年居少室時曾一度移居緱山,此時即在緱山時作。
  結廬對中嶽,青翠常在門。遂耽水木興,盡作漁樵言。頃來闕章句,但欲閑心魂。
  日色隱空谷,蟬聲喧暮村。曩聞道士語,偶見清淨源。隱几閱吹葉,乘秋眺歸根。
  獨遊念求仲,開徑招王孫。片雨下南澗,孤峰出東原。棲遲慮益澹,脫略道彌敦。
  野靄晴拂枕,客帆遙入軒。尚平今何在,此意誰與論?佇立雲去盡,蒼蒼月開園。
還東山洛上作(頁一○)
  作者二十歲至三十歲之間「出入二郡」(〈感舊賦〉序),往返于京洛間,此詩即
  作於其時。
  春流急不淺,歸(木曳)去何遲?愁客葉舟堙A夕陽花水時。雲晴開螮蝀,棹發起
  鸕鶿。莫道東山遠,衡門在夢思。
東歸晚次潼關懷古(頁一一)
  「出入二郡」期間所作。
  暮春別鄉樹,晚景低津樓。伯夷在首陽,欲往無輕舟。遂登關城望,下見洪河流。
  自從巨靈開,流盡千萬秋。行行潘生賦,赫赫曹公謀。川上多往事,淒涼滿空洲。
戲題關門(頁一三)
  「出入二郡」期間所作。
  來亦一布衣,去亦一布衣,羞見關城吏,還從舊道歸。
滻水東店送唐子歸嵩陽(頁一三)
  「出入二郡」期間所作。
  野店臨官路,重城壓御堤。山開灞水北,雨過杜陵西。歸夢秋能作,鄉書醉懶題。
  橋迴忽不見,征馬尚聞嘶。
宿華陰東郭客舍憶閻防(頁一四)
  「出入二郡」期間由京師長安歸嵩山少室途中作。
  次舍山郭近,解鞍鳴鐘時。主人炊新粒,行子充夜飢。關月生首陽,照見華陰祠。
  蒼茫秋山晦,蕭瑟寒松悲。久從園廬別,歲與朋知辭。舊壑蘭杜晚,歸軒今已遲。
夜過磐豆隔河望永樂寄閨中效齊梁體(頁一五)
  「出入二郡」期間所作。玩詩意,時作者似新婚未久。
  盈盈一水隔,寂寂二更初。波上思羅襪,魚邊憶素書。月如眉已畫,雲似鬢新梳。
  春物知人意,桃花笑索居。
晚過磐石寺禮鄭和尚(頁一六)
  「出入二郡」期間所作。
  暫詣高僧話,來尋野寺孤。岸花藏水碓,溪竹映風爐。頂上巢新鵲,衣中帶舊珠。
  談禪未得去,輟棹且踟躕。
題永樂韋少府廳壁(頁一七)
  「出入二郡」期間所作。
  大河南郭外,終日氣昏昏。白鳥下公府,青山當縣門。故人是邑尉,過客駐征軒。
  不憚煙波闊,思君一笑言。
函谷關歌送劉評事使關西(頁一八)
  疑「出入二郡」期間所作。
  君不見函谷關,崩城毀壁至今在;樹根草蔓遮古道,空谷千年長不改。寂寞無人空
  舊山,聖朝無事不須關。白馬公孫何處去,青牛老子更不還。幫苔白骨空滿地,月
  與股時長相似。野花不省見人,山鳥何曾識關吏。故人方乘使者車,吾知郭丹卻不
  如。請君時憶關外客,行到關西多致書。
題觀樓(頁一九)
  疑「出入二郡」期間所作。
  荒樓荒井閉空山,關令乘雲去不還。羽蓋霓旌何處在,空餘藥臼向人間。
登古鄴城(頁二一)
 開元二十七年(七三九,二十五歲)春,岑參自長安往遊河朔(黃河以北),本詩
  即此行經古鄴城時所作。
  下馬登鄴城,城空復何見?東風吹野火,暮入飛雲殿。城隅南對望陵臺,漳水東流
  不復回。武帝宮中人去盡,年年春色為誰來?
邯鄲客舍歌(頁二二)
  往遊河朔,由古鄴城西北行抵邯鄲時作。
  客從長安來,驅馬邯鄲道。傷心叢臺下,一旦生蔓草。客舍門臨漳水邊,垂楊下繫
  釣魚船。邯鄲女兒夜沽酒,對客挑燈誇數錢。酩酊醉時月正午,一曲狂歌壚上眠。
冀州客舍酒酣貽王綺寄題南樓(頁二二)
  往遊河朔抵冀州時作。
  原注:時王子應制舉欲西上。
  夫子傲常調,詔書下徵求;知君欲謁帝,秣馬趨西周。逸足何駸駸,美聲實風流;
  富學贍清詞,下筆不能休。君家一何盛,赫奕難為儔;伯父四五人,同時為諸侯。
  憶作始相值,值君客貝丘;相看復乘興,攜手到冀州。前日在南縣,與君上北樓;
  野曠不見山,白日落草頭。客舍梨花繁,深花隱鳴鳩;南憐新酒熟,有女彈箜篌。
  醉後或狂歌,酒醒滿離憂;主人不相識,此地難掩留。吾廬終南下,堪與王孫遊;
  何當肯相尋,灃上一孤舟。
題井陘雙溪李道士所居(頁二四)
  往遊河朔抵井陘時作。
  五粒松花酒,雙溪道士家。唯求縮卻地,鄉路莫教賒。
暮秋山行(頁二五)
  詩當作於開元、天寶年間;細玩詩意,疑是遊河朔途中所作。
  疲馬臥長(土皮),夕陽下通津。山風吹空林,颯颯如有人。蒼旻霽涼雨,石路無
  飛塵。千念集暮節,萬籟悲蕭辰。鶗鴃昨夜鳴,蕙草色已陳。況在遠行客,自然多
  苦辛。
臨河客舍呈狄明府兄留題縣南樓(頁二六)
  開元二十七年(七三九,二十五歲)冬自河朔歸長安途經黎陽縣時所作。
  黎陽城南雪正飛,黎陽渡頭人未歸。河邊酒家堪寄宿,主人小女能縫衣。故人高臥
  黎陽縣,一別三年不相見。邑中雨雪偏著時,隔河東郡人遙羨。鄴都唯見古時丘,
  漳水還如舊日流。城上望鄉應不見,朝來好是懶登樓!
題新鄉王釜廳壁(頁二八)
  自河朔歸長安途中作。
  憐君守一尉,家計復清貧。祿米常不足,俸錢供與人。城頭蘇門樹,陌上黎陽塵。
  不是舊相識,聲同心自親。
春尋河陽聞處士別業(頁二八)
  疑往遊河朔途中或由河朔歸長安途中所作。
  風暖日暾暾,黃鸝飛近村。花明潘子縣,柳暗陶公門。藥(木宛)搖山影,魚竿帶
  水痕。南橋車馬客,何事苦喧喧?
