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eD.jpg (4305 bytes)

        wpe9.jpg (18705 bytes) *    

韓愈
回首頁 回上層目錄 1-3劃 4劃 王氏 5劃 6劃 7劃 李氏 李白 杜甫 8劃 9劃 柳氏 10劃 11劃 崔氏 張氏 12劃 13劃 楊氏 14劃 15劃 鄭氏 16劃 盧氏 17劃 蕭氏 韓氏 韓愈 18劃 顏氏 19劃 20劃 21劃以上

Bg_marbl.gif (1336 bytes)唐人個別資料(韓愈)

 

 

唐人個別資料(韓愈及其家族)

▲韓愈(退之)(768--824 57 羅聯添韓愈研究二九)   

韓愈世系簡表:

(■據學生書局羅師聯添《韓愈研究》增訂三版)

 

韓王信(漢高祖時封,領穎川郡)─頹當(文帝時封弓高侯)─────┐

┌───────────────────────────────┘

│ 十七世

└┬?─?─?─騫(西漢末遷南陽)─?──播(元魏時遷昌黎棘城)

└?世─尋(後漢光武時為隴西太守,世居潁川長社縣)──稜(後漢和帝時為南

陽太守)─?世─?(遷安定武安,又遷陳留)─?世─耆(後魏常山太守,遷常山

九門)─茂─均─仁泰──┐

┌───────────┘

│5 6 7  8 9

└叡素─┬仲卿─┬會──老成┬湘

│ │ │9

│ │ └?

│ │7 8

│ ├介─┬百川

│ │ │8 9

│ │ └?──滂

│ │7

│ ├?

│ │7 8 9

│ └愈─┬昶─┬緯

│ │8 │9

│ └? ├綰

│ │9

│ ├緄

│ │9

│ ├綺

│ │9

│ └紈

│6

├少卿

│6 7 8

├雲卿─┬俞─┬無競

│ │7 │8

│ └弇 ├啟餘

│ │8

│ └州來

│6 7 8

└紳卿──岌──象

81.12.6.

~W1Z1FM;

▲韓愈(退之)

傅氏索引:

舊書13/160(五)/4195 新書17/176(七)/5255

新表5/57/2858 5/58/1472 5/60/1606

全文547/1A 全詩5/336/3758 紀事上/34/519 才子5/84 姓纂4/15A(上三六七

)郎考9/14B 登科13/3B 郡齋2 上/13A 4 上/26A

直齋3/25A 4/35A 16/17A18A 18B 書史5/13A 長安志2/8B

==========================================================================

臺灣中華書局唐詩紀事卷二一頁三0七蕭穎士

 卷三一頁四九0韋處厚

 卷三三頁五一四李觀、五二八樊宗師

卷三五頁五三四張建封、五三五皇甫湜

 卷三五頁五三七李翱、五三七、五三八孟郊、五四一盧仝、五四五劉叉、五五0陳

  羽

 卷三五頁五五一歐陽詹

 卷三六頁五六0閻濟美

 卷三九頁五九三牛僧孺、六0四劉禹錫

 卷四0(上)六一0、六一二賈島

 卷四一(下)六三五侯喜

 卷四三(下)六五四李賀、六六六崔立之

 卷四五(下)六八三徐放

 卷四六(下)七0五劉軻

 卷五一(下)七七六楊敬之

 卷五五(下)八三七黃頗

 卷五六(下)八四八來鵠

幽閒鼓吹NO.10

樂府雜錄「拍板」條

太平廣記一七0(二)韓愈條(出雲谿友議 明鈔本作出幽閒鼓吹)

太平廣記一七四(二)韓愈條(出傳載)

太平廣記二0二(三)一五二二韓愈條(出摭言)

太平廣記三0七(四)二四三二韓愈條(出宣室志)

太平廣記三九二(四)三一二三0韓愈條(出宣室志)

李文公集六頁二三:答韓侍郎(愈)書

李文公集七頁二八:論事於宰相書

李文公集八頁三三上:薦所知於徐州張僕射書

李文公集十一頁四八上:韓吏部行狀

李文公集十二頁五四上:高愍女傳

李文公集十四頁六五下:侯處士墓誌

李文公集十五頁六九下:韓書記夫人墓誌

李文公集十六:祭吏部韓侍郎文

李文公集十八頁七八下:來南錄

皇甫持正集卷一:諭業

全文四九0(十)六三二八下左權德輿:左武衛曹許君(經邦)集序

全文六0五(十三)七七六一上劉禹錫:唐故中書侍郎平章事韋公(處厚)集序

全文六0五(十三)七七六一上劉禹錫:柳宗元文集序

全文六一0(十三)七八三二上劉禹錫:祭韓吏部(愈)文

苗香墓志 韓愈撰 中央圖書館墓誌拓片目錄頁二0九NO.2022

舊書一七上(一)五一三敬宗紀 卒

 五0(二)二一五三刑法

 一四0(五)三八三二張建封傳

 一四二(五)三八八七王廷湊傳

 一五四(五)四0九八孔戣傳

 一五八(五)四一六五鄭餘慶傳

 一五九(五)四一九二路隨傳

 一六七(五)四三六六李逢吉傳

 一六八(五)四三八九馮宿傳

 一七0(五)四四一七裴度傳

 一七一(五)四四五四李漢傳

 一七三(五)四四九七李紳傳

韓愈詩註 顧炎武 原抄本日知錄卷二八 臺北:明倫出版社 一九七○年十月三版

 頁八一三(校勘者:黃侃、張繼。原稿收藏者:崔震華。點校者:徐文珊)

韓愈資料彙編(一)(二) 學海出版社 一九八四、四

中譯本劍橋中國史(三)隋唐篇(上)頁四七、五五七、七二三、七二四、七六三、

七七二

韓昌黎詩繫年集釋 錢仲聯 上海古籍出版社 一九八四

韓愈倡導古文運動是為了復興儒學 何寅 天津師大學報 一九八三年第六期 總第

五一期 頁六七--七一

韓愈事蹟兩考 劉國盈 北京師範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一九九一年第一期(總第七

 八期)頁四二-四九

韓愈生母考 劉國盈 北京師範學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一九八七年第三期 頁九--

 一一

「答李H書」三題 陳春嘯 北京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一九八九第六期頁一0

 六--一0九

韓愈評價的幾個問題 郭予衡 北京師範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一九七八年第三期頁

 二--一一

論韓愈並不諛墓 李光富 四川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一九八九年第一期頁七三

 --七八

韓愈攘斥佛教的動機與後果 隗芾 汕頭大學學報 人文學科版 一九八八年第一、

 二期(總第一一、一二期)頁七五

為韓愈一辨--韓愈評價中幾個問題的商榷 王啟興 西北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

 版 一九 七九年第四期 頁三三--三九

論韓愈的以文為詩 閻琦 西北大學學報 哲學社會科學版 一九八三第二期(總三

 八期) 頁四九--五八

韓愈研究中的兩種傾向 何法周 咳河南師大學報 一九八三年第二期(總第七七期

 )頁五九--六四

論韓愈傳記文學的生命力與藝術美 饒德江 武漢大學學報社科版 一九八七年第三

 期(總 第七九期)

韓愈”以文為詩”辨 李健群 武漢大學學報 社科版 一九七九年第六期 頁三二

 --四四

韓門弟子的散文理論和創作 周彪 揚州學院學報 社科版 一九九0、四 頁五九

 --六二

韓文研究 王士瑞 六五年政大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   

韓愈詩觀及其詩 張慧蓮 六五年輔仁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   

韓愈之思想及其文論 簡恩定 六六年師大國文研究所碩士論文   

韓愈文結構的研究 吳華陽 六七年高師國文研究所碩士論文   

韓愈的道統論及其與儒學蛻變之關係 王樾 六八年台大歷史研究所碩士論文

韓柳文比較 何英 六九年珠海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   

韓愈■■■■發憤著書■說 日本林田慎之助 九州大學 文學研究第七十輯

韓愈■文章表現論 林田慎之助 九州大學文學部創立五十周年紀念論文集、文學研

 究第七十二輯

韓愈詩研究 柯萬成 七一年新亞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   

從韓愈詩文看其生活情趣 柯萬成 國立雲林技術學院學報 第二期 一九九三年六

韓愈交遊考 吳正恬 七二年台大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   

韓愈文述要 柳在國 七四年高師國文研究所碩士論文

韓愈詩研究 高八美 七五年師大國文研究所博士論文

韓愈事蹟繫年考 黃珵喜 七七年東吳大學中文研究所碩士論文   

再論韓愈文之體要 楊勇 香港浸會學院中國語文學系主編唐代文學研討會論文集頁

 一四九--一七0 文史哲出版社一九八七年四月初版

從韓、柳文論唐代古文運動的美學意義 柯慶明 第一屆國際唐代燢術會議論文集頁

 二四三--二六二 臺灣學生書局 一九八九年二月

韓、杜關係論之察考 李建崑 中國唐代學會編輯委員會編唐代文化研討會論文集頁

 二七五--二九八 文史哲出版社一九九一年七月初版 

韓愈詩與先秦漢魏南朝文學關係考 李建崑 興大中文學報 第六期 一九九三年一

 月

論韓愈贈僧徒師 李建崑 興大中文學報 二期 一九八九年一月

試論韓愈七首託鳥為喻之古體詩 李建崑 興大文史學報 一九期 一九八九年三月

試論韓愈古文之陽剛風格 王基倫 中國唐代學會編輯委員會編唐代文化研討會論文

 集頁六六九--六九二 文史哲出版社一九九一年七月初版

韓愈伯夷頌析論 方介 中國唐代學會編輯委員會編唐代文化研討會論文集頁七四五

 --七七四 文史哲出版社一九九一年七月初版

韓愈對永貞改革的評價 劉健民 中國唐代學會編輯委員會編唐代文化研討會論文集

 頁八二一--八四二 文史哲出版社一九九一年七月初版

晚唐人對李、杜、韓、白的看法和評價 (香港城市理工學院)陳志誠 南京大學一

九九0年唐代文學國際學術討論會論文 文收唐代文學研究 第三輯 廣西師範大

學出版社 一九九二年八月第一版 頁五三二--五四六

論韓愈古文幾個問題 羅師聯添 《漢學研究》第九卷第二期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 

 頁二七五至三0三 本論文之提要曾在南京大學一九九0年唐代文學國際學術討論

 會上宣讀(文收唐代文學研究 第三輯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一九九二年八月第

 一版 頁三三八--三七一)

 引言

 一、「起衰」與「兼美」

二、「以文為詩」與「以詩為文」

三、韓文流弊

四、韓柳為文相角

結語

後記

 文又收羅師《唐代四家詩文論集》 學海出版社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初版 頁一○

  三--一六一

論平淮西碑 羅師聯添 《中國唐代學會會刊》 第三期 一九九二年十月 頁一三

 至二二 文又收羅師《唐代四家詩文論集》 學海出版社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初版

 頁一八三--一九八(題作〈論韓愈平淮西碑〉)

論韓愈短篇古文 羅師聯添 文收羅師《唐代四家詩文論集》 學海出版社 一九九

 六年十二月初版 頁一九九--二○三(節錄自《中國文學講話(六)隋唐文學》

 羅師〈韓愈古文之淵源、創作與特徵〉,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巨流圖書公司)

韓柳比較評論 羅師聯添 文收羅師《唐代四家詩文論集》 學海出版社 一九九

 六年十二月初版 頁二○五--二二一(錄自《中國文學講話(六)隋唐文學》,

 原題〈韓柳比較〉,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巨流圖書公司)