送郭乂雜言(頁二九)
  開元二十八年(七四○,二十六歲)春作於長安。
  地上青草出,經冬方始歸。博陵無近信,猶未換春衣。憐汝不忍別,送汝上酒樓。
  初行莫早發,且宿灞橋頭。功名須及早,歲月莫虛擲。早年已工詩,近日兼注易。
  何時過東洛,早晚渡盟津。朝歌城邊柳嚲地,邯鄲道上花撲人。去年四月初,我正
  在河朔。曾上君家縣北樓,樓上分明見恆嶽。中山明府待君來,須計行程及早回。
  到家速覓長安使,待汝書封我自開。
送王大昌齡赴江陵(頁三一)
  開元二十八年(七四○,二十六歲)冬,王謫官江寧縣丞,岑參在長安置酒送別而
  作此詩。
  對酒寂不語,悵然悲送君;明時未得用,白首徒攻文。澤國從一官,滄波幾千里;
  群公滿天闕,獨去過淮水。舊家富春渚,嘗憶臥江樓;自聞君欲行,頻望南徐州。
  窮巷獨閉門,寒燈靜深屋;北風吹微雪,抱被肯同居。君行到京口,正是桃花時;
  舟中饒孤興,湖上多新詩。潛虯且深蟠,黃鶴飛未晚;惜君青雲器,努力加餐飯
送崔全被放歸都覲省(頁三三)
  天寶元年(七四二,二十八歲)以前作於長安。
  夫子不自衒,世人知者稀。來傾阮氏酒,去著老萊衣。渭北草新出,關東花欲飛。
  楚王猶自惑,宋玉且將歸。
送薛彥偉擢第東都覲省(頁三四)
  天寶元年(七四二,二十八歲)以前作於長安。
  此篇與上兩篇語句多雷同,疑寫作時間相去不遠。
  時輩似君稀,青春戰勝歸。名登■詵第,身著老萊衣。稱意人皆羨,還家馬若飛。
  一枝誰不折,棣萼獨相輝。
送蒲秀才擢第歸蜀(頁三五)
  此篇與上兩篇語句多雷同,疑寫作時間相去不遠。
  去馬疾若飛,看君戰勝歸。新登■詵第,更著老萊衣。漢水行人少,巴山客舍稀。
  向南風候暖,臘月見春暉。
送許子擢第歸江寧拜親因寄王大昌齡(頁三六)
  作於天寶元年(七四二,二十八歲)六月。
  建業控京口,金陵款滄溟。君家臨秦淮,傍對石頭城。十年自勤學,一鼓遊上京。
  青春登甲科,動地聞香名。解榻皆五侯,結交盡群英。六月槐花飛,忽思蓴菜羹。
  跨馬出國門,丹陽返柴荊。楚雲引歸帆,淮水浮客程。到家拜親時,入門有光榮。
  鄉人盡來賀,置酒相邀迎。閑眺北顧樓,醉眠湖上亭。月從海門出,照見茅山青。
  昔為帝王州,今幸天地平。五朝變人世,千載空江聲。玄元告靈符,丹洞獲其銘。
  皇帝受玉冊,群臣羅天庭。喜氣薄太陽,祥光徹窅冥。奔走朝萬國,崩騰集百靈。
  王兄尚謫宦,呂見秋雲生。孤城帶後湖,心與湖水清。一縣無諍辭,有時開道經。
  黃鶴垂兩翅,徘徊但悲鳴。相思不可見,空望牛女星。
宿關西客舍寄東山嚴許二山人時天寶初七月初三日在內學見有高道舉徵(頁四○)
  天寶元年(七四二,二十八歲)七月自長安東行途中作。
  雲宋關西雨,風傳渭北秋。孤燈然客夢,寒杵搗鄉愁。灘上思嚴子,山中憶許由。
  蒼生今有望,飛詔下林丘。
醉題匡城周少府廳壁(頁四一)
  天寶元年(七四二,二十八歲)八月東行抵匡城時作。
  婦姑城南風雨秋,婦姑城中人獨愁。愁雲遮卻望鄉處,數日不上西南樓。
  故人薄暮公事閑,玉壺美酒琥珀殷。潁陽秋草今黃盡,醉臥君家儀未還。
至大梁卻寄匡城主人(頁四二)
  天寶元年(七四二,二十八歲)八月東行抵大梁時作。
  一從棄魚釣,十載干明王。無由謁天階,卻欲歸滄浪。仲秋至東郡,遂見天雨霜。
  昨夜夢故山,蕙草色已黃。平明辭鐵丘,薄暮遊大梁。仲秋蕭條景,拔刺飛鵝鶬。
  四郊陰氣閉,萬里無晶光。長風吹白茅,野火燒枯桑。故人南燕吏,籍籍名更香。
  聊以玉壺贈,置之君子堂。
偃師東與韓樽同詣景雲暉上人即事(頁四三)
  天寶元年(七四二,二十八歲)秋由大梁歸潁陽途中作。
  山陰老僧解《楞伽》,潁陽歸客遠相過。煙深草濕昨夜雨,雨後秋風渡漕河。
  空山終日塵事少,平郊遠見行人小。尚書磧上黃昏鐘,別駕渡頭一歸鳥。
郊行寄杜位(頁四四)
  疑亦天寶元年(七四二,二十八歲)秋歸潁陽途中作。
  崷崒空城煙,淒清寒山景。秋風引歸夢,昨夜到汝潁。近寺聞鐘聲,映陂見樹影。
  所思何由見,東北徒引領。
秋夜宿仙遊寺南涼堂呈謙道人(頁四五)
  疑為天寶三載(七四四,三十歲)出仕前隱居終南山時所作。
  太乙連太白,兩山知幾重。路盤石門窄,匹馬行才通。日西到山寺,林下逢支公。
  昨夜山北時,星星聞此鐘。秦女去已久,仙臺在中峰。簫聲不可聞,此地留遺蹤。
  石潭積黛色,每歲投金龍。亂流爭迅湍,噴薄如雷風。夜來聞清磬,月出蒼山空。
  空山滿清光,水樹相玲瓏。迴廊映密竹,秋殿隱深松。燈影落前溪,夜宿水聲中。
  愛此林巒好,結宇向溪東。相識唯山僧,憐家一釣翁。林晚粟初拆,枝寒梨已紅。
  物幽興易愜,事勝趣彌濃。願謝區中緣,永依金人宮。寄報乘輦客,簪裾爾何容!
攜琴酒尋閻防崇濟寺所居僧院得濃字(頁四七)
  疑天寶三載(七四四,三十歲)登第前作於長安。
  相訪但尋鐘,門寒古殿松。彈琴醒暮酒,捲幔引諸峰。事愜林中語,人幽物外蹤。
  吾廬幸相近,茲地興偏農。
還高冠潭口留別舍弟(頁四八)
  作於天寶三載(七四四,三十歲)登第前。
  昨日山有信,祇今耕種時。遙傳杜陵叟,怪我還山遲。獨向潭上釣,無人林下期。
  東溪憶汝處,閑臥對鸕鶿。
終南雲際精舍尋法澄上人不遇歸高冠東潭石淙望秦嶺微雨作貽友人(頁四九)
  作於天寶三載(七四四,三十歲)出仕前隱居高冠時。
  昨夜雲際宿,旦從西峰回。不見林中僧,微雨潭上來。諸峰皆青翠,秦嶺獨不開。
  石鼓有時鳴,秦王安在哉?東南雲開處,突兀獼猴臺。崖口懸瀑流,半空白皚皚。
  噴壁四時雨,傍村終日雷。北瞻長安道,日夕多塵埃。若訪張仲蔚,衡門滿蒿萊。
題雲際南峰眼上人讀經堂(頁五一)
  作於天寶三載(七四四,三十歲)出仕前隱居高冠時。
  原注:眼公不下此堂十五年矣。
  結宇題三藏,焚香老一峰。雲間獨坐臥,祇是對杉松。
灃頭送蔣侯(頁五一)
  疑為登第前隱居終南山時所作。
  君住灃水北,我家灃水西。兩村辨喬木,五里聞鳴雞。飲酒溪雨過,彈棋山越低。
  徒開蔣生逕,爾去誰相攜?
秋思(頁五二)
  那知芳歲晚,坐見寒葉墮。吾不如腐草,翻飛作螢火。
初授官題高冠草堂(頁五二)
  天寶三載(七四四,三十歲)岑參應試及第,授為右內率府兵曹參軍,詩即作於授
  職後不久。
  三十始一命,宦情都欲闌。自憐無舊業,不敢恥微官。澗水吞樵路,山花醉藥欄。
  祇緣五斗米,孤負一漁竿。
高冠谷口招鄭鄠(頁五四)
  似初授官離高冠後回訪故人鄭鄠之作。
  谷口來相訪,空齋不見君。澗花然暮雨,潭樹暖春雲。門徑稀人跡,簷峰下鹿群。
  衣裳與枕席,山靄碧氛氳。
因假歸白閣西草堂(頁五四)
  初授官後作。
  雷聲傍太白,雨在八九峰。東望白閣雲,半入紫閣松。勝概紛滿目,衡門趣彌濃。
  幸有數畝田,得延二仲蹤。早聞達士語,偶語心相通。誤徇一微官,還山愧塵容。
  釣竿不復把,野碓無人舂。惆悵飛鳥盡,南溪聞夜鐘。
喜韓樽相過(頁五六)
  疑初授官後作。
  三月灞陵春已老,故人相逢耐醉倒。甕頭春酒黃花脂,祿米只充沽酒資。
  長安城中足年少,獨共韓喉開口笑。桃花點地紅斑斑,有酒留君且莫還。
  與君兄弟日攜手,世上虛名好是閑。
送裴校書從大夫淄川郡覲省(頁五六)
  天寶四載(七四五,三十一歲)夏作於長安。
  尚書東出守,愛子向青州。一路通關樹,孤城近海樓。懷中江橘熟,倚處戟門秋。
  更奉輕軒去,知君無客愁。
登千福寺楚金產師法華院多寶塔(頁五八)
  約作於天寶四載(七四五,三十一歲)。
  多寶滅已久,蓮華付吾師。寶塔凌太虛,忽如湧出時。數年功不成,一志堅自持。
  明主親夢見,世人今始知。千家獻黃金,萬匠磨琉璃。既空秦山木,亦罄天府眥。
  焚香如雲屯,幡蓋珊珊垂。窸窣神繞護,眾魔不敢窺。作禮(者見)靈境,焚香方
  證疑。庶割區中緣,脫身恆在茲。
驪姬墓下作(頁六○)
  疑天寶五(七四六,三十二歲)、六載(七四七,三十三歲)間遊絳州、晉州時作
  。
  原注:夷吾、重耳墓隔河相去十三里。
  驪姬北原上,閉骨已千秋。澮水日東注,惡名終不流。獻公恣耽惑,視子如仇讎。
  此事成蔓草,我來逢古丘。峨眉山月落,蟬鬢野雲愁。欲弔二公子,橫汾無輕舟。
題平陽郡汾橋邊柳樹(頁六二)
  疑天寶五(七四六,三十二歲)、六載(七四七,三十三歲)間遊絳州、晉州時作
  。
  原注:參曾居此郡八、九年。
  此地曾居住,今來宛似歸。可憐汾上柳,相見也依依。
宿蒲關東店憶杜陵別業(頁六二)
  自絳、晉歸長安途中所作。
  關門鎖歸路,一夜夢還家。月落河上晚,遙聞春樹鴉。長安二月歸正好,杜陵樹邊
  純是花。
入蒲關先寄秦中故人(頁六三)
  自絳、晉歸長安途中所作。
  秦山數點似青黛,渭水一條如白練。京師故人不可見,寄將兩眼看飛燕。
楊固店(頁六三)
  凱察天寶三載(七四四,三十歲)後作者歷年行事,作於天寶五、六載之可能性最
  大。
  客舍梨葉赤,鄰家聞搗衣。夜來常有夢,墜淚緣思歸。洛水行欲盡,緱山看漸微。
  長安祇千里,何事信音稀!
敬酬杜華淇上見贈兼呈熊曜(頁六四)
  約天寶五、六載間遊淇上時作。
  杜侯實才子,盛名不可及,祇曾效一官,今已年四十。是君同時者,已有尚書郎,
  憐君獨未遇,淹泊在他鄉。我從京師來,到此喜相見,共論窮途事,不覺淚滿面!
  憶昨癸未歲,吾兄自江東,得君江湖詩,骨氣凌謝公。熊生尉淇上,開館常待客,
  喜我二人來,歡笑復朝夕。縣樓壓春岸,戴勝鳴花枝,吾徒在舟中,縱酒兼彈棋。
  三月猶未還,客愁滿春草,賴蒙瑤華贈,諷詠慰懷抱。
胡笳歌送顏真卿使赴河隴(頁六六)
  天寶七載(七四八,三十四歲)作,時顏真卿出使河隴,岑參在長安作此詩贈別。
  君不聞胡笳聲最悲,紫髯綠眼胡人吹。吹之一曲猶未了,愁煞樓蘭征戍兒。涼秋八
  月蕭關道,北風吹斷天山草。崑崙山南月欲斜,胡人向月吹胡笳。胡笳怨兮將送君
  ,秦山遙望隴山雲。邊城夜夜多愁夢,向月胡笳誰喜聞!
送宇文南金放後歸太原寓居因呈太原郝主簿(頁六七)
  約天寶元年(七四二,二十八歲)至八載(七四九,三十五歲)間居長安時作。
  歸去不得意,北京關路賒。卻投晉山老,愁見汾陰花。翻作灞陵客,憐君丞相家。
  夜眠旅舍雨,曉辭春城鴉。送君繫馬青門口,胡姬壚頭勸君酒。為問太原賢主人,
  春來更有新詩否?
漁父(頁六八)
  此詩《河嶽英靈集》選入,疑為早期之作。詩題《河嶽英靈集》作「觀釣翁」。
  扁舟滄浪叟,心與滄浪清。不自道鄉里,無人知姓名。朝從灘上飯,暮向蘆中宿。
  歌竟還復歌,手持一竿竹。竿頭釣絲長丈餘,鼓(木世)乘流無定居。世人那得識
  深意,此翁取適非取魚。
送鄭甚歸東京汜水別業分得閑字(頁六九)
  天寶年間作於長安。
  客舍見春草,忽聞思舊山。看君灞陵去,匹馬成皋還。對酒風與雪,向家河復關。
  因悲宦游子,終歲無時閑。
送費子歸武昌(頁七○)
  當作於天寶八載(七四九,三十五歲)以前。
  漢陽歸客悲秋草,旅舍葉飛愁不掃;秋來倍憶武昌魚,夢者只在巴陵道。
  曾隨上將過祁連,離家十年恆在邊;劍鋒可惜虛用盡,馬蹄無事今已穿。
  知君開館常愛客,樗蒲百金每一擲;平生有錢將與人,江上故園空四壁。
  吾觀費子毛骨奇,廣眉大口仍赤髭;看君失路尚如此,人生貴賤那得知!
  高秋八月歸南楚,東門一壺聊出祖;路指鳳凰山北雲,衣沾鸚鵡洲邊雨。
  莫嘆蹉跎白髮新,應須守道勿羞貧;男兒何必戀妻子,莫向江村老卻人。
卷二
編年詩(起天寶八載冬,訖肅宗至德二載春)
初過隴山途中呈宇文判官(頁七三)
  天寶八載(七四九,三十五歲)赴安西途中作。
  一驛過一驛,驛騎如星流,平明發咸陽,暮到隴山頭。隴水不可聽,嗚咽令人愁。
  沙塵撲馬汗,霧露凝貂裘,西來誰家子,自道新封侯。前月發安西,路上無停留,
  都護猶未到,來時在西州。十日過沙磧,終朝風不休,馬走碎石中,四蹄皆血流。
  萬里奉王事,一身無所求,也知塞垣苦,豈為妻子謀!山口月欲出,光照關城樓,
  谿流與松風,靜夜相颼颼。別家賴歸夢,山塞多離憂,與子且攜手,不愁前路修。
經隴頭分水(頁七五)
  天寶八載(七四九,三十五歲)赴安西途中作。
  隴水何年有,潺潺逼路傍?東西流不歇,曾斷幾人腸!
西過渭州見渭水思秦川(頁七五)
  此詩為(天寶八載,七四九,三十五歲)離京西行途中所作。
  渭水東流去,何時到雍州?憑添兩行淚,寄向故國流。
過燕支寄杜位(頁七五)
  天寶八載(七四九,三十五歲)赴安西途中作。
  燕支山西酒泉道,北風吹沙卷白草;長安遙在日光邊,憶君不見令人老。
過酒泉憶杜陵別業(頁七六)
  天寶八載(七四九,三十五歲)赴安西途中作。
  昨夜宿祁連,今朝過酒泉。黃沙西際海,白草北連天。愁媄灡齯憿A歸期尚隔年。
  陽關萬里夢,知處杜陵田。
逢入京使(頁七七)
  此詩為(天寶八載,七四九,三十五歲)離京西行途中所作。
  故園東望路漫漫,雙袖龍鍾淚不乾。馬上相逢無紙筆,憑君傳語報平安。
燉煌太守後庭歌(頁七七)
  赴安西途經燉煌時作。
  燉煌太守才且賢,郡中無事高枕眠。太守到來山出泉,黃沙磧堣H種田。
  燉煌耆舊鬢皓然,願留太守更五年。城頭月出星滿天,曲房置酒張錦筵。
  美人紅妝色正鮮,側垂高髻插金鈿。醉坐藏鉤紅燭前,不知鉤在若箇邊。
  為君手把珊瑚鞭,射得半段黃金錢。此中樂事亦已偏。
經火山(頁七九)
  赴安西途中作。
  火山今始見,突兀蒲昌東。赤燄燒虜雲,炎氛蒸塞空。不知陰陽炭,何獨燃此中?
  我來嚴冬時,山下多炎風,人馬盡汗流,孰知造化功!
銀山磧西館(頁七九)
  赴安西途中作。
  銀山峽口風似箭,鐵門關西月如練。雙雙愁淚沾馬毛,颯颯胡沙迸人面。
  丈夫三十不富貴,安能終日守筆硯!
題鐵門關樓(頁八○)
  赴安西途中作。
  鐵關天西涯,極目少行客。關門一小吏,終日對石壁。橋跨千仞危,路盤兩崖窄。
  試登西樓望,一望頭欲白。
宿鐵關西館(頁八一)
  赴安西途中作。
  馬汗踏成泥,朝馳幾萬蹄。雪中行地角,火處宿天倪。塞迥心常怯,鄉遙夢亦迷。
  那知故園月,也到鐵關西。
磧中作(頁八二)
  赴安西途中作。
  走馬西來欲到天,辭家見月兩回圓。今夜不知何處宿?平沙萬里絕人煙!