宋儒對韓愈〈原道篇批評及其迴響〉 羅師聯添 《書目季刊》二十二卷三期 一九

 八八年十二月 台灣.學生書局 文又收羅師《唐代四家詩文論集》 學海出版社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初版 頁一六三--一八二

關於韓愈「伯夷頌」的幾個問題 松浦友久 南京大學一九九0年唐代文學國際學術

 討論會論文

鑱刻名山 獨闢蹊徑--論韓愈「南山」詩對唐詩創作的新貢獻 南京大學一九九0

 年唐代文學國際學術討論會論文

韓愈(全部散文之譯注本 二冊) 日.清水茂 筑摩書房 一九八六、一九八七

 (國文天地七卷六期(總第七八期)頁六五 筧文生(日本立命館大學文學部教授

 ):日本唐代散文研究概況)

韓退之一生 日.大月隆 文學同志會 一九00

 (國文天地七卷六期(總第七八期)頁六五 筧文生(日本立命館大學文學部教授

):日本唐代散文研究概況)

韓退之 日.久保天隨 鍾美社 一九0一

 (國文天地七卷六期(總第七八期)頁六五 筧文生(日本立命館大學文學部教授

):日本唐代散文研究概況)

韓柳 日.久保天隨 大日本圖書株式會社 一九0四

 (國文天地七卷六期(總第七八期)頁六五 筧文生(日本立命館大學文學部教授

):日本唐代散文研究概況)

韓愈的一生 日.前野直彬 秋山書店 一九七六

 (國文天地七卷六期(總第七八期)頁六五 筧文生(日本立命館大學文學部教授

):日本唐代散文研究概況)

韓愈文 日.吉川幸次郎 (受氏著「唐代的詩與散文」一書中)一九四八

 (國文天地七卷六期(總第七八期)頁六五 筧文生(日本立命館大學文學部教授

):日本唐代散文研究概況)

論韓愈的求「古」思想 日.川合康三 集刊東洋學 一九八四、五

 (國文天地七卷六期(總第七八期)頁六五 筧文生(日本立命館大學文學部教授

):日本唐代散文研究概況)

韓愈與永貞革新 王春庭 江西師院學報 一九八一年四期

論韓愈 陳寅恪先生論文集 陳寅恪 九思出版社 一九七七年六月一日增訂二版 

 下冊 頁一二八一至一二九二

論韓愈 羅克典 一九八八年 國家出版社

韓愈與唐代小說 陳寅恪先生論文集 陳寅恪 九思出版社 一九七七年六月一日增

 訂二版 下冊 頁一二九三至一二九八

韓愈評 陳登原 金陵學報 三卷二期 一九三三年十一月

談韓退之與桐城派 周作人 人間世 二一期

韓愈和柳宗元 王芸生 新建設 二期 一九六三

再論韓愈和柳宗元 王芸生 新建設 一一期 一九六三

韓愈文學的評價 黃雲眉

讀陳寅恪先生論韓愈 黃雲眉 文史哲 八期 一九五五

韓愈新論 費海璣 臺北 東方雜誌 復刊二卷一期 一九六八年七月

韓愈與王叔文集團的「永貞改革」(兼論韓愈政治思想的進步因素) 蔣凡 復旦學

報 一九八0年四月

韓愈與《順宗實錄》 唐代史學論稿頁三0六 瞿林東 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 一九

 八九年三月第一版 三六九頁

關于《順宗實錄》的幾個問題 唐代史學論稿頁三一六 瞿林東 北京師範大學出版

 社 一九八九年三月第一版 三六九頁

韓愈與潮州 曾楚楠 稿本

韓愈、柳宗元的評價問題 重慶師範學院學報 一九八一年一期

韓愈諛墓辨 華東師範大學學報 一九八二年三期

試論韓愈散文的思想性 山西師院學報 一九六0年二期

韓愈研究論文集 廣東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八

略論韓愈的古文理論 西北大學學報叢刊唐代文學第一期

韓愈師說講析 周振甫 文史知識 一九八一年二期

論韓愈及其有關幾個問題 鄧潭洲 人文雜誌 一九五八年三期

韓愈研究 鄧潭洲 湖南教育出版社 一九九一年五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目錄

緒論

第一章 韓愈的家世和生平事跡 三二

第二章 韓愈領導古文運動 一二九

第三章 韓愈的哲學思想 一六二

第四章 韓愈的人才觀和教育思想 一八八

第五章 韓愈的散文 二一○

第六章 韓愈的詩 二六五

第七章 韓愈的影響 三一五

對韓愈及其文學的評價 丁振家 文學遺產增刊五輯

論唐代寺廟壁畫對韓愈詩歌的影響 陳允吉 復旦學報 一九八三年一期

韓愈的詩與佛經偈頌 陳允吉 文收氏著《唐詩中的佛教思想》 臺北 商鼎文化出

版社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原名《唐音佛教辨思錄》 上海古籍出版社 一九八八

年)

退之以文為詩 錢鍾書 談藝錄附說補 頁四0 開明書店

長吉與杜、韓 錢鍾書 談藝錄頁六九 開明書店

宋人論韓昌黎 錢鍾書 談藝錄頁七四 開明書店

昌黎與大顛交往事 錢鍾書 談藝錄頁七七 開明書店

荊公偷昌黎詩 錢鍾書 談藝錄頁八二 開明書店

宋人論昌黎學文學道 錢鍾書 談藝錄頁九七 開明書店

錢蘀石尊昌黎山谷 錢鍾書 談藝錄頁二0六 開明書店

題杜子美墳是偽詩嗎? 周寅賓 唐代文學論叢 總第六輯 陜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

 八五年八月第一版 頁一九六至一九九

小議韓愈張中丞傳後序中的旋字 廖家鵬 唐代文學論叢 總第六輯 陜西人民出版

 社 一九八五年八月第一版 頁頁二一一至二二0

古文運動何以要到韓、柳出來才開了新局面 羅宗強 唐代文學論叢 總第七輯 陜

 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六年一月第一版 頁二三七至二五五

「不平」則鳴說探本 周啟成 唐代文學論叢 總第七輯 陜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

 六年一月第一版 頁二五六至二六二

石刻所見唐代詩人資料零札(十四、韓愈、柳宗元、孟郊、李翱) 陳尚君 唐代文

 學研究 第一輯 陜西 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八年三月第一版 頁四一七至四三四

韓愈的生平 唐代古文運動論稿 劉國盈 陜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四年七月第一版

 頁五七至七七

也談韓愈其人 唐代古文運動論稿 劉國盈 陜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四年七月第一

 版 頁七八至八五

論韓愈和永貞革新的關係 唐代古文運動論稿 劉國盈 陜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四

 年七月第一版 頁八六至一0一

韓愈的政治傾向 唐代古文運動論稿 劉國盈 陜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四年七月第

 一版 頁一0二至一二一

論韓愈的散文藝術 唐代古文運動論稿 劉國盈 陜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四年七月

 第一版 頁一二二至一四0

韓愈和古文的理論建設 唐代古文運動論稿 劉國盈 陜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四年

 七月第一版 頁一四一至一五八

師說解 唐代古文運動論稿 劉國盈 陜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四年七月第一版 頁

 一五九至一六三

再談師說 唐代古文運動論稿 劉國盈 陜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四年七月第一版 

  頁一六四至一六八

原道和誅民說 唐代古文運動論稿 劉國盈 陜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四年七月第一

 版 頁一六九至一七六

韓愈和柳宗元 唐代古文運動論稿 劉國盈 陜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四年七月第一

 版 頁一七七至二0三

韓愈評傳 劉國盈 北京師範學院出版社 一九九一年六月北京第一版

目錄

一、家世和籍里 一

  家世 一

  籍里 五

二、青少年時代 八

  韓母考 八  

  不安定的生活 一三

  讀書 一八

三、長安應試 二二

  覓食 二二

  應進士試 二六

  應吏部試 三○

  交友 四○

  扶樹教道 四五

四、從汴州到徐州 五五

  在汴州 五五

  在徐州 六七

五、由博士到御史 七七

  洛陽居閑 七七

  初為博士 九一

  暫為御史 一○六

 六、陽山之貶 一一五  

  貶因 一一五

  在貶所 一二○

  遇赦 一二八

  在赴江陵途中 一三四

  在江陵 一四四

七、分司東都 一五一

  再為博士 一五一

  分教都東生 一六四

  從都官員外郎到河南令 一七三

八、入守內職 一八五

  三為博士 一八五

  比部郎中、史館修撰 一九四

  知制誥 二○五

九、伐蔡之役 二一○

  從中書舍人到右庶子 二一○

  出征 二二○

  凱旋 二二二

一○、潮州之貶 二二八

  上〈論佛骨表〉 二二八

  被貶 二三二

  在潮州 二三九

  在袁州 二四六

一一、最後四年的官宦生涯 二五四

  任國子祭酒 二五四

  任兵部侍郎 二六四

  任吏部侍郎 二七一

  京兆尹兼御史大夫、兵部侍郎、吏部侍郎 二七八

附錄:韓愈非死於硫磺辨 二八二 

順宗實錄與續玄怪錄 陳寅恪先生論文集 陳寅恪 九思出版社 一九七七年六月一

 日增訂二版 上冊 頁五二五至五三0

韓愈詩的意象塑造 吳達芸 唐詩論文選集 呂正惠編 長安出版社 一九八五年四

 月初版 頁三三七至三五二

韓愈文起八代之衰 文收《唐宋八大家》 吳小林 黃山書社 一九八四年七月第一

 版 一九九0年十月第二次印刷 頁一七至六七

韓愈文統探微 鄧國光 文史哲出版社 文史哲學集成二六三號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

 初版

目錄

序 一

陳耀南教授序 三

自序 七

敘例 一三

一、修辭明道--韓愈安身立命的歸向 一

二、明道.貫道.載道--三種觀念的詮釋 二一

三、道的本質和承傳--辨韓愈的傳道觀和程朱道統論的分野 四五

四、以文為戲--韓愈以幽默發憤的奇境 六三

五、心醇而氣和--論韓愈的養氣說 九三

大顛惟儼與韓愈李翱關係考 唐代文化史 羅香林 臺灣商務印書館 一九七四年六

 月臺四版 頁一七七至一九三

論韓愈與大顛師書的真偽 趙玉娟 內明 二五四期

 本文認定致惟儼三書確係韓愈所撰,惟其內容曾經後人增刪點竄。

「韓愈以詩為文」論題之辨析 王基倫 第二屆國際唐代學術會議論文集(上冊:文

 學及敦煌學 下冊:史學) 中國唐代學會主編 台北:文津出版社 一九九三年

 六月初版 (上)頁三七七至四0二

關於韓愈受佛教思想影響的幾點質疑 吳文治 第二屆國際唐代學術會議論文集(上

 冊:文學及敦煌學 下冊:史學) 中國唐代學會主編 台北:文津出版社 一九

 九三年六月初版 (上)頁五0五至五二四

韓愈冢墓碑誌文與前人之異同及其對後世之影響 葉國良 文收氏著《石學蠡探》 

 大安出版社 一九八九年五月初版 頁四七至九九

韓愈(上)(下) 呂晴飛主編 地球出版社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出版

試論作為教育家的韓愈 陳榮照 新加坡國立大學中文系 學術論文集刊第二集 一

 九八七

韓愈敘論 胡守仁 江西人民出版社 一九八九年五月

韓愈 吳文治 上海古籍出版社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

韓孟詩派賞作品賞析 吳小平 廣西教育出版社 中國古典文學作品賞析叢書 一九

 九0年二月

皎然詩論與韓孟詩派詩歌思想 蕭佔鵬 文學遺產 一九八九年四月

韓柳賦之比較 胡楚生 興大中文學報 第六期 一九九三年一月

韓愈柳州羅池廟碑析論 胡楚生 興大中文學報 一期 一九八八年五月

韓柳古文新探 胡楚生 學生書局 一九九一年六月初版

目錄

自敘 一

韓愈〈原人〉與張載〈西銘〉 一

韓愈〈孔墨相用說〉釋疑 一三

韓愈〈伯疑頌〉的撰作主旨與表現技巧 二七

韓愈〈新修滕王閣記〉賞析 三三

韓愈創作古文的心路歷程--韓著〈答李翊書〉析義 四五

試論韓愈〈答李翊書〉中「氣」與「養氣」的意義 五三

韓愈〈送楊少尹序〉的寫作技巧 五九

韓愈〈祭田橫墓文〉與王安石〈讀孟嘗君傳〉 六五

韓愈〈答劉秀才論史書〉的寫作背景 七一

韓愈〈柳州羅池廟碑〉析論 七九

比較韓愈與王船山對於張巡許遠的批評 一○三

柳宗元〈論語辯〉疏義--試析柳宗元心目中孔子的新形象 一一三

柳宗元〈天對〉與王廷相〈答天問〉之比較 一三七

柳宗元的「民本」思想 一六五

柳宗元與韓愈的愛民仁政 一七一

柳宗元〈潭州東池戴氏堂記〉的寫作技巧 一七五

柳宗元〈永州龍興寺西軒記〉疏釋 一八一

柳宗元〈永州法華寺新作西亭記〉的結構及寓意 一八七

柳宗元對於師道的看法 一九三

附錄:

 從韓愈詩中看韓柳友誼 二○一

 讀柳宗元〈詠三良〉詩 二○七

韓昌黎特殊文韻述記 金周生 輔仁國文學報 四期 一九八八年六月

從詩人之詩到學者之詩--論韓詩之變的社會原因和歷史地位 葛曉音 《漢唐文學

 的嬗變》 北京大學出版社 一九九○年十一月 頁一四○

古文成於韓柳的標幟 葛曉音 《漢唐文學的嬗變》 北京大學出版社 一九九○年

 十一月 頁一八○

詩文之辨和以文為詩--兼析韓愈、白居易、蘇軾的三首記游詩 葛曉音 《漢唐文

 學的嬗變》 北京大學出版社 一九九○年十一月 頁三○五

許麗芳〈載道之外--試由〈毛穎傳〉探討韓愈另一種文學性格〉(《大陸雜誌》

88-6,民國83-6)

  結論(摘要):

  韓愈除善用各種傳統的純文學體裁外,又能對於各項文學形式加以思考或轉換,

  ……韓愈既主張學有所本,又以為「養其根而俟其實,加其膏而希其光」,此正

  是一種思考及反省工夫。〈毛穎傳〉之成,當亦是此一反省工夫之下的另一種產

  物,顯示其於正統文學之思考外的遊戲之筆。 83.8.9.

從文法觀點以探討韓愈毛穎傳之修辭特色並略論其仿擬史記之處 陳素素 東吳文史

學報 第十二期 一九九四年六月

韓柳歐三家文論之異同 魏王妙櫻 中國書目季刊 二八卷一期 一九九四年六月

韓柳文學與佛教關係之研究 林伯謙 東吳大學中文所博士論文 一九九三年

論唐代寺廟壁畫對韓愈詩歌的影響 陳允吉 文收氏著《唐詩中的佛教思想》 臺北

 商鼎文化出版社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原名《唐音佛教辨思錄》 上海古籍出版社

 一九八八年)

韓孟詩派的精神世界及其詩歌的深層意蘊 蕭占鵬 晉陽學刊 一九九三年一月

元和詩壇與韓愈的新儒學 朱易安 文學遺產 一九九三年三期

韓白詩風的差異與中唐進士思想作風的分野 余恕誠 文學遺產 一九九三年五期

韓愈〈八月十五夜贈張功曹〉考辨--兼論唐代驛遞制度 蔣凡 安徽師大學報 一

 九九四年一月 

韓愈〈送窮文〉與上古驅儺、祀灶風俗 康保成 廣東 中山大學學報 一九九三年

 三月

關於韓愈的遺言 日.西■常記 日本京都 第三十九屆國際東方學者會議論文 一

 九九四年五月

韓愈、李翱《論語筆解》--唐代古文運動之精神 日.末岡實 文收日.松川健二

 編《論語的思想史》第六章 日.汲古書院 一九九四年二月

中唐文人考--韓愈、柳宗元、白居易 日.大田次男編(氏為日本白居易研究講座

 編集委員) 日.研文出版 一九九三年六月十一日

本書計收以下論文:

 一、韓愈--特別以其官吏生活為主題

 二、長安時代的柳宗元

 三、柳宗元的山水記

 四、讀吳文治著《柳宗元評傳》

 五、平安時代吸收白氏文學的歷史性考察

 六、白樂天與空海

  (參見赤井益久著林慧君譯〈日本地區唐代文學研究活動報導(一九九三--一

  九九四年),文收臺灣.中國唐代學會會刊第五期 一九九四年十月 頁一一三

  至一二一)

韓愈詩堛熙糧間@田口暢惠 日本.中唐文學會(一九九0年創立,原名「中唐文學

研究會」,一九九四年七月改名)第四屆研究會 一九九三年九月二四日(在京都

 ) 