歲暮磧外寄元撝(頁八二)
  赴安西途中作。
  西風傳戍鼓,南望見前軍。沙磧人愁月,山城犬吠雲。襒家逢逼歲,出塞獨離群。
  髮到陽關白,書今遠報君。
過磧(頁八三)
  天寶八載(七四九,三十五歲)初至安西時作。
  黃沙磧堳行迷,四望雲天直下低。為言地盡天還盡,行到安西更向西。
磧西頭送李判官入京(頁八三)
  初至安西時作。
  一身從遠使,萬里向安西。漢月垂鄉淚,胡沙費馬蹄。尋河愁地盡,過磧覺天低。
  送子軍中飲,家書醉媄D。
憶長安曲二章寄龐■(頁八四)
  似為居安西時作。
  東望望長安,正值日初出;長安不可見,喜見長安日。
  長安在何處?只在馬蹄下。明日歸長安,為君急走馬。
安西館中思長安(頁八四)
  天寶九載(七五○,三十六歲)作於安西。
  家在日出處,朝來喜東風;風從帝鄉來,不異家信通。絕域地欲盡,孤城天遂窮。
  彌年但走馬,終日隨飄蓬。寂寞不得意,辛勤方在公。胡塵淨古塞,兵氣屯邊空。
 鄉路眇天外,歸期如夢中。遙憑長房術,為縮天山東。
早發焉耆懷終南別業(頁八五)
  天寶九載(七五○,三十六歲)秋作於安西。
  曉笛引鄉淚,秋冰鳴馬蹄。一身虜雲外,萬里胡天西。終日見征戰,連年聞鼓聲。
  故山在何處,昨日夢清溪。
寄宇文判官(頁八六)
  天寶九載(七五○,三十六歲)作於安西。
  西行殊未已,東望何時還?終日風與雪,連天沙復山。二年領公事,兩度過陽關。
  相憶不可見,別來頭已斑!
題苜蓿峰寄家人(頁八六)
  任職安西期間作,時為天寶九載(七五○,三十六歲)或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
  )初春。
  苜蓿峰邊逢立春,胡蘆河上淚沾巾。閨中只是空思想,不見沙場愁殺人!
贈酒泉韓太守(頁八七)
  天寶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自安西東歸途中作。
  太守有能政,遙聞如古人。俸錢盡供客,家計亦清貧。酒泉西望玉關道,千山萬磧
  皆白草。辭君走馬歸長安,思君倏忽令人老。
登涼州尹臺寺(頁八八)
  天寶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春作於武威。
  原注:是沮渠蒙尹夫人臺。
  胡地三月半,梨花今始開。因從老僧飯,更上夫人臺。清唱雲不去,彈弦風颯來。
  應須一倒載,還似山公回。
戲問花門酒家翁(頁八九)
  天寶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春作於武威。
  老人七十仍沽酒,千壺百甕花門口。道傍榆莢仍似錢,摘來沽酒君肯否?
武威春暮聞宇文判官西使還已到晉昌(頁八九) 
  天寶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春在武威作。
  片雲過城頭,黃鸝上戍樓。塞花飄客淚,邊柳挂鄉愁。白髮悲明鏡,青春換敝裘。
  軍從萬里使,聞已到瓜州。
河西春暮憶秦中(頁九○)
  天寶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春在武威作。
  渭北春已老,河西人未歸。邊城細草出,客館梨花飛。別後鄉夢數,昨來家信稀。
  涼州三月半,猶未脫寒衣。
武威送劉單判官赴安西行營便呈高開府(頁九一)
  此詩天寶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五月作於武威。
  熱海亙鐵門,火山赫金方。白草磨天涯,胡沙莽茫茫。夫子佐戎幕,其鋒利如霜。
  中歲學兵符,不能守文章。功業須及時,立身有行藏。男兒感忠義,萬里忘越鄉。
  孟夏邊候遲,胡國草木長。馬疾過飛鳥,天窮超夕陽。都護新出師,五月發軍裝。
  甲兵二百萬,錯落黃金光。揚旗拂崑崙,伐鼓震蒲昌。太白引官軍,天威臨大荒。
  西望雲似蛇,戎夷知喪亡。渾驅大宛馬,繫取樓蘭王。曾到交河城,風土斷人腸。
  塞驛遠如點,邊烽互相望。赤亭多飄風,鼓怒不可當。有時無人行,沙石亂飄揚。
  夜靜天蕭條,鬼哭夾道旁。地上多髑髏,皆是古戰場。置酒高館夕,邊城月蒼蒼。
  軍中宰肥羊,堂上羅羽觴。紅淚金燭盤,嬌歌豔新妝。望君仰青冥,短翮難可翔。
  蒼然西郊道,握手何慨慷!
武威送劉判官赴磧西行軍(頁九四)
  此詩天寶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五月作於武威。
  火山五月人行少,看君馬去疾如鳥。都護行營太白西,角聲一動胡天曉。
送李副使赴磧西官軍(頁九五)
  天寶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六月作於武威。
  火山六月應更熱,赤亭道口行人絕。知君慣度祁連城,豈能愁見輪臺月?
  脫鞍暫入酒家壚,送君萬里西擊胡。功名祇向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
送韋侍御先歸京得寬字(頁九六)
  天寶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夏作於武威。
  聞欲朝龍闕,應須拂豸冠。風霜隨馬去,炎暑為君寒。客淚題書落,鄉愁對酒寬。
  先憑報親友,後月到長安。
臨洮客舍留別祁四(頁九七)
  天寶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自武威歸長安途中作。
  無事向邊外,至今仍不歸。三年絕鄉信,六月未春衣。客舍洮水聒,孤城胡雁飛。
  心知君別後,開口笑應稀。
臨洮龍興寺玄上人院同詠青木香叢(頁九七)
  天寶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自武威歸長安途中作。
  移根自遠方,種得在僧房。六月花新吐,三春葉已長。抽莖高錫杖,引影到繩床。
  只為能除病,傾心向藥王。
送魏四落第還鄉(頁九八)
  此詩最晚當作於〈送魏升卿擢第歸東都因懷魏校書陸渾喬潭〉(頁一二六)詩的前
  一年,姑繫於天寶十一載(七五二,三十八歲)。
  東歸不稱意,客舍戴勝鳴。臘酒飲未盡,春衫縫已成。長安柳枝春欲來,洛陽梨花
  在前開。魏侯池管今尚在,猶有太師歌舞臺。君家盛德豈徒然,時人注意在吾賢。
  莫令別後無佳句,祇向壚頭空醉眠。
送薛播擢第歸江東(頁九九)
  天寶十一載(七五二,三十八歲)作於長安。
  歸去新戰勝,盛名人共聞。鄉連渭川樹,家近條山雲。夫子能好學,聖朝全用文。
  弟兄負世譽,詞賦超人群。雨氣醒別酒,城陰低暮曛。遙知出關後,更有一終軍。
與高適薛據同登慈恩寺浮圖(頁一○一)
  天寶十一載(七五二,三十八歲)秋作於長安。
  塔勢如湧出,孤高聳天宮。登臨出世界,磴道盤虛空。突兀壓神州,崢嶸如鬼工。
  四角礙白日,七曾摩蒼穹。下窺指高鳥,俯聽聞驚風。連山若波濤,奔湊似朝東。
  青槐挾馳道,宮館何玲瓏。秋色從西來,蒼然滿關中。五陵北原上,萬古青濛濛。
  淨理了可悟,勝因夙所宗。誓將掛冠去,覺道資無窮。
題李士曹廳壁畫度雨雲歌(頁一○三)
  天寶十一載(七五二,三十八歲)岑參與高適同在長安,本詩即是時所作。
  似出棟梁堙A如和風雨飛。掾曹有時不敢歸,謂言雨過濕人衣。
送李翥遊江外(頁一○四)
  天寶十一載(七五二,三十八歲)秋末作於長安。
  相識應十載,見君只一官。家貧祿尚薄,霜降一仍單。惆悵秋草死,蕭條芳歲闌。
  且尋滄洲路,遙指吳雲端。匹馬關塞遠,孤舟江海寬。夜眠楚煙濕,曉飯湖山寒。
  砧淨紅鱠落,袖香朱橘團。帆前見禹廟,枕底聞嚴灘。便獲賞心趣,豈歌行路難。
  青門須醉別,少為解征鞍。
送張郎中赴隴右覲省卿公(頁一○五)
  當為天寶十一載(七五二,三十八歲)十二月或十二載(七五三,三十九歲)初於
  長安作。
  原注:時張卿公亦充節度留後。
  中郎鳳一毛,世上獨賢豪。弱冠已銀印,出身惟寶刀。還家卿月迥,度隴將星高。
  幕下多相識,邊書醉懶操。
送顏平原并序(頁一○七)
  天寶十二載(七五三,三十九歲)夏作於長安。
  原序:十二年春,有詔補尚書十數公為郡守,上親賦詩,觴群公,宴於蓬萊前殿,
  仍錫以繒帛,寵餞加等。參美顏公是行,為寵別章句。
  天子念黎庶,詔書換諸侯。仙郎授剖符,華省輟分憂。置酒會前殿,賜錢若山丘。
  天章降三光,聖澤該九州。吾兄鎮河朔,拜命宣皇猷。駟馬辭國門,一星東北流。
  夏雲照銀印,暑雨隨行輈。赤筆仍存篋,鑪香惹衣裘。此地鄰東溟,孤城帶滄洲。
  海風掣金戟,導吏呼鳴騶。郊原北連燕,剽劫風未休。魚鹽隘里巷,桑柘盈田疇。
  為郡豈淹旬,政成應未秋。易俗去猛虎,化人似馴鷗。蒼生已望君,黃霸寧久留
送祁樂歸河東(頁一一一)
  此詩當作於天寶十一(七五二,三十八歲)、二(七五三,三十九歲)間。
  祁樂後來秀,挺身出河東。往年詣驪山,獻賦溫泉宮。天子不召見,揮鞭遂從戎。
  前月還長安,囊中金已空。有時忽乘興,畫出江上峰。床頭蒼梧雲,簾下天臺松。
  忽如高堂上,颯颯生清風。五月火雲屯,氣燒天地紅。鳥且不敢飛,子行如轉蓬。
  少華與首陽,隔河勢爭雄。新月河上出,清光滿關中。置酒灞亭別,高歌披心胸。
  君到故山時,為謝五老翁。
梁園歌送河南王說判官(頁一一三)
  此詩當作於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岑參赴北庭前居長安之時。
  君不見梁孝王修竹園,穨牆隱轔勢仍存;嬌娥曼臉成蔓草,羅帷珠簾空竹根。大梁
  一旦人代改,秋月春風不相待;池中幾度雁新來,洲上千年鶴應在(原注:梁園中
  有雁池、鶴洲)。梁園二月梨花飛,卻似梁王雪下時;當時置酒延枚叟,肯料平臺
  狐兔走!萬事翻覆如浮雲,昔人空在今人口。單父古來稱宓生,祇今為政有吾兄(
  原注:家兄時宰單父)。輶軒若過梁園道,應傍琴臺聞政聲。
送楚丘麴少府赴官(頁一一六)
  此詩當作於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岑參赴北庭前居長安之時。
  青袍美少年,黃綬一神仙。微子城東面,梁王苑北邊。桃花色似馬,榆莢小於錢。
  單父聞相近,家書早為傳。
終南雙峰草堂作(頁一一七) 
  天寶十載(七五一,三十七歲)岑參自邊地歸京後,嘗僻居終南,渡過了二、三年
  半官半隱的生活,本詩即作於此時。
  斂跡歸山田,息心謝時輩。晝還草堂臥,但覺雙峰對。興來恣佳游,事愜符勝概。
  著書高窗下,日夕見城內。曩為世人誤,遂負平生愛。久與林壑辭,及來松杉大。
  偶茲精廬近,數預名僧會。有時逐樵漁,盡日不冠帶。崖口上新月,石門破蒼靄。
  色向群木深,光搖一潭碎。緬懷鄭生谷,頗憶嚴子瀨。勝事猶可道,斯人邈千載。
太一石鱉崖口潭舊廬招王學士(頁一一九)
  天寶十二載(七五三,三十九歲)作於長安。
  驟雨鳴淅瀝,颼飀溪谷寒。碧潭千餘尺,下見蛟龍蟠。石門吞眾流,絕岸呀層巒。
  幽趣倏萬變,奇觀非一端。偶逐干祿徒,十年皆小官。抱板尋舊圃,弊廬臨迅湍。
  君子滿清朝,小人思挂冠。釀酒漉松子,引泉通竹竿。何必濯滄浪,不能釣嚴灘。
  此地可遺老,勸君來考槃。
題華嚴寺環公禪房(頁一二○)
  天寶十二載(七五三,三十九歲)作於長安。
  寺南幾十峰,峰翠晴可掬。朝從老僧飯,昨日崖口宿。錫仗倚枯松,繩床映深竹。
  東溪草堂路,來往行自熟。生事在雲山,誰能復羈束?
終南東溪口作(頁一二一)
  天寶十二載(七五三,三十九歲)作於長安。
  溪水碧於草,潺潺花底流。沙平堪濯足,石淺不勝舟。洗藥朝與暮,釣魚春復秋。
  興來從所適,還欲向滄洲。
青門割送東臺張判官(頁一二一)
 疑此詩當作於安史亂前岑參居長安時,姑繫於天寶十二(七五三,三十九歲)載。
  青門金鎖平旦開,城頭日出使車回。青門柳枝正堪折,路傍一日幾人別。
  東出青門路不窮,驛樓官樹灞陵東。花撲征衣看似繡,雲隨去馬色疑驄。
  胡姬酒壚日未午,絲繩玉缸酒如乳。灞頭落花沒馬蹄,昨夜微雨化成泥。
  黃鸝翅濕飛屢低,關東尺書醉覽題。須臾望君不可見,揚鞭飛鞚疾於箭。
 借問使乎何時來?莫作東飛伯勞西飛燕!
趙少尹南亭送鄭侍御歸東臺得長字(頁一二三)
 疑此詩當作於安史亂前岑參居長安時,姑繫於天寶十二(七五三,三十九歲)載。
  紅亭酒甕香,白面繡衣郎。砌冷蟲喧坐,簾疏月到床。鐘催離思急,絃逐醉歌長。
  關樹應皆落,隨君滿路霜。
春夢(頁一二四)
  此詩寫作年代不詳,因載《河嶽英靈集》,當為天寶十二載(七五三,三十九歲)
  以前所作。《文苑英華》題作「春夜所思」。
  洞房昨夜春風起,遙憶美人湘江水。枕上片時春夢中,行盡江南數千里。
蜀葵花歌(頁一二五)
  此詩寫作年代不詳,因載《河嶽英靈集》,當為天寶十二載(七五三,三十九歲)
  以前所作。
  昨日一花開,今日一花開。今日花正好,昨日花已老。人生不得恆少年,莫惜床頭
  估酒錢。請君有錢向酒家,君不見,蜀葵花。
送魏升卿擢第歸東都因懷魏校書陸渾喬潭(頁一二六)
  約作於天寶十二載(七五三,三十九歲)秋。
  井上桐葉雨,灞亭卷秋風。故人適戰勝,匹馬歸山東。問君今年三十幾,能使香名
  滿人耳?君不見三峰直上五千仞,見君文章亦如此。如君兄弟天下稀,雄辭健筆皆
  若飛。將軍金印嚲紫綬,御史鐵冠重繡衣。喬生作尉別來久,因君為問平安否?魏
  侯校理復何如,前日人來不得書。陸渾山水佳可賞,蓬閣閒時亦應往。自料青雲未
  有期,誰知白髮偏能長。壚頭青絲白玉瓶,別時相顧酒如傾。搖鞭舉袂惚不見,千
  樹萬樹空蟬鳴。
首春渭西郊行呈藍田張主簿(頁一二八)
  據「愁窺白髮羞微祿」之語,姑繫於天寶十一載(七五二,三十八歲)至十三載(
  七五四,四十歲)居長安時。
  迴風度雨渭城西,細草新花踏作泥。秦女峰頭雪未盡,胡公陂上日初低。
  愁窺白髮羞微祿,悔別青山憶舊溪。聞道輞川多勝事,玉壺春酒正堪攜。
送宇文舍人出宰元城分得陽字(頁一二九)
  約作於天寶十一載(七五二,三十八歲)至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居長安時。
  雙鳧出未央,千里過河陽。馬帶新行色,衣聞舊御香。縣花迎墨綬,關柳
  拂銅章。別後能為政,相思淇水長。
崔駙馬山池重送宇文明府分得苗字(頁一三○)
  約作於天寶十一載(七五二,三十八歲)至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居長安時。
  竹媢L紅橋,花間藉綠苗。池涼醒別酒,山翠拂行鑣。鳳去妝樓閉,鳧飛葉縣遙。
  不逢秦女在,何處聽吹簫?
送嚴維下第還江東(頁一三一)
  此詩最晚應作於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春。
  勿歎今不第,似君殊未遲。且歸滄洲去,相送青門時。望鳥指鄉遠,問人愁路疑。
  敝裘沾暮雪,歸櫂帶流澌。嚴子灘復在,謝公文可追。江皋如有信,莫不寄新詩?