朱子(作品)中的韓愈 日.若槻俊秀 文藝論叢 第四二集(平野顯照教授退休記

 念特集《中國文學論叢》) 日.大谷大學文藝學會 一九九四年三月十八日

韓愈南山猛虎行二詩作意識辨 傅錫壬 淡江學報 二一期 一九八四年六月

唐宋八大家及其散文藝術 王更生 中國學術年刊 一0期 一九八九年二月

韓愈文集分類研究 丁記涵 集文書局 一九八0年

韓愈思想研究 鄭金詩 復文出版社 一九八0年 

(增訂再版)韓愈研究 羅聯添 學生書局 一九八一年一一月

韓愈文論思想研究 孔維寧 文史哲出版社 一九八一年

韓愈生平及其詩文研究 汪乃珍 東大圖書關司 一九八二年

禪宗祖堂集中有關韓愈的新資料 蔡涵墨 書目季刊 一七卷一期 一九八三年六月

跋宋刊本昌黎先生集 昌彼得 故宮季刊 一七卷四期 一九八三年夏 

陳子昂與韓愈復古思想之比較 吳彩娥 輔仁國文學報 二期 一九八六年六月

韓愈的氣盛言宣說 張靜二 中外文學 一六卷七期 一九八七年十二月

韓文中之柳子厚 歐陽炯 中華文化復興月刊 一九五期 一九八二年

韓柳文論比較研究 林惠勝 臺南師專學報 二十期 一九八七年

韓歐詩文比較研究 汪淳 文史哲出版社 一九八九年七月初版

目錄

自序 一

第一章 韓歐之家世 一

 第一節 韓愈之家世 一

一、祖籍鄉里 二

二、親屬 一○

三、家境 一九

第二節 歐陽修之家世 二三

一、姓氏及遠祖 二四

二、世系及里居 二五

三、親屬及家境 二九

第三節 韓歐家世之比較 四一

一、相同之處 四一

二、相異之處 四三

三、同中有異異中有同之處 四四

 第二章 韓歐之性格 四七

  第一節 韓愈之性格 四七

一、積極進取 四八

二、自然放逸 五三

三、敬天守道 五六

四、交友忠誠 六四

五、疾惡憤激 七○

六、消極退避 七八

  第二節 歐陽修之性格 八二

一、放逸豪爽 八二

二、尊賢重道 九○

三、交友懇摯 九三

四、疾惡仇邪 九八

五、畏縮退讓 一○五

  第三節 韓歐性格之比較 一一二

一、大同之處 一一二

二、小異之處 一一七

 第三章 韓歐之學術思想 一二七

  第一節 韓愈之學術思想 一二七

一、韓愈之經學思想 一二七

二、韓愈之史學思想 一三○

三、韓愈之文學思想 一三二

四、韓愈之政治思想 一三六

五、韓愈之宗教思想 一三九

  第二節 歐陽修之學術思想 一四四

一、歐陽修之經學思想 一四四

二、歐陽修之史學思想 一五二

三、歐陽修之文學思想 一六二

四、歐陽修之政治思想 一六九

五、歐陽修之宗教思想 一八○

  第三節 韓歐學術思想之比較 一九二

一、相同之處 一九二

二、相異之處 一九七

三、同中有異之處 一九九

 第四章 韓歐詩之淵源 二○五

  第一節 韓詩之淵源 二○五

第二節 歐詩之淵源 二一七

  第三節 韓歐詩淵源之比較 二二八

 第五章 韓歐文之淵源 二三一

  第一節 韓文之淵源 二三二

  第二節 歐文之淵源 二四一

  第三節 韓歐文淵源之比較 二四八

 第六章 韓歐詩之取材 二五一

  第一節 韓詩之取材 二五一

一、以酒為題材 二五二

二、以言志為題材 二五三

三、以紀事為題材 二五六

四、以詠物為題材 二六○

五、以紀遊為題材 二六三

六、以感懷為題材 二六六

七、以贈友為題材 二七一

八、以思親為題材 二七四

九、以悼亡為題材 二七五

一○、以別離為題材 二七六

一一、以勗勉為題材 二七九

一二、以諷刺為題材 二八○

  第二節 歐詩之取材 二八四

一、以評論為題材 二八四

二、以讀書為題材 二八六

三、以紀遊為題材 二八九

四、以賞花為題材 二九一

五、以詠物為題材 二九三

六、以別離為題材 二九六

七、以贈友為題材 二九九

八、以紀事為題材 三○二

九、以感懷為題材 三○五

一○、以寫景為題材 三○七

一一、以飲宴為題材 三一○

一二、以四時節候為題材 三一二

一三、以琴棋為題材 三一四

一四、以病痛醫藥為題材 三一六

一五、以男女情愛為題材 三一七

一六、以官場唱和為題材 三一九

一七、以悼亡為題材 三二○

   一八、以思隱退隱為題材 三二二  

  第三節 韓歐詩取材之比較 三二五

一、就取材之類別而比較 三二五

 (一)相同之處

 (二)相異之處

 (三)異同之分析

二、九類別篇數之多寡而比較 三二六

 第七章 韓歐文之取材 三二九

第一節 韓文之取材 三二九

一、以論說為題材 三二九

二、以抒情言志為題材 三三二

三、以建言為題材 三三六

四、以贊頌為題材 三三九

五、以薦才為題材 三四二

六、以紀事紀遊為題材 三四五

七、以別離為題材 三四七

八、以哀祭為題材 三五○

九、以述人為題材 三五二

一○、以讀書誌感為題材 三五三

一一、以雜文隨筆為題材 三五五

一二、以序文為題材 三五六

  第二節 歐文之取材 三六○

一、以論政為題材 三六○

二、以論史為題材 三六四

三、以討論學術為題材 三六七

四、以文藝為題材 三七○

五、以紀事紀遊為題材 三七二

六、以公務為題材 三七五

七、以自述為題材 三七七

八、以述人為題材 三八○

九、以送別為題材 三八一

一○、以講學論道為題材 三八四

一一、以遺勉為題材 三八八

一二、以抒情、敘舊、問候為題材 三九○

一三、以哀祭為題材 三九二

一四、其他 三九四

  第三節 韓歐文取材之比較 三九六

一、就取材之廢別而比較 三九六

 (一)相同之處 三九六

 (二)相異之處 三九六

 (三)異同之分析 三九六

二、就類別篇數之多寡而比較 三九八

 第八章 韓歐詩之特徵 四○一

  第一節 韓詩之特徵 四○一

一、以文為詩 四○一

二、以賦為詩 四○五

三、題材特殊 四○七

四、語言怪異 四一一

五、喜用遠古人物、陰陽五行、神鬼雷電之名入詩 四一五

六、喜用動物之名入詩 四一七

七、許用典故 四二四

八、喜作寓言詩 四二八

  第二節 歐詩之特徵 四三四

一、喜用疊字 四三四

二、喜用數字 四五二

三、喜用顏色字 四六二

四、多散文句、說理句 四六五

五、多言報國、憂國、事國、許國 四七一

六、喜言酒、茶 四七三

七、喜言琴、棋、書、畫 四七七

八、喜言花、鳥 四八一

九、喜言山、水 四八四

一○、喜言潁、潁水、潁川 四八六

一一、喜言握手 四八八

  第三節 韓歐詩特徵之比較 四九一

一、相同之處 四九一

二、相異之處 四九二

 第九章 韓歐文之特徵 四九五  

  第一節 韓文之特徵 四九五

一、題材怪異 四九五

二、用字古怪 五○○

三、造句奇特 五○三

四、喜用虛字 五○七

五、喜用引證語 五一六

  第二節 歐文之特徵 五二○

一、簡潔淡雅 五二○

二、喜用虛字 五二七

三、喜用感嘆語 五三八

四、喜用引證語 五四○

五、喜用對偶句 五四二

  第三節 韓歐文特徵之比較 五四六

一、相同之處 五四六

二、相異之處 五四七

 第十章 韓歐之詩論 五四九

  第一節 韓愈之詩論 五四九 

一、讀書陪源 五五○

二、詩寫字然 五五三

三、俟醺而作 五五四

四、窮苦易好 五五五

五、務去陳言 五五六

六、獨樹一格 五五七

  第二節 歐陽修之詩論 五五九

一、多讀多作 五六○

二、鑑賞取材 五六一

三、意新語工 五六二

四、詩味要淡 五六三

五、詩厭淺俗 五六四

六、酒豪詩豪 五六五

七、詩窮後工 五六六

  第三節 韓歐詩論之比較 五六九

一、相同之處 五七○

二、相異之處 五七一

三、同中有異異中有同之處 五七一

 第十一章 韓歐之文論 五七三

  第一節 韓愈之文論 五七三

一、文以貫道 五七三

二、以道養氣 五七六

三、文欲奇異 五七七

四、不平則鳴 五七八

五、機應於心 五七九

六、出言適要 五八○

  第二節 歐陽修之文論 五八二

一、貴典雅簡要 五八二

二、宜頻作使熟 五八四

三、學古不泥古 五八五

四、文宜多竄定 五八六

五、為文不鬥速 五八八

六、道勝文自至 五八九

七、文窮而後工 五九○

  第三節 韓歐文論之比較 五九三

一、相同之處 五九三

二、相異之處 五九三

 附錄

一、新唐書韓愈本傳 五九五

二、韓愈年表 六○五

三、宋史歐陽修本傳 六一三

四、歐陽修年表 六二一

 參考及引用書目 六三七

從韓愈之送窮說起 黃炳權 香港.明報月刊 一九八五年五月號

論韓愈文之體要 楊勇 香港.新亞生活月刊 一二卷二期 一九八四年

再論韓愈文之體要(一至四) 楊勇 一四卷三至六期 一九八六、七年

論韓愈文之文氣 楊勇 香港.新亞生活月刊 一五卷四、五期 一九八七、八年

略說韓愈的散文美學觀 高海夫 唐代文學研究 第二輯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一

 九九○年十月第一版 頁二○--三四

論韓愈與白居易 朱琦 唐代文學研究 第四輯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一九九三年

 十一月第一版 頁一七七--二○三

論韓孟集團 賈晉華 唐代文學研究 第五輯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一九九四年十

 月第一版 頁四○二--四一四

韓愈的文氣說 張清華 唐代文學研究 第五輯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一九九四年

 十月第一版 頁六一九--六二九

整理韓文,各樹一幟 卞孝萱 唐代文學研究 第五輯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一九

 九四年十月第一版 頁七一九--七三二

韓愈與李賀 陳廷瓚 文史集林第二輯 三秦出版社 

韓愈散文藝術論 孫昌武 南開大學出版社 一九八六年七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目錄

 序言 一

第一章 「文以明道」 衛道重「文」 一

第二章 傳道明理 興功用世 二一

第三章 革新文體 四○

第四章 改革文風 六三

第五章 寫作技巧(一) 七八

    精辟而形象的議論 七九

洗煉而生動的記敘 九八

真切而細致的描寫 一一三

質朴而熱烈的抒情 一二六

第六章 寫作技巧(二) 一三九

立意 一四○

結構 一五四

諷刺 一七二

比喻 一八三

 第七章 文學語言 一九三

形象性 一九五

主觀性 二○六

形式美 二一三

提煉詞語 二三二

 第八章 餘論:影響與功過 二四四

 後記 二五三

韓愈選集 孫昌武 上海古籍出版社 一九九六年六月第一版 一九九六年八月第一

 次印刷

韓愈的基本思想及其矛盾 季鎮淮,文收氏著《來之文錄》,北京大學中國傳統文化

研究中心國學研究叢刊之三,北京大學出版社,一九九二年九月第一版,一九九五

年七月第二次印刷,頁二三一-二四七

韓愈的古文理論和實踐 季鎮淮,文收氏著《來之文錄》,北京大學中國傳統文化研

究中心國學研究叢刊之三,北京大學出版社,一九九二年九月第一版,一九九五年

七月第二次印刷,頁二四八-二六三

韓愈的古文 季鎮淮,文收氏著《來之文錄》,北京大學中國傳統文化研究中心國學

研究叢刊之三,北京大學出版社,一九九二年九月第一版,一九九五年七月第二次

印刷,頁二六四-二七八

唐貞元、元和時期的古文運動和韓愈的古文--童第德《韓愈文選》後序 季鎮淮,

文收氏著《來之文錄》,北京大學中國傳統文化研究中心國學研究叢刊之三,北京

大學出版社,一九九二年九月第一版,一九九五年七月第二次印刷,頁二七九-二

九一

韓愈的詩論和詩作 季鎮淮,文收氏著《來之文錄》,北京大學中國傳統文化研究中

心國學研究叢刊之三,北京大學出版社,一九九二年九月第一版,一九九五年七月

第二次印刷,頁二九二-三一三

韓愈以文為詩說 程千帆 文收氏著《程千帆選集》下冊 遼寧古籍出版社 一九九

六年六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頁一○六三-一○九○

火與雪:從體物到禁體物-論白戰體及杜、韓對它的先導作用 程千帆 文收氏著《

程千帆選集》下冊 遼寧古籍出版社 一九九六年六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頁一三

八七-一四○八

白戰體:禁體物詩,世人簡稱之為禁體;因為蘇軾詩中有「白戰不許持寸鐵之句,

  又被稱為「白戰體」。在中國古代文論中,體兼有樣式、風格及表現手法諸義,

  。禁體、白戰體之體,係指表現手法。

韓愈五古章法例釋 張夢機 文收氏著《思齋說詩》 臺北 華正書局 民六六、一

 頁六五-七八

杜甫北征與韓愈南山詩的比較 張夢機 臺北 學粹一七卷二期 民六四、六 又見

 思齋說詩 臺北 華正書局 民六六

 一、論風格北征沉壯鬱勃南山奇崛壯麗

二、參筆法北征工敘情事南山巧摩物狀

三、究聲律北征南山平側相諧皆合古調

四、探章法北征開闔盡變南山鍼縷細密

韓愈與佛教 孫昌武 文收氏著《唐代文學與佛教》 台北 谷風出版社 一九八七

 年五月初版 頁二四-五一

   《石刻題跋索引》頁五五七):87.6.2.

01唐韓愈南海神廟碑 元和十五年十月 歐陽修 集古錄跋尾(八)8

02下南海廣利王神廟碑 歐陽棐 集古錄目(九)6上 復齋碑錄

03唐南海廣利王神廟碑 陳思 寶刻叢編(十九) 24下 集古錄目

04南海神廣利王廟碑 顧炎武 金石文字記(四) 31上

05南海廣利王廟碑 李光(日英) 觀廟齋藏金石文考略(十二)15上 

   集古錄

06南海廣利王神廟碑 錢大昕 潛研堂金石文跋尾(八)13上

07南海神廟碑 翁方綱 粵東金石略(二)1上(碑陰四段)

08南海神廣利王廟碑 武億 授堂金石文字續跋(五)15上

09南海神廟碑 王昶 金石萃編(一○七)15下 1.授堂金石跋 2.王昶

   按語

10南海神廣利王廟碑 洪頤烜 平津讀碑記(七)24下

11唐南海廣利王廟碑 朱士端 宜祿堂金石記(五)1上

12南海廣利王廟碑 陸耀遹 金石續編(十)19上

13南海神廟碑 陸增祥 八瓊室金石補正(七十)23下

14南海神廟碑 鄭業學 獨笑齋金石文考殘稿10上

王昶《金石萃編卷一○八.處州孔子廟碑》:

   「碑連額高七尺,廣三尺五寸。文分四層,第一、二層各十八行,行九字。第

三層十七行,行九字。第四層亦十七行,行八字。額題『處州重刊孔子廟碑』

八字,並篆書。後有嘉靖癸未(二年,一五二三)一行,亦篆書。在麗水縣。

「舊碑題:『元和十三年李使君繁經始碑文及置石,大和三年歲次己酉六月朔

廿五日癸酉敬使君僚建立,朝議郎權知處州司馬上柱國任迪書兼篆額』。」

「皇宋嘉定十七年閏八月初吉,朝議大夫直龍圖閣提舉建康府崇禧觀賜紫金魚

袋陳孔碩重書并題額。」

「朝奉郎權發遣處州軍州兼管內勸農事借緋王夢龍重立。」

「皇明嘉靖癸未春三月吉旦奉政大夫浙江處州府同知長洲王俸補校,陳■新摹

刊。」

 「按:此碑據《金石錄》及《廣川書跋》,皆以為任迪行書,而《廣川》則

又云咸通四年刺史王通古重立。是此碑最初立者為敬僚,在大和三年。重立者

為王通古,在咸通四年。再重立者為王夢龍,在宋嘉定十七年。最後摹刊者為

王俸,在明嘉靖二年癸未。而書碑則初為任迪行書,後為陳孔碩篆書,最後為

王俸校補,即此碑是也。歷次重立皆不詳其故。大約是斷裂缺遺。然自大和三

年至咸通四年,僅逾三十五年,不知因何重立?碑題無明文,王通古又無傳可

考,不知《廣川書跋》之語有可據否也?文為韓愈撰。今取宋留耕王氏《昌黎

文集》刻本校之,其不同者:『唯社稷與孔子焉然,而社祭土』集本『焉』作

『為』,『然』字屬上句。『北面拜跪薦祭』,集本無『拜薦』二字。『皆無

如孔子之盛』,集本『無』作『不』。『其賢過於堯瞬遠者』,集本作『遠矣

』。『顏回』,集本作『顏子』。『設講堂』,集本上有『又為置』三字。『

又為置本錢廩米』,集本無『又為』二字。『揭揭先哲』,集本『先哲』作『

元哲(原誤作誓)』。『以贊攸始』,集本『攸』作『假』。又,集本題下注

云『此篇方從石本』者,朱子《考異》序所謂甫田方氏,即方崧卿也。石本當

即敬僚所立者。留耕王氏集本刻于寶慶三年(一二二七),王夢龍石本刻于嘉

定十七年(一二二四)。是刻集之時,石刻新出甫四年,方氏未能據以校《韓

集》。則方氏所據者尚是任迪之舊本矣。碑與集不同之處,雖文義無大紕繆,

然細按之,則今石本較勝。或方氏所見石本有缺泐糢糊及剪褾失次之病致互異

也。昌黎撰文時守國子祭酒。據本傳,自袁州刺史徵為國子祭酒在元和十五年

,碑舊題云元和十三年置石,大和三年建立,是置石在撰文前二年,建立在撰

文後九年矣。碑載鄴侯李繁新作孔廟十哲,皆塑象,其餘先賢後儒,皆畫壁,

亦可見當時廟學從祀之制。李繁為鄴侯泌之子,《舊書》附泌傳,但言其累居

郡守而力學不倦,歷隨州、亳州刺史,而不及處州。據此碑知其官處州在元和

十三年也。敬僚、任迪俱無傳。宋時重書之陳孔碩,福州侯官人,《宋史》附

見其子驊傳,稱其為朱子及呂祖謙門人。重立石之王夢龍無考。

韓愈〈處州孔子廟碑〉刻本源流:

 一、唐.文宗大和三年(八二九)敬僚建立石本

元和十五(八二○)年李繁經始碑文及置石,大和三年(八二九)敬僚建立。

任迪行書兼篆額。杜牧書其碑陰。遭亂不存。(趙明誠《金石錄卷九》、王象

之《輿地碑記目卷一.處州碑記.唐李繁孔子廟記》、方崧卿《韓集舉正敘錄

》。)

二、唐.懿宗咸通四年(八六三)王宗(通)古重立本

   董逌《廣川書跋卷九》:「唐咸通四年(八六三)刺史王通古重立。‥‥‥至

僖宗而碑已廢。」

三、北宋.徽宗宣和中重刻本(以任迪所書碑重刻,此即方崧卿《韓集舉正》所據

之石本)

方崧卿《韓集舉正敘錄》:「今廟碑乃宣和閒以任迪所書碑重刻,但增注一二

今文於其旁,此為亂真耳;然正文自得其舊也。」

四、南宋.韓醇及文讜所記另一石本(碑記不載年月日,與宣和刻本不同)。

魏本引韓醇曰:「碑記不載年月日,第云『朝散大夫國子祭酒賜紫金魚袋韓愈

撰』。公為祭酒在元和十五年(八二○)。」 

文注:「《石本》云:『〈處州孔子廟碑記〉,朝散大夫國子祭酒賜紫金魚袋

韓愈撰,無立碑年月日。』」 案:此碑無立碑年月日,當與方氏所據《石本

》不同。

五、南宋.寧宗嘉定十七年(一二二四)王夢龍重立本(陳孔碩篆書,宣和刻本之

翻刻)

此為翻宣和刻本。參見屈守元《韓愈全集校注》(四)頁二四三一。

王昶《金石萃編卷一○八》。

六、明.王俸校補模刻陳孔碩篆書、王夢龍重立本。 

參見屈守元《韓愈全集校注》(四)頁二四三一。

王昶《金石萃編卷一○八》。

●:檢索記號:87.6.28.

=============================

《唐集敘錄.昌黎先生集》摘要

 萬曼著 明文書局 一九八二年二月初版

01 韓愈文集是長慶四年(八二四)韓愈逝世後由門人李漢編輯的,計「賦四、古詩

二百一十、聯句十一、律一百六十、雜著六十五、書啟序九十六、哀辭祭文三十

九、碑誌七十六、筆硯鱷魚文三、表狀五十二,總七百(或作七百一十六,或作

七百三十八。...這個本子經過五代亂離,並沒有散佚,所以《崇文總目》著

錄,仍為四十卷。

02 宋以前韓集流布的情形,無從考查,但據方崧卿《韓集舉正》序文中提到的,有

唐令狐(澄)氏本、南唐保大(九四三-九五七)本和趙德文錄本。

03 宋初,柳開(九四七-一○○○)有《昌黎集後序》(《河東先生集》十一),

穆修(九七九-一○三二)在《唐柳先生集後序》中也說韓集得其全。所以宋人

對於韓集的整理,不必像李、杜集那樣,首先把精力用在輯佚補綴讓。但是由於

各本輾轉傳鈔,訛誤甚多,校正異同,必不可少。

穆修獨好韓柳,《穆參軍遺事》引《辨惑》云:

04 「穆參軍老益家貧,家有唐本韓柳集,乃丐於所親厚者,得金募工鏤板印數百部

,攜入京師相國寺,設市鬻之。...不過穆修刻本,卻不能說是宋代最早的刻

本,因為同時還有祥符杭本和蜀本在通行。

05 祥符杭本,據方崧卿說,係杭州明教寺大中祥符二年(一○○九)所刊,當時還

沒有外集,內容和閣本多同。可見祥符本才是宋代最早的一個刻本。

06 此外,蜀中也有刻本,歐陽修《記舊本韓文後》說他兒童時在漢東大姓李氏家「

得《昌黎先生文集》六卷,脫略顛倒無次第」,後來加以補綴校定,一直藏為舊

物,並且還說「集本出於蜀,文字刻畫,頗精於今世俗本」。朱熹在《韓文考異

》序中說:「觀其自言為兒童時得蜀本韓文於隨州李氏,計其歲月,當在天禧(

一○一七-一○二一)中年,且其書已故弊脫略,則其摹印之日與祥符杭本,蓋

不知其孰先孰後。」這個本子,後來不見傳述,宋人所為蜀本率指嘉祐(一○五

六-一○六三)蜀本而言,所以朱熹又說:「而嘉祐蜀本,又其子孫明矣。」所

謂嘉祐蜀本,據方崧卿言係蜀人蘇溥所校劉、柳、歐、尹四家本,嘉祐中刊於蜀

,故傳於世云。

07 歐陽修對於韓集的校勘是用過一番功夫的,《集古錄》八,治平元年(一○六四

)寫的《唐田弘正家廟碑跋尾》云:「余家所藏書萬卷,惟《昌黎集》是余為進

士時所有,最為舊物。自天聖以來,古學漸盛,學者多讀韓氏,而患集本訛舛。

惟余家本,屢更校正,時人共傳,號為善本,及後集錄古文,得韓文之刻石者,

如羅持神、黃陵廟之類,以校(余家)集本,舛謬尤多。若田弘正碑,則又尤甚

。蓋由諸本不同,往往妄加改易,以碑校集(印本與刻石多同,當以為正),初

未必誤,多為校讎者妄改之。乃知文字之傳,久而轉失其真者多矣。則校讎之際

,決於取捨,不可不慎也。」

08 宋人所聞韓文,除上述杭本、蜀本外,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四上:《韓愈集》

四十卷,集外文一卷。晁氏記云:「其集屢經名人是正,其訛舛絕少。但編次殊

失倫類,有暇日者,宜在編之。」所為「殊失倫類」,不知何指,也不知所據為

何處本。

09 朱熹《韓文考異》外集二《與顛師書》注云:「此書諸本皆無,惟嘉祐小杭本有

之,其篇次在此」云云,知希弁所謂杭本,即後來所謂小字杭本也。

10 白文韓集,上列各本外,在宋代比較著名的還有李左丞漢老,謝參政任伯所校

祕閣本,這就是朱熹說的「閣本」,所謂「杭蜀以舊閣以官」者是也。

11 據方崧卿《韓集舉正》序文中說:「李、謝之校閣本,最為詳密,字之疑者,皆

標同異於其上,故可以為據」。又云:「大抵以公文石本之存者校之閣本常得十

九,杭本得十七,而蜀本得十五六焉。」所以方氏《舉正》,多依閣本。此外還

有謝克家本、李■本、洪興祖本及晁本、潮本、泉本等。

12 韓文除正集四十卷外,宋人還做了一些輯佚補綴的工作。最初是外集一卷,據陳

振孫說:係劉煜所錄二十五篇,而附以石刻聯句詩文之遺見於他集者,附刻於嘉

祐蜀本。後來又併《順宗實錄》析為七卷,李漢序明言收拾遺文,無所失墜。《

順宗實錄》本不在集中。所以陳振孫又說:「然則世所謂外集者,自《實錄》外

,皆訛妄,或韓公及其婿所刪者也。」

13 江陰葛嶠為南安守刻韓柳集時,以大庾丞韓郁(案《文獻通考》作韓都,《宋史

.藝文志》作彭郁)所編注諸本無外集者并考教疑誤輯佚事共為外鈔,凡八卷附

刻於正集。《宋史.藝文志》有《韓文外鈔》八卷,當即此種。但除附於陳振孫

所見本外,他本未見,單行本亦不見於其他著錄。

14 宋槧白文韓集,至今仍然存在的,據各家著錄,有下列數種:

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有錢求赤校宋榜《昌黎先生文集》四十卷,外集十卷。傅增湘

疑即祥符杭本(《藏園群書題記》卷五,頁十九)。此本係錢求赤借得宋本小字

杭本校勘的,和方崧卿所云杭本,一一吻合,所以瞿氏也說「疑即祥符杭本」。

15 又,日本福井榕亭崇蘭館亦藏《昌黎先生文集》四十卷、外集十卷一種,澀江全

善《經籍訪古志》亦著錄。

16 百宋一廛另藏一殘小字本《昌黎先生集》,黃丕烈云:「每半葉十一行,每行

廿字,所存卷一至十,字畫方勁而未有注,當是北宋槧。此本後歸弼宋樓,乃張

敦仁舊藏。

17 此外,楊氏海源閣也藏一南宋本,闕二十一卷(文集卷五至卷七、卷十七至卷十

九、卷二十至卷二十四、外集十卷)