春日醴泉杜明府承恩五品汴席上賦詩(頁一三二)
  作於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春。
  鳧舄舊稱仙,鴻私降自天。青袍移草色,朱綬奪花然。邑媢p仍震,臺中星欲懸。
  吾兄此棲棘,因得賀初筵。
醴泉東溪送程皓元鏡微入蜀得寒字(頁一三四)
  作於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春。
  蜀郡路漫漫,梁州過七盤。二人來信宿,一縣醉衣冠。溪逼春衫冷,林交宴席寒。
  西南如噀酒,遙向雨中看。
夏初醴泉南樓送太康顏少府(頁一三五)
  作於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夏初。
  何地堪相餞?南樓出萬家。可憐高處送,遠見故人車。野野果新成子,庭槐欲作花。
 愛君兄弟好,書向潁中誇。
南樓送衛憑分得歸字(頁一三五)
  作於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夏初。
  近縣多過客,似君誠亦稀。南樓取涼好,便送故人歸。鳥鳥向望中滅,雨侵晴處飛。
  應須乘月去,且為解征衣。
與鄠縣群官泛渼陂(頁一三六)
  作於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
  萬頃浸天色,千尋窮地根。舟移城入樹,岸闊水浮村。閑閑鷺驚簫管,潛虯傍酒樽。
  暝來呼小吏,列火儼歸軒。
與鄠縣源少府泛舟渼陂得人字(頁一三七)
  作於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
  載酒入天色,水涼難醉人。清搖縣郭動,碧洗雲山新。吹吹笛驚白鷺,垂竿跳紫鱗。
  憐君公事後,陂上日娛賓。
送王伯倫應制授正字歸(頁一三八)
  此詩當作於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赴北庭之前居居長安時。
  當年最稱意,數子不如君。戰勝時偏許,名高人共聞。半半天城北雨,斜日灞西雲。
  科斗皆成字,無令錯古文。
送人赴安西(頁一三九)
  天寶十三年(七五四,四十歲)赴北庭之前作於長安。
  上馬帶胡鉤,翩翩度隴頭。小來思報國,不是愛封侯。萬里鄉為夢,三邊月作愁。
  早須清黠虜,無事莫經秋。
餞王崟判官赴襄陽道(頁一三九)
  疑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赴北庭之前作於長安。
  故人漢陽使,走馬向南荊。不厭楚山路,祇憐襄水清。津頭習氏宅,江上夫人城。
  夜入橘花宿,朝穿桐葉行。害群應自懾,持法固須平。暫得青門醉,斜光速去程。
赴北庭度隴思家(頁一四一)
  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赴北庭途中作。
  西向輪臺萬里餘,也知鄉信日應疏;隴山鸚鵡能言語,為報家人數寄書。
發臨淘將赴北庭留別得飛字(頁一四二)
  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赴北庭途中作。
  聞說輪臺路,連年見雪飛。春風不曾到,漢使亦應稀。白草通疏勒,青山過武威。
  勤王敢道遠,私向夢中歸。
臨洮泛舟趙仙舟自北庭罷使還京得城字(頁一四三)
  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赴北庭途中作。
  白髮輪臺使,邊功竟不成。雲沙萬里地,孤負一書生。池上風迴舫,橋西雨過城。
  醉眠鄉夢罷,東望羨歸程。
題金城臨河驛樓(頁一四三)
 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赴北庭途中作。
  古戍依重險,高樓見五涼。山根盤驛道,河水浸城牆。庭樹巢鸚鵡,園花隱麝香。
  忽如江浦上,憶作捕魚郎。
涼州館中與諸判官夜集(頁一四四)
  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赴北庭途經武威時作。
  彎彎月出挂城頭,城頭月出照涼州。涼州七里十萬家,胡人半解彈琵琶。
  琵琶一曲腸堪斷,風蕭蕭兮夜漫漫。河西幕中多故人,故人別來三五春。
  花門樓前見秋草,豈能貧賤相看老。一生大笑能幾回,斗酒相逢須醉倒。
日沒賀延磧作(頁一四五)
  天寶十三載(七四五,四十歲)赴北庭途中作。
  沙上見日出,沙上見日沒,悔向萬里來,功名是何物!
輪臺歌奉送封大夫出師西征(頁一四五)
  天寶十三(七五四,四十歲)或十四(七五五,四十一歲)九月作於輪臺
  。
  輪臺城頭夜吹角,輪臺城北旄頭落。羽書昨夜過渠黎,單于已在金山西。
  戍樓西望煙塵黑,漢兵屯在輪臺北。上將擁麾西出征,平明吹笛大軍行。
  四邊伐鼓雪海湧,三軍大呼陰山動。虜塞兵氣連雲屯,戰場白骨纏草根。
  劍河風疾雪片闊,沙口石凍馬蹄脫。亞相勤王甘辛苦,誓將報主靜邊塵。
  古來青史誰不見,今見功名勝古人。
走馬川行奉送出師西征(頁一四八)
  天寶十三(七五四,四十歲)或十四(七五五,四十一歲)九月作於輪臺
  。
  君不見走馬川行雪海邊,平沙莽莽黃入天!輪臺九月風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隨
  風滿地石亂走。匈奴草黃馬正肥,金山西見煙塵飛,漢家大將西出師。將軍金甲夜
  不脫,半夜軍行戈相撥,風頭如刀面如割。馬毛帶血漢氣蒸,五花連錢旋作冰,幕
  中草檄硯水凝。虜騎聞之應膽懾,料知短兵不敢接,車師西門佇獻捷。 
北庭西郊候封大夫受降回軍獻上(頁一四九)
  此詩與〈輪臺歌〉、〈走馬川行〉同述一事,一作於出師時,一作於回師時。
  胡地苜蓿美,輪臺征馬肥;大夫討匈奴,前月西出師。甲兵未得戰,降虜來如歸;
  橐駝何連連,穹帳亦纍纍。陰山烽火滅,劍水羽書稀;卻笑霍嫖姚,區區徒爾為!
  西郊候中軍,平沙懸落暉。驛馬從西來,雙節夾路馳;喜鵲捧金印,蛟龍盤畫旗。
  如公未四十,富貴能及時;直上排青雲,傍看疾若飛。前年斬樓蘭,去歲平月支;
  天子日殊寵,朝廷方見推。何幸一書生,忽蒙國士知;側身佐戎幕,斂衽事邊陲。
  自逐定遠侯,亦著短後衣;近來能走馬,不弱并州兒。
使交河郡郡在火山腳其地苦熱無雨雪獻封大夫(頁一五二)
  作於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或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秋。
  奉使按胡俗,平明發輪臺。暮投交河城,火山赤崔嵬。九月尚流汗,炎風吹沙埃。
  何事陰陽工,不遣雨雪來?吾君方憂邊,分閫大資材。昨者新破胡,安西兵馬回。
  鐵關控天涯,萬里何遼哉。煙塵不敢飛,白草空皚皚。軍中日無事,醉舞傾金罍。
  漢代李將軍,微功今可(口台)!
獻封大夫破播仙凱歌六章(頁一五三)
  天寶十三載(七五四,四十歲)或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秋冬之際作於北庭
  。
  漢將承恩西破戎,捷書先奏未央宮。天子預開麟閣待,祇今誰數貳師功!
  官軍西出過樓蘭,營幕傍臨月窟寒。蒲海曉霜凝馬尾,蔥山夜雪撲旌竿。
  鳴笳疊鼓擁回軍,破國平番昔未聞。丈夫鵲印搖邊月,大將龍旗掣海雲。
  日落轅門鼓角鳴,千群面縛出蕃城。洗兵魚海雲迎陣,秣馬龍堆月照營。
  蕃軍遙見漢家營,滿谷連山遍哭聲。萬箭千刀一夜殺,平明流血浸空城。
  暮雨旌旗濕未乾,胡煙白草日光寒。昨夜將軍連曉戰,蕃軍只見馬空鞍。
北庭作(頁一五五)
  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春作於北庭。
  雁塞通鹽澤,龍堆接醋溝。孤城天北畔,絕域海西頭。秋雪春仍下,朝風夜不休。
  可知年四十,猶自未封侯!
輪臺即事(頁一五六)
  作於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春。
  輪臺風物異,地是古單于。三月無青草,千家盡白榆。蕃書文字別,胡俗語音殊。
  愁見流沙北,天西海一隅。
北庭貽宗學士道別(頁一五七)
  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四月作於北庭。
  萬事不可料,嘆君在軍中。讀書破萬卷,何事來從戎?曾逐李輕車,西征出太蒙。
  荷戈月窟外,■甲崑崙東。兩度皆破胡,朝庭輕戰功。十年祇一命,萬里如飄蓬。
  容鬢老胡塵,衣裘脆邊風。忽來輪臺下,相見披心胸。飲酒對春草,彈棋聞夜鐘。
  今且還龜茲,臂上懸角弓。平沙向旅館,匹馬隨飛鴻。孤城倚大磧,海氣迎邊空。
  四月猶自寒,天山雪濛濛。君有賢主將,何謂泣途窮?時來整六翮,一舉凌蒼穹。
陪封大夫宴瀚海亭納涼得時字(頁一五九)
  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夏作於北庭。
  細管雜青絲,千杯倒接■。軍中乘興出,海上納涼時。日沒鳥飛疾,山高雲過遲。
  吾從大夫後,歸路擁旌旗。
登北庭北樓呈幕中諸公(頁一五九)
  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六月作於北庭。
  嘗讀西域傳,漢家得輪臺。古塞千年空,陰山獨崔嵬。二庭近西海,六月秋風來。
  日暮上北樓,殺氣凝不開。大荒無鳥飛,但見白龍(土追)。舊國眇天末,歸心日
  悠哉。上將新破胡,西郊絕煙埃。邊城寂無事,撫劍空徘徊。幸得趨幕中,託身側
  群才。早知安邊計,未盡平生懷。
滅胡曲(頁一六一)
  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六月作於北庭。
  都護新滅胡,士馬氣亦粗。蕭條虜塵淨,突兀天山孤。
奉陪封大夫宴得征字時封公兼鴻臚卿(頁一六一)
  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作於北庭。
  西邊虜盡平,何處更專征?幕下人無事,軍中政已成。座參殊俗語,樂雜異方聲。
  醉堛F樓月,偏能照列卿。
敬酬李判官使院即事見呈(頁一六二)
  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作於北庭。
  公府日無事,吾徒只是閑。草根侵柱礎,苔色上門關。飲硯時見鳥,卷簾對晴山。
  新詩吟未足,作夜夢東還。
使院中新哉柏樹子呈李十五栖筠(頁一六二)
  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作於北庭。
  愛爾青青色,移根此地來。不曾臺上種,留向磧中栽。脆葉欺門柳,狂花笑院梅。
  不須愁歲晚,霜露豈能摧!
白雪歌送武判官歸京(頁一六三)
 約作於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
 北風捲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散入珠簾濕羅幕,孤裘不暖錦衾薄。將軍角弓不得控,都護鐵衣冷難著。
  瀚海闌干百丈冰,愁雲慘淡萬里凝。中軍置酒飲歸客,胡琴琵琶與羌笛。
  紛紛暮雪下轅門,風掣紅旗凍不翻。輪臺東門送君去,去時雪滿天山路。
  山迴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
奉陪封大夫九日登高(頁一六四)
  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秋作於北庭。
  九日黃花酒,登高會昔聞。霜威逐亞相,殺氣傍中軍。橫笛驚征雁,嬌歌落塞雲。
  邊頭幸無事,醉舞荷吾君。
玉門關蓋將軍歌(頁一六五)
  疑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行役經玉門關時所作。
  蓋將軍,真丈夫,行年三十執金吾,身長七尺頗有鬚。玉門關前迥且孤,
  黃沙萬里百草枯,南鄰犬戎北接胡。將軍到來備不虞,五千甲兵膽力粗,
  軍中無事但歡娛。暖屋繡簾紅地爐,織成壁衣花氍(俞毛)。燈前侍婢瀉
  玉壺,金鐺亂點野酡酥。紫紱金章左右趨,問著只是倉頭奴。美人一雙閑
  且都,朱唇翠眉映明(目盧)。清歌一曲世所無,今日喜聞〈鳳將雛〉。
  可憐絕勝秦羅敷,使君五馬謾踟躕。野曹繡窠紫羅襦,紅牙鏤馬對樗蒱。
  玉盤纖手撒作盧,眾中誇道不曾輸。櫪上昂昂皆駿駒,桃花叱撥價最殊。
  騎將獵向城南隅,臘日射殺千年狐。我來塞外按邊儲,為君取醉酒剩沽。
  醉爭酒盞相喧呼,忽憶咸陽舊酒徒。
玉關寄長安李主簿(頁一六八)
  疑天寶十四載(七五五,四十一歲)行役經玉門關時所作。
  東去長安萬里餘,故人何惜一行書?玉關西望堪腸斷,況復明朝是歲除。
天山雪歌送蕭治歸京(頁一六八)
  居北庭時作。
  天山雪雲常不開,千峰萬嶺雪崔嵬。北風夜捲赤亭口,一夜天山雪更厚。
  能兼漢月照銀山,復逐胡風過鐵關。交河城邊鳥飛絕,輪臺路上馬蹄滑。
  晻靄寒氛萬里凝,闌干陰崖千丈冰。將軍狐裘臥不暖,都護寶刀凍欲斷。
  正是天山雪下時,送君走馬歸京師。雪中何以贈君別?惟有青青松樹枝。
熱海行送崔侍御還京(頁一六九)
  居北庭期間作。
  側聞陰山胡兒語,西頭熱海水如煮。海上眾鳥不敢飛,中有鯉魚長且肥(
  原注:海中有赤鯉)。岸旁青草常不歇,空中白雪遙旋滅。蒸沙爍石燃虜
  雲,沸浪炎波煎漢月。陰火潛燒天地爐,何事偏烘西一隅?勢吞月窟侵太
  白,氣連赤(土反)通單于。送君一醉天山郭,正見夕陽海邊落。柏臺霜
  威寒逼人,熱海炎氣為之薄。
送崔子還京(頁一七一)
  作於西州。
  匹馬西從天外歸,揚鞭只共鳥爭飛。送君九月交河北,雪媄D詩淚滿衣。
火山雲歌送別(頁一七一)
  任職北庭期間作。
  火山突兀赤亭口,火山五月火雲厚。火雲滿山凝未開,飛鳥千里不敢來。
  平明乍逐胡風斷,薄暮渾隨塞雨回。繚繞斜吞鐵關樹,氛氳半掩交河戍。
  迢迢征路火山東,山上孤雲隨馬去。
胡歌(頁一七二)
  大約為任職北庭期間所作。
  黑姓番王貂鼠裘,葡萄宮錦醉纏頭。關西老將能苦戰,七十行兵仍未休。
趙將軍歌(頁一七三)
  任職北庭期間所作。
  九月天山風似刀,城南獵馬縮寒毛。將軍縱博場場勝,賭得單于貂鼠袍。
送李別將攝伊吾令充使赴武威便寄崔員外(頁一七三)
  居北庭期間作。
  詞賦滿書囊,胡為在戰場。行間脫寶劍,邑堭噱伈飽C馬疾行千里,鳧飛向五涼。
  遙知竹林下,星使對星郎。
送張都尉東歸
  本詩當為天寶十五載(七五六)春作於北庭。
  原注:時封大夫初得罪。
  白羽綠弓弦,年年只在邊。還家劍鋒盡,出塞馬蹄穿。逐虜西踰海,平胡北到天。
  封侯應不遠,燕頷豈徒然。
送四鎮薛侍御東歸(頁一七五)
  本詩當為天寶十五載(七五六)春作於北庭。
  相送淚沾衣,天涯獨未歸。將軍初得罪,門客復何依。夢去湖山闊,書停隴雁稀。
  園林幸接近,一為到柴扉。
與獨孤漸道別長句兼呈嚴八侍御(頁一七六)
  作於天寶十五載(七五六,四十二四歲)春。
  輪臺客舍春草滿,潁陽歸客腸堪斷。窮荒絕漠鳥不飛,萬磧千山夢猶懶。
  憐君白面一書生,讀書千卷未成名。五侯貴門腳不到,數畝山田身自耕。
  興來浪跡無遠近,及至辭家憶鄉進。無事垂鞭信馬頭,西南幾欲窮天盡。
  奉使三年獨未歸,邊頭詞客舊來稀。借問君來得幾日,到家不覺換春衣。
  高齋清晝卷羅幕,紗帽接■慵不著。中酒朝眠日色高,彈棋夜半燈花落。
  冰片高堆金錯盤,滿堂凜凜五月寒。桂林葡萄新吐蔓,武城刺蜜未可餐。
  軍中置酒夜撾鼓,錦筵紅燭月未午。花門將軍善胡歌,葉河蕃王能漢語。
  知爾園林壓渭濱,夫人堂上泣紅裙。魚龍川北盤溪雨,鳥鼠山西洮水雲。
  臺中嚴公厚于我,別後新詩滿人口。自憐棄置天西頭,因君為問相思否?
優缽羅花歌並序(頁一七九)
  天寶十五載(七五六,四十二歲)作於北庭。
  參嘗讀佛經,聞有優缽羅花,目所未見。天寶景身歲,參忝大理評事,攝監察御史
 ,領伊西北庭支度副使。自公多暇,乃於府庭內栽樹種藥,為山鑿池,婆娑乎其間
  ,足以寄傲。交河小吏有獻此花者,云得之於天山之南。其狀異於眾草,勢巃■如
  冠弁;嶷然上聳,生不傍引;攢花中拆,駢葉外包;異香騰風,秀色媚景。因賞而
  嘆曰:「爾不生於中土,僻在遐裔,使牡丹價重,芙蓉譽高,惜哉!」夫天地無私
  ,陰陽無備,各遂其生,自物厥性,豈以偏地而不生乎?豈以無人而不芳乎?適此
  花不遭小吏,終委諸山谷,亦何異懷才之士,未會明主,擯於林藪耶?因感而為歌
  。歌曰:
  白山南,赤山北,其間有花人不識,綠莖碧葉好顏色。葉六瓣,花九房,夜掩朝開
  多異香,何不生彼中國兮生西方?移根在庭,媚我公堂。恥與眾草之為伍,何亭亭
  而讀芳!何不為人之所賞兮,深山窮谷委嚴霜。吾竊悲陽關道路長,曾不得獻于君
  王。
首秋輪臺(頁一八二)
  至德元載(七五六,四十二歲)秋作於輪臺。
  異域陰山外,孤城雪海邊。秋來唯有雁,夏盡不聞蟬。雨拂氈牆濕,風搖毳幕羶。
  輪臺萬里地,無事歷三年。
送郭司馬赴伊吾郡請示李明府
  至德元載(七五六,四十二歲)秋作於北庭。
  原注:郭子是趙節度同好。
  安西美少年,脫劍御弓弦。不倚將軍勢,皆稱司馬賢。秋山城北面,古治郡東邊。
  江上舟中月,遙思李郭仙。
醉堸e裴子赴鎮西(頁一八四)
 此詩當為至德元載(七五六,四十二歲)至二載(七五七,四十三歲)東歸前作於
  北庭。
  醉後未能別,醒時方送君。看君走馬去,直上天山雲。
田使君美人如蓮花舞北旋歌
  似作於出塞、入塞途中,具體時間未詳,姑繫於此。
  原注:此曲北出北同城。
  如蓮花,舞北旋,世人有眼應未見。高堂滿地紅氍(俞毛),試武一曲天下無。此
  曲胡人傳入漢,諸客見之驚且嘆。曼臉嬌娥纖復穠,清羅金縷花蔥蘢。回裙轉袖若
  飛雪,左旋右旋生旋風。琵琶橫笛和未匝,花門山頭黃雲合。忽作出塞入塞聲,白
  草胡沙含颯颯。翻身入破如有神,前見後見回回新。始知諸曲不可比,採蓮落梅徒
  聒耳。世人學舞祇是舞,姿態豈能得如此!
卷三 編年詩(起至德二載夏,訖代宗寶應元年)
行軍二首(頁一八九)
  至德二載(七五七,四十三歲)二月,肅宗從靈武至鳳翔。六月,岑參由杜甫、裴
  薦等舉薦,任右補闕,此詩即作於授職後。
  原注:時扈從在鳳翔。
  其一(頁一八九)
  吾竊悲此生,四十幸未老。一朝逢世亂,終日不自保。胡兵奪長安,宮殿生野草。
  傷心武陵樹,不見二京道。我皇在行軍,兵馬日浩浩。胡雛尚未滅,諸將懇征討。
  昨聞咸陽敗,殺戮盡如掃。積屍若丘山,流血漲豐鎬。干戈礙鄉國,豺狼滿城堡。
  村落皆無人,蕭條空桑棗。儒生有長策,無處豁懷抱。塊然傷時人,舉首哭蒼昊!
  其二(頁一九一)
  早知逢世亂,少小謾讀書。悔不學彎弓,向東射狂胡!偶從諫官列,謬向丹墀趨。
  未能匡吾君,虛作一丈夫。撫劍傷世路,哀歌泣郎圖。功業今已遲,覽鏡悲白鬚。
  平生抱忠義,不敢私微軀。
鳳翔府行軍送程使君赴成州(頁一九一)
  作於至德二載(七五七,四十三歲)秋。
  程侯新出守,好日發行軍。拜命時人羨,能官聖主聞。江樓黑塞雨,山郭冷秋雲。
  竹馬諸童子,朝朝待使君。
宿岐州北郭嚴給事別業(頁一九二)
  作於至德二載(七五七,四十三歲)秋。
  郭外山色暝,主人林館秋。疏鐘入臥內,片月到床頭。遙夜惜已半,清言殊未休。
  君雖在青瑣,心不忘滄洲。
行軍九日思長安故園(頁一九三)
  至德二載(七五七,四十三歲)秋作於鳳翔。是年九月唐軍收復長安。
  原注:時未收長安。
  強欲登高去,無人送酒來。遙憐故園菊,應傍戰場開!
送王著作赴淮西幕作(頁一九四)
  至德二載(七五七,四十三歲)秋作於鳳翔。
  燕子與伯勞,一西復一東。天空信寥廓,翔集何時同。知己悵難遇,良朋非易逢。
  憐君心相親,與我家又通。言笑日無度,書劄凡幾封!湛湛萬頃陂,森森千丈松。
  不知有機巧,無事干心胸。滿堂皆酒徒,豈復羨王公。早年抱將略,累歲依幕中。
  昨者從淮西,歸來奏邊功。承恩長樂殿,醉出光明宮。逆旅悲寒蟬,客夢驚飛鴻。
  發家見春草,卻去聞秋風。月色冷楚城,淮光透霜空。各自務功業,當須激深衷。
  別後能相思,何嗟山萬重。
行軍雪後月夜宴王卿家得初字(頁一九六)
 至德二載(七五七,四十三歲)初冬作於鳳翔。
  子夜雪華餘,卿家月影初。酒香薰枕席,爐氣暖軒除。晚歲宦情薄,行軍歡宴疏。
  相逢剩取醉,身外盡空虛。
奉和中書賈至舍人早朝大明宮(頁一九六)
  作於乾元元年(七五八,四十四歲)春末,時岑參在長安任右補闕。
  雞鳴紫陌曙光寒,鶯囀皇州春色闌。金闕曉鐘開萬戶,玉階仙仗擁千官。花迎劍珮
  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獨有鳳凰池上客,陽春一曲和皆難。
西掖即事(頁一九八)
  作於乾元元年(七五八,四十四歲)春末,時岑參在長安任右補闕。
  西掖重雲開曙輝,北山疏雨點朝衣。千門柳色連青瑣,三殿花香入紫微。
  平明端笏陪鵷列,薄暮垂鞭信馬歸。官拙自悲頭白盡,不如巖下偃荊扉。
寄左省杜拾遺(頁一九九)
  作於乾元元年(七五八,四十四歲)春末,時岑參在長安任右補闕。
 聯步趨丹陛,分曹限紫微。曉隨天仗入,暮惹御香歸。白髮悲花落,青雲羨鳥飛。
  聖朝無闕事,自覺諫書稀。
送人歸江寧(頁二○○)
  江寧與丹陽相距不遠,詩中「吾兄應借問」云云,蓋就況居丹陽而言,然則此詩當
  作於至德年間或稍後,姑繫於乾元元年(七五八,四十四歲)。
  觸客憶鄉信,向家湖水長。住愁春草綠,去喜桂枝香。海月迎歸楚,江雲引到鄉。
  吾兄應借問,為報鬢毛霜。
送揚州王司馬(頁二○一)
  此詩當作於至德年間或稍後,姑繫於乾元元年(七五八,四十四歲)。
  君家舊淮水,水上到揚州。海樹青官舍,江雲黑郡樓。東南隨去馬,人吏待行舟。
  為報吾兄道,如今已白頭。
送許拾遺恩歸江寧拜親(頁二○二)
  乾元元年(七五八,四十四歲)春夏間作於長安。
  詔書下青瑣,駟馬還吳洲。東帛仍賜衣,恩波漲滄流。微祿將及親,向家非遠遊。
  看君五斗米,不謝萬戶侯。適出西掖垣,如到南徐州。歸心望海日,鄉夢登江樓。
  大江盤金陵,諸山橫石頭。楓樹隱茅屋,橘林繫漁舟。種藥疏故畦,釣魚垂舊鉤。
  對月京口夕,觀濤海門秋。天子憐諫官,論事不可休。早來丹墀下,高駕無淹留。
懷葉縣關操姚擴韓涉李叔齊(頁二○三)
  乾元初作。
  數子皆故人,一時吏宛葉。經年總不見,書札徒滿篋。斜日半空庭,旋風走梨葉。
  去君千里地,言笑何時接!
過緱山王處士黑石谷隱居(頁二○四)
  此詩當作於至德二載(七五七,四十三歲)十月至乾元二年(七五九,四十五歲)
  九月之間。
  舊居緱山下,偏識緱山雲。處士久不還,見雲如見君。別來逾十秋,兵馬日紛紛。
  青溪開戰場,黑谷屯行軍。遂令巢由輩,遠逐麋鹿群。獨有南澗水,潺潺如昔聞。
送劉郎將歸河東同用邊字(頁二○五)
  疑作於乾元元年(七五八,四十四歲)九月至乾元二年(七五九,四十五歲)四月
  之間。
  借問虎賁將,從軍凡幾年?殺人寶劍缺,走馬貂裘穿。山雨醒別酒,關雲迎渡船。
  謝君賢主將,豈忘輪臺邊。




上一頁 回主目錄 回首頁




~d4;D:\TSERN\WORKS   7-14 1997   11:22 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