18 又《北京圖出館善本書目》有《昌黎先生文集》四十卷。宋刻本,存十五卷(一

至六、八至十六)其中卷十至十六配其他兩宋刻本,有翁同書、良庠、汪鳴鑾跋

19 宋人對韓集的整理,首先把力量集中在校勘上。在這方面用力最勤的當然要數穆

修和歐陽修。歐陽修的校本,在當時是具有一定權威性的,不過沒有鏤版,所以

流布不廣。穆修本雖然印行過,但在北宋諸本中不見影響,很少有人提及。結果

各本之間參差不一,因此學者就必然要求一個能夠吸收各本優點的綜合版,方崧

卿的《韓集舉正》就是為了適應這個要求而產生的。

20 方崧卿,蒲田人,宋孝宗時嘗知台州軍事。書名《舉正》,趙希弁云:「唐儒郭

京有《周易舉正》三卷,蓋以所得王輔嗣、韓康伯注定真本、舉正傳本之訛,題

義取此」(郡齋讀書附志》五下)。他用以校讎的各本,以祥符杭本、嘉祐蜀本

、李、謝所校閣本為主。詩歌則校以唐令狐氏本。碑志祭文則以南唐保大本兼訂

。同時又參以石本、古本、校本及《趙德文錄》、《文苑英華》、《文粹》等書

。對於當時刊行的杭監本、潮本、袁本也都涉及。校例是「當刊正者以白字識之

,當刪削者以圈毀之,當增益者位而入之,當乙者乙而倒之,字須兩有而或當旁

見者,則姑注于其下,不復標出」。前有自序,末有後跋。淳熙己酉(一一八九

)刊於南安。

21 方氏書出後,一時傳為善本。不過後來朱熹又因之為考異,《考異》行而《舉正

》幾廢,僅賴一些影寫本流傳。清四庫館得朱筠家藏淳熙宋槧著錄後,商務印出

館又據文淵閣本影印,這才得以大傳於世。

22 在方氏《韓集舉正》的基礎上再進一步的著作,就是朱熹的《韓文考異》。朱

熹除作序外,又書其前云:

此集今世本多不同,惟近歲南安軍所刊囔氏校定本,號為精善,別有《舉正》

十卷,論其所以去取之意,又他本之所無也。然其去取以祥符杭本、嘉祐蜀本

及李、謝所據館閣本為定,悉考眾本之同異,而一以文勢義理及他書之可證驗

者決之,茍是矣,則雖民間近出小本不敢違;有所未安,則雖官本、古本、石

本不敢信。又各詳著其所以然者以為《考異》十卷,庶幾去取之善者,覽者得

伍而筆削焉。

23 朱熹有《修韓文舉正例》二則(見《朱文公集》)云:

  大書本文定本,上下無同者,即只出一字;有同者,即并出上一字;疑是

多者,即出全句。

  字有差互,即注云某本作某,某本作某(二字及全句下即注首加本字,後

倣此)今按云云當從某本(本同者即前云某某本後云某某本,後倣此)。字有

多少,即注云某本有某本無;字有顛倒,即注云某某字本作某某,今按以下並

同。

24 後來王伯大重編韓集的時候把它散入到各句之下,以便尋覽,於朱熹原本面目全

失。清康熙戊子(一七○八)李光地得語溪呂氏(呂晚村)家藏宋槧,疑是朱熹

門人張元德(洽)所刻,屬徐用錫(壇長)校讎翻雕。謂書計十一萬七千九百餘

字,則張洽所刻,似亦為全集,特附《考異》於後,另為一編。云疑是朱熹門人

張元德所刻,則又未見張帢原跋矣。光地歿後,版佚,所以傳本頗稀。(光緒中

新陽趙氏以李本重為刊行,版亦旋燬於火,見《郋園讀書記》七。)章學誠曾見

此本。

25 除了校勘工作以外,對韓集的註釋,宋人也做了不少工作。最早的注釋本當蜀樊

汝霖的《韓集譜註》,凡四十五卷。陳振孫《書錄解題》云:「樊汝霖,字澤之

,金堂人,宣和六年(一一二四)進士,仕至瀘帥以卒,玉山汪端明志其募。」

除《譜註》外,他還有《寒文公志》五卷,集碑誌祭文序譜之屬為一編。不過樊

註除在其後一般集註本中有所徵引外,單行本久佚,就是陳振孫也說「《譜註》

未之見」。

26 和校勘本一樣,註釋本也是到南宋才盛行的。淳熙丙申(一一七六)有韓醇注的

《新刊詁訓唐昌黎先生文集》五十卷。此書《天祿琳琅》作五十一卷,計正集四

十卷、外集十卷、遺文一卷。前後俱無序跋。韓醇,《宋史》不載。宋刻五百家

詁訓本列諸儒姓氏,載醇字仲韶,卷一下標「臨邛韓醇」,當為臨邛人。《天祿

琳琅》所藏本,乾隆題為所貯韓集當以是本為第一。

27 聊城楊氏海源閣亦有此書。莫友芝云:「訓詁柳集,亦出醇手。書後有作於孝宗

淳熙丙申稱世所傳昌黎文公文,雖屢經名儒手,余昔校以機集,其舛誤尚多,用

為之訓詁云云,則醇為愈裔可知。

28 又,文讜經進詳注本。傅增湘云:讜為蜀之普慈人,開版於眉州,其名為五百家

中所不見。此本曾見海源閣藏書目,今存北京圖書館,題《新刊經進詳註昌黎先

生文》四十卷、外集十卷、遺文三卷。宋文讜註、王儔補註。附以《韓文公志》

三卷,當即樊汝霖所著,惟作三卷,與《書錄解題》不同。此書卷十二至十八缺

,配以另一無註宋刻本。傅氏為異日倘得所假手,重付雕鐫,斯亦吾輩後學之責

也。過去商務印書館影印過《舉正》和《考異》,韓、文二註,幾乎都成為海內

孤本,也都是需要及時覆印的。

29 再一個注釋本,就是祝充的音注本,《音注韓文公文集》四十卷、外集十二卷

。浭陽張允亮(庾樓)跋云:「右宋本《音注韓文公文集》四十卷、外集十二卷

。敦字減筆,避光宗嫌名,紹熙(一一九○-一一九四)時刻也。槧印精良,字

畫方整,望而知為浙刊。注文專研訓詁,簡當有法。惜未注撰人姓氏。以方氏《

韓集舉正》勘之,與所舉浙本有合有不合。後取《五百家昌黎先生集》對校,則

所採文溪祝氏說與注皆同。惟魏氏集舉諸家,不無刪節,遂不若原注之詳盡耳。

(按:傅增湘曾用與魏氏本對勘,祝注幾悉數收入。其文字詳略,頗不盡同。有

全祝注而文字略加刪節者;有魏本所採祝注音釋加詳而此本乃僅存其半者;有所

引祝注全條為此本所無者。因斷此本為注本之節本,仲舉採輯時所據乃為全本。

30 祝氏名充,字廷實。文溪,水名,在明州南四十里,隸兩浙東路。此為祝氏原刻

,仍浙本也。書中標題,不書昌黎先生,外集與遺文傳序通作十二卷。外集不收

《與大顛書》、《贈河陽李大夫》及《苦寒歌》二首,遞列正集卷七末。據瞿氏

云,錢所校為宋刻小字浙本,則祝氏所據非呂本,蓋小字杭本也。又按:呂本,

宋人無此,張氏誤。傅氏又云:此書晁、陳兩家皆不載,馬端臨《經籍考》、《

宋史.藝文志》亦無之。按:《宋史.藝文志》此書凡兩見,一為祝充《韓文音

義》五十卷,一為祝光《韓文音義》五十卷。光當為充之訛,但稱五十卷,為小

異耳。

31 校勘和注釋之外,辨證工作,宋人也做了一些:呂大防《韓文公年譜》外,樊汝

霖有《韓文公年譜》及《韓文公志》五卷(見《讀書解題》)。洪興祖也有《韓

文公年譜》(見《宋史.藝文志》)等。這些除個別單行外,多半附見在各種韓

集板本中。至於評論文字,因為不屬本文範圍,不再列舉。

32 由於對韓集的研究範圍逐漸擴大,版本繁多,學者很難畢覽,於是在南宋末年應

時而起的是更大規模的綜合編輯工作。這種工作如果由當時學者來從事,自然可

以做出很好的成績;但實際上多半由坊肆主持,一方面儘量誇張,一方面卻不免

因簡就陋。這種本子以《五百家注》本為最典型。

33 《新刊五百家注音辨昌黎先生文集》這個本子《四庫》著錄,為文集四十卷,評

論詁訓音釋名氏一卷。《天祿琳琅書目》宋版集部有兩種:一本正集四十卷、外

集十卷,前載引用書目一卷,評論詁訓音釋諸儒名氏一卷,韓文類譜七卷;一本

多昌黎先生序傳碑記一卷,看韓文綱目一卷,別集一卷,論語筆解十卷,文集後

序五篇,而無韓文類譜。錢塘丁氏八千卷樓藏宋慶元刊本一部:文集四十卷,外

集十卷,附評論詁訓音釋諸儒名氏一卷,昌黎先生序記碑銘一卷,韓文類補十卷

。其內多寡各不相同,蓋因宋槧本輾轉流傳,互有散佚耳。

34 《天祿琳琅書目》記云:「宋史.藝文志》及《文獻通考》皆不載是書,書中亦

無纂集人名氏,惟正集目錄後有木記曰:慶元六■(一二○○)孟春建安魏仲舉

刻梓於家塾。一即為仲舉集注。當時係韓柳並刊,柳集引用書目中載仲舉名懷忠

。」《四庫總目提要》云:「實當時坊本也。」《善本書室藏書志》云:「仲舉

名懷忠,殆麻沙坊肆之領袖也。」所謂五百家,《天祿琳琅書目》統計詁訓音釋

有名氏者一百四十八家,新添逸姓氏者二百三十家,合計三百七十八家。《四庫

總目提要》云:「自唐燕山劉氏迄潁人王氏共一百四十八家,又附以新添集注五

十家,五注五十家,廣注五十家,釋事二十家,補音二十家,協音十家,正誤二

十家,考異十家,統計三百七十八家,不足五百之數。而所以云新添諸家,皆不

著名氏,大抵虛構其目,務以炫博,非實有其書。」這種本子,在當時說來,自

非善本,但時至今日,由於它多少保存了一些久已散佚的專著,卻又不得不歸功

於那些純粹商業觀點的坊肆編輯家。章學誠在《〈韓文五矮家注〉書後》中評論

道:「向使專門治韓之書,如叢書之例,盡刻其全而次附本集之後,三百餘家姓

氏,凡有言議涉於韓者,悉採無遺,廣則欲其極備,精以明專家之長,而備以待

採擇之便,二者交資而不可偏廢者也。若標名博大而按實頗疏,君子無所取也。

」但是這卻不能要求那仰坊肆闆鼻息的魏懷忠。

35 此書元明以來未見覆刻,清乾隆中江西有仿宋刻本,後商務印書館以丁氏藏本影

印。

36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題晦庵朱先生考異,留耕王先生音釋,文集四十卷,

外集十卷,集傳遺文二卷。前有朱熹《韓文考異序》、保慶三年王伯大、諸家姓

氏、李漢序、汪季路《書朱文公校集凡例》、次目錄。留耕王先生者,名伯大,

字幼學,號留耕,福州人。嘉定七年進士,理宗朝官至端明殿學士拜三知政事,

事蹟具《宋史》本傳。天祿琳琅藏有宋麻沙本,識云:「留耕王先生倅南劍時,

將考異附正集本文下,又集諸家所定音釋於通卷之左。今本重所刊,係將劍州官

本為據,併將音釋附正集焉。」朱熹《韓文考異》本來單行,王伯大把它散附在

各句之下,以便觀覽。同時又採集洪興祖、樊汝霖、孫汝聽、韓醇、祝充之說著

為音釋,各附篇末。至於麻沙本,不詳何人編輯,又把王伯大所輯音釋散注各句

之下,此本流行,王伯大原來的所謂南劍官本,竟絕跡天壤。陸心源云:「此本

字畫圓整,訛字亦少,宋季麻沙善本也」(《宋麻沙槧〈韓文考異〉跋》、《儀

顧堂續跋》十二)。但李光地《翻刻宋本〈韓文考異〉後跋》極詆此本之舛訛遺

漏不一而足,蓋經兩番改攦,勢所必然。此本自宋以來,翻刻極多。宋槧本,《

天祿琳琅》後編仍著有紹定癸巳(一二三三)臨江軍學刊大字本及另一不著年代

的中字本。《皕宋樓藏書志》有周九松原藏每葉十六行,每行二十三字,大黑口

麻沙本。元代刻本,《經籍訪古志》六著錄至元辛巳(一二八一)日音書堂重刊

本,常熟瞿氏收林鴻、黃琴六等舊藏元時書肆本,錢唐丁氏收明南京翰林院舊藏

元刊小字本,聊城楊氏收吳郡韓鄃酌白堂藏元槧元印本,羅振常曾見祁淡生、張

蓉鏡舊藏元刊元印本。明代的刻本,有洪武十五年(一三八二)勤有堂刻本,洪

武二十一年(一三八八)書林王宗玉刻本,不著年代的另一明初刻本,嘉靖中安

正書堂刻本,萬曆三年(一五七五)重修本,萬曆乙巳(一六○五)高安朱吾弼

本等。《四部叢刊》據王宗玉本影印,誤以王宗玉譯語歲舍戊辰為元天曆元年,

定為元槧本,其實明初刻本也。

37 除上述兩本外,宋代最後的一個綜合本是《世綵堂昌黎先生集注》,正集四十卷

,外集十卷,遺文一卷。廖瑩中咸淳(一二六五-一二六八)年間編。這個本子

除綜合舊本外,廖氏並加入了一些新的資料,可見廖氏目的是要把宋人在校勘、

註釋、辨證各方面的成果做一次最號的總結以集其大成。不過由於廖瑩中是賈似

道門客,不為人重。明代經東雅堂翻雕後,才大為盛行。但世綵堂原本,清末猶

存。...後上海蟫隱廬曾據以影印。

38 東雅堂本,是明萬曆中徐時泰就世綵堂本覆刻的,據丁丙說,這個本自和原本

毫髮不差,只是削去其名字,開版年月及世綵堂等字樣,版心下改刻東雅堂三字

。這個本子出來以後,可以說是諸本皆廢,成為韓文唯一流行的本子,所謂「東

雅堂韓文」是也。清代有冠山堂重修本、蘇局覆刻本。中華書局《四部備要》也

是用這個本子校刊的。章學誠《都東雅堂校刻韓文書後》對此本有極詳盡的評論

,見《校讎通義》外編。大抵謂此本「約既不精,增又不盡,所求非其所用,所

志非其所為,世傳以為佳本,相與矜之,誠不知其何所取也」。最後稱「此書於

韓集雖未為至,而剞劂精良,款識古雅,置之案間,摩挲寶玩,蓋亦不可少之物

也。」

39 總之,宋人對於韓集的整理研究是有一定的貢獻的。最後三個本子(魏仲舉本、

王伯大本、廖瑩中本)都有著綜合成果的趨向,尤其是世綵堂本。但是無論在學

力上,在編輯技術上,都有缺點,不能很好地把宋人的成果真正總結起來。這個

工作顯然還是需要後人來繼續完成的。

40 明朝人對韓集的整理,沒有什摸卓越的成績。除前述各種覆刻宋本外,白文無

注的有游居敬校刊的《韓文》四十卷、外集十卷、集傳遺文二卷,係并《柳文》

合刻的。據說曾用蘇閩舊本參校,嘉靖丁酉(一五三七)刊,嘉靖丙辰(一五五

六)莫如士重刻。註釋本有■李蔣之翹《輯注邯集》五十一卷,也是和柳集并行

的。

41 上列二種,可以說是明人在校勘和注釋方面僅有的貢獻。此外,東吳葛■(清調

)有《校刊韓集》五十三卷盡刪諸家之說,一以朱子考異原文為主,見章學誠《

校讎通義.外編》《葛板韓文書後》。又陳仁錫(明卿)《校刻韓昌黎集》四十

卷,見東莞莫伯驤《五十萬卷樓群書跋文》。仁錫,長洲人,天啟壬戌進士,《

明史.文苑傳》有傳,但所科內容不詳。

42 清人著述,首推雍正丁未(一七二七)陳景雲(少章)的《韓集點勘》,凡四卷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謂「是編取廖瑩珠世綵堂所註韓詩,糾制其誤,因彙持

編。卷首注曰校都雅堂本,以廖註為徐時泰東雅堂所翻雕也。末有景雲自跋:「

稱瑩中粗涉文義,全無學識。其博採諸條,不特遴擇失當,即文義亦多疏舛」,

今觀所校,可據史傳,訂正訓詁,刪繁補闕,較原本實為精密」云。此書有文道

十書本,蘇屬新刻本,又北京圖書館藏有劉氏味經書屋抄本。其次是王元啟(惺

齋)的《讀韓記異》十卷,嘉慶二十二年(一八一七)鍾洪刻本。又道光辛丑(

一八四一)方成珪(雪齋)的《韓集箋正》五卷(附年譜一卷),也是校東雅堂

韓集的,有瑞安陳氏湫漻齋刊本。

43 韓集一向詩文合刊,而且多半偏重韓文,單刊韓詩殊不多見。天祿麟琅藏《宋槧

昌黎先生詩集》一種,有樓■要印。■古字鑰,自然是一個很寶貴的本子。清人

承前代緒餘,在韓詩方面異軍突起,長洲顧嗣立(俠君)的《昌黎詩集註》十一

卷首開其端。顧氏自序稱,他是採擇魏仲舉本、王伯大本及東雅堂本諸注參以己

見的。「舊本存者約計十之四五」云。秀野堂本,康熙三十八年(一六九九)刊

,板刻極精。道光十六年(一八三六)又有膺德堂本,顧注外,增朱彝尊、何焯

二家評點,有彭邦疇序,晰齋博明跋。此外,還有《韓詩增注證訛》一種,也是

十一卷,當塗黃鉞用顧本增證的,其子中民校刻,四明鮑氏刊本。

44 清代韓詩另一名著,是方世舉(扶南)的《韓昌黎詩編年箋註》,乾隆二十三年

(一七五八)雅雨堂刊本。方氏以為「註而不箋,則非子夏三百篇小序之旨,又

不得孟子以意逆志、知人論世之義」,但箋必須編年,「年不重編,詩終多晦」

。因此,「一一考諸史,證諸集,參之旁見側出之書,以詳其時,以箋其事,以

辨諸機之說」。德州盧見曾為之刊行,序:「為扶南老矣,將售是書以為買山計

。余既歸其貲,且付剞劂」云。既歸其貲,復不沒其名,盧氏可為有識。最後(

一九二九)年蔣箸超(抱玄)有《註釋評點韓昌黎詩》,觀其自序,乃以膺德堂

本為底本,就顧註及朱、何二氏評點基考定,自為較之就本,十增四五。但似未

見雅雨堂本。有會文堂排印本。

45 單行韓文,清代有盧軒《韓筆酌》驪三十卷。雍正八年(一七三○)舍毆成崟校

刊。此本有文無詩,故曰筆。宋犖跋云:「盧子亦以研究韓文者二十餘年,嘗彙

集唐宋諸家之議論,注解而折衷之,自為鉤勒點次,凡章法、句法、字法及波灡

意度之所以然者,莫不犁然有當,一一見作者之用心。」此本係分類重編,非集

本舊第,版成又增方苞評語於上方。盧本外,又有光澤高澍然《韓文故》十三卷

(首一卷),道光丙申(一八三六)■怏軒刊,宣統庚戌(一九一○)雲南學務

公所重刊。又嘉慶間寧國縣學博吳門沈欽韓有《韓集補注》一種,《四庫簡目標

注》云宋刻,《清史稿.藝文志》作四十卷。

46 一九五七年,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出版了馬其昶(通伯)的《韓昌黎文集校注》

,據馬茂元敘例云,此本乃馬試就東雅堂本批校,光緒二十年過錄張裕釗、吳汝

綸二家評語,光緒三十三年又博採諸家之說,補苴舊注,增益十倍於前。「於沈

文起云:名欽韓,吳縣人,嘉慶丁卯舉人,寧國訓導,有《韓集補注》,為見傳

本。健父以重金購得其初注手稿,寫於覆刻東雅堂本,行間眉上幾滿。沈病宋人

所注率空疏臆測,故徵引極繁富;然往往失之支蔓,尤喜醜詆朱子,今擇其精要

者要刪之」云云。蓋馬氏欲為韓集作注未成,此本乃馬茂元據原稿勘校,編次成

書者。又《韓昌黎詩繫年集釋》一種,也是該社出版,錢仲聯集釋。所據各本及

採輯諸家姓氏,詳載冊端,不贅錄。(完)85.7.31.16:08 強烈颱風賀伯襲台之

日。

==========================

《唐集敘錄.昌黎先生集》(全文)

 萬曼著 明文書局 一九八二年二月初版

  韓愈文集是長慶四年(八二四)韓愈逝世後由門人李漢編輯的,計「賦四、古詩

二百一十、聯句十一、律一百六十、雜著六十五、書啟序九十六、哀辭祭文三十九、

碑誌七十六、筆硯鱷魚文三、表狀五十二,總七百(或作七百一十六,或作七百三十

八。方崧卿云:「考其數皆不合,而始從閣本。杭本以為唐本舊如此。既非文義所繫

,今亦不能深考),并目錄合為四十一卷,目為《昌黎先生集》傳於代。」這個本子

經過五代亂離,並沒有散佚,所以《崇文總目》著錄,仍為四十卷。

  宋以前韓集流布的情形,無從考查,但據方崧卿《韓集舉正》序文中提到的,有

唐令狐(澄)氏本、南唐保大(九四三-九五七)本和趙德文錄本。宋初,柳開(九

四七-一○○○)有《昌黎集後序》(《河東先生集》十一),穆修(九七九-一○

三二)在《唐柳先生集後序》中也說韓集得其全。所以宋人對於韓集的整理,不必像

李、杜集那樣,首先把精力用在輯佚補綴讓。但是由於各本輾轉傳鈔,訛誤甚多,校

正異同,必不可少,穆修說道:「至所缺墜,亡字失句,獨於集家為甚。志欲補其正

而傳之,多從好事訪善本,前後累數十,得所長輒加注竄。遇行四方遠道,或他書不

暇持,獨齎韓集以自隨,靜會人所寶有,就假取正。凡用力于斯,已蹈二紀外,文始

幾定。」從這段話堨i以想像當時韓文舛訛的情形。宋初,孫、丁、楊、劉為文詞之

雄,學者方從事聲律,未知為古文。穆修獨好韓柳,《穆參軍遺事》引《辨惑》云:

「穆參軍老益家貧,家有唐本韓柳集,乃丐於所親厚者,得金募工鏤板印數百部,攜

入京師相國寺,設市鬻之,伯長坐其旁,有儒生數輩至其肆輒取閱。勃軮奪取怒視謂

曰:「先輩能讀一篇,不失一句,當以一部為贈。自是經年不售。」不過穆修刻本,

卻不能說是宋代最早的刻本,因為同時還有祥符杭本和蜀本在通行。祥符杭本,據方

崧卿說,係杭州明教寺大中祥符二年(一○○九)所刊,當時還沒有外集,內容和閣

本多同。可見祥符本才是宋代最早的一個刻本。此外,蜀中也有刻本,歐陽修《記舊

本韓文後》說他兒童時在漢東大姓李氏家「得《昌黎先生文集》六卷,脫略顛倒無次

第」,後來加以補綴校定,一直藏為舊物,並且還說「集本出於蜀,文字刻畫,頗精

於今世俗本」。朱熹在《韓文考異》序中說:「觀其自言為兒童時得蜀本韓文於隨州

李氏,計其歲月,當在天禧(一○一七-一○二一)中年,且其書已故弊脫略,則其

摹印之日與祥符杭本,蓋不知其孰先孰後。」這個本子,後來不見傳述,宋人所為蜀

本率指嘉祐(一○五六-一○六三)蜀本而言,所以朱熹又說:「而嘉祐蜀本,又其

子孫明矣。」所謂嘉祐蜀本,據方′崧卿言係蜀人蘇溥所校劉、柳、歐、尹四家本,

嘉祐中刊於蜀,故傳於世云。

  歐陽修對於韓集的校勘是用過一番功夫的,《集古錄》八,治平元年(一○六四

)寫的《唐田弘正家廟碑跋尾》云:「余家所藏書萬卷,惟《昌黎集》是余為進士時

所有,最為舊物。自天聖以來,古學漸盛,學者多讀韓氏,而患集本訛舛。惟余家本

,屢更校正,時人共傳,號為善本,及後集錄古文,得韓文之刻石者,如羅持神、黃

陵廟之類,以校(余家)集本,舛謬尤多。若田弘正碑,則又尤甚。蓋由諸本不同,

往往妄加改易,以碑校集(印本與刻石多同,當以為正),初未必誤,多為校讎者妄

改之。乃知文字之傳,久而轉失其真者多矣。則校讎之際,決於取捨,不可不慎也。

」並且舉例說明印本常與碑文相合,而校本反因妄改而異。像這樣的跋尾,在《集古

錄》中有好幾段,這就給後來人研究韓文開闢了一條新途徑-校讎。這當然和當時韓

文日漸盛行有關,因為一字之差,對學習韓文的人來說,是關係重大的。

  宋人所聞韓文,除上述杭本、蜀本外,晁公武《郡齋讀書志》四上:《韓愈集》

四十卷,集外文一卷。晁氏記云:「其集屢經名人是正,其訛舛絕少。但編次殊失倫

類,有暇日者,宜在編之。」所為「殊失倫類」,不知何指,也不知所據為何處本。

趙希弁《讀書附志》三下云:

     《昌黎先生文集》四十卷、外集三卷、《順宗實錄》五卷、附錄三卷。

  右唐韓愈退之之文也。《讀書志》云:《韓愈集》四十卷、集外文一卷。

   希弁所藏合五十一卷。嘗以宜春新舊本并饒本參校,又以嘉祐壬寅所刊杭本是

正之。饒本刊年譜於目錄之後,刊附錄於外集之前,又附錄止載九篇,而先後

共刊五序,柳開但曰後序,亦不書其姓名。杭本並無目錄、年譜、附錄,亦無

柳開一序,趙德之序文錄列於李漢之先,歐陽修之記,舊本較之他集則異。他

本所載者六百二十七字,杭本所刊者一百六十二字。以嘉祐壬寅考之,歐陽方

在政府,刊者不應謬誤,豈非後來更改而然歟?

     遂寫杭本歐陽之序,饒本汲公之記,續於附錄之後。石守道、秦少游、張

文潛之論,黃魯直、講穎叔、李伯紀之詩,鄭介甫之祭文,陳元定之集序,黃

直卿之記新廟,真希元之記祠堂,又寫附歐、呂二公之後。而諸賢評論先生之

文者,各以其說注於逐篇之上,若夫委縷大學宜序天臺之屬,此先生除都官郎

之誥詞也,當考誰行;逸緒博文,此先生諡文公之法也,當考誰議;有所謂示

浩初序之書者,王逢原代先生之作也;續駑驥行之詩者,李泰伯度先生之說也

。如此類者,亦當著補附錄之缺云。  

  此文敘述饒本、杭本較詳細,可供參考。後文似希弁有意續編韓集附錄,所以羅

列了一些待補的資料。但趙氏所云杭本係新開本,不是祥符舊本。朱熹《韓文考異》

外集二《與顛師書》注云:「此書諸本皆無,惟嘉祐小杭本有之,其篇次在此」云云

,知希弁所謂杭本,即後來所謂小字杭本也。

  白文韓集,上列各本外,在宋代比較著名的還有李左丞漢老,謝參政任伯所校祕

閣本,這就是朱熹說的「閣本」,所謂「杭蜀以舊閣以官」者是也。據方崧卿《韓集

舉正》序文中說:「李、謝之校閣本,最為詳密,字之疑者,皆標同異於其上,故可

以為據」。又云:「大抵以公文石本之存者校之閣本常得十九,杭本得十七,而蜀本

得十五六焉。」所以方氏《舉正》,多依閣本。此外還有謝克家本、李■本、洪興祖

本及晁本、潮本、泉本等。

  韓文除正集四十卷外,宋人還做了一些輯佚補綴的工作。最初是外集一卷,據陳

振孫說:係劉煜所錄二十五篇,而附以石刻聯句詩文之遺見於他集者,附刻於嘉祐蜀

本。後來又併《順宗實錄》析為七卷,李漢序明言收拾遺文,無所失墜。《順宗實錄

》本不在集中。所以陳振孫又說:「然則世所謂外集者,自《實錄》外,皆訛妄,或

韓公及其婿所刪者也。」朱熹校《昌黎先生外集》有題識云:

     諸本外集分為十卷,凡三十四篇,不知何人所編。據行狀云:「有集四十

卷,小集十卷」,亦不知便是此外集與否。方云只據蜀本定錄二十五篇,其篇

目次第,皆與諸本不同,以為可以旁考而的然知為公文者。然蜀本劉燁(煜)

序乃云後集外《順宗實錄》為十卷,則似亦以《實錄》入於其中,皆不知其何

說也。惟呂夏卿以為《明水賦》、《通解》、《崔虞部書》、《河南同官記》

皆見於《趙德文錄》,計必德親受於文公者,比他本最為可信。而李漢不以入

集,則疑凡外集所載,漢亦有所未得,未必皆其所勿浀噁,其說近是。故今且

比諸本而考其真偽異同之說,以詳註於其下,其甚偽者,即雖不載其文,而猶

存其目,使讀者猶有考焉。其石刻聯句遺詩文等,則從方本錄之,以補外集之

闕。又諸本有遺文一卷,方本亦多不錄,今亦存之,以附於後。

  朱熹這段話,可以說明外集及遺文、遺詩的編輯情況。不過在南宋已經無從查考

它們的編者和出處,我們今天就更無從探索了。

  江陰葛嶠為南安守刻韓柳集時,以大庾丞韓郁(案《文獻通考》作韓都,《宋史

.藝文志》作彭郁)所編注諸本無外集者并考教疑誤輯佚事共為外鈔,凡八卷附刻於

正集。《宋史.藝文志》有《韓文外鈔》八卷,當即此種。但除附於陳振孫所見本外

,他本未見,單行本亦不見於其他著錄。

  宋槧白文韓集,至今仍然存在的,據各家著錄,有下列數種:

瞿氏鐵琴銅劍樓藏有錢求赤校宋榜《昌黎先生文集》四十卷,外集十卷。傅增湘疑即

祥符杭本(《藏園群書題記》卷五,頁十九)。此本係錢求赤借得宋本小字杭本校勘

的,和方崧卿所云杭本,一一吻合,所以瞿氏也說「疑即祥符杭本」云:

     前李序有結銜云:門人朝議郎行尚書屯田員外郎史館修撰上柱國賜緋魚袋

李漢編。方′崧卿謂蜀本亦同。後有歐陽修《記舊本韓文後》、呂夏卿《後序

》二篇。其遺文一卷則無之。每半葉十五行,每卷前俱載題目,其字句異處與

《朱子考異》所云或作者合,而《考異》所載尚未全,如《石鼎聯句詩序》:

「自衡山來」,山下注蔡作「岳」。「長頸而高結」,注介甫本無「高」字。

「子為我書吾句」,下注菜無「吾句」二字。「詩旨有似譏喜」,詩下注介甫

作「思」。「喜思益苦」,下注舊本作「吟」。「劉把筆吾詩」云云下注菜本

云劉進士把筆則又高吟聯詩云云。「又似無足」,似下注菜作「′驚」。「值

此傍路坑」,傍下注王作「過」。「徒示堅重性」,重下注一作「貞」。「全

勝瑚璉貴」,勝下注舊本作「服」。此皆可備參覈;而未及舉者,其餘尚多,

不勝數也。篇次與《考異》本同,惟《贈河陽李大夫苦塞歌》二首,列仗集第

七卷末,不入外集中為稍異耳。

但方崧卿明言「未有外集」此則可疑。王國維似亦見及此本,《兩浙古刊本考》云:

「方崧卿《韓集舉正》敘錄祥符杭本,杭州明教寺大中祥符二年(一○○九)所刊本

,時尚未有外集,與閣本多同。洪慶善謂劉統軍碑,傍本作反柩於京師,後得祥符間

印本,教乃作反機,蓋此本也。劉碑世有石本,實作久機,則知此本為最近古。頃嘗

於姜祕監輔之家得校韓文一帙,考訂頗密,亦以此本為正而參之己見。又李漢老本,

每字揭注閣本、舊本貳語,所謂舊本,亦此本也。信知前輩取與之不謬,獨恨此本斷

爛多字,難遍考,尚賴姜本以相疵參對云」。不過王氏卻沒有說明在何處得見此本。

  又,日本福井榕亭崇蘭館亦藏《昌黎先生文集》四十卷、外集十卷一種,澀江全

善《經籍訪古志》亦著錄:

  前有李序,題昌黎邊生文集序,門人李漢編并序;次文錄序,題天水趙誌

;次韓吏部文公集年譜;次目錄,年譜後有呂大防識語云:「予苦韓文杜詩之

多誤,既讎仗之,又各為年譜以次第其出觸之歲月,而略見其為文之時,則其

歌時傷世,幽憂竊嘆之意,粲然可觀;又得以考其辭力,少而銳,壯而健,老

而嚴,非妙於文章,不足以至此。元豐七年(一○八四)十一月十三日汲郡呂

大防記。」每半版○行,行十八字,界長六寸九分,幅○寸○分。每卷有金澤

文庫印記。

此本為呂大防讎正北宋槧也。所謂「門人李漢編并序」,方崧卿舉正云:「今本或有

并序二字,非是」。可證此為方以前舊槧。惟甲寅災後,不知此本尚存人間否?黃氏

百宋一廛藏一殘本,所存卷二十二至卷二十六,每半葉十行,每行十八字,就行款來

看,似亦為此種。

  百宋一廛另藏一殘小字本《昌黎先生集》,黃丕烈云:「每半葉十一行,每行廿

字,所存卷一至十,字畫方勁而未有注,當是北宋槧。此本後歸弼宋樓,乃張敦仁舊

藏,陸心源跋略云:

  今考粗敘所覯之覯,或密若昏媾之媾,央央叛還遘之遘,或弛而不彀之彀

,或復斷若姤之姤,結構麗匪過之構,投棄急哺■之■,雷電怯呼詬之詬,月

明御溝曉之溝,凡高宗御嫌名,皆為字不成。他如融液煦柔茂之煦,殷其如阜

之殷;窗其兩好樹之樹,曙光青■■之曙,恩澤完■狘之完,厥大誰與讓之讓

,懸樹垂百尺之懸,耿耿水蒼佩之耿,方愬不懲創之懲,祖軒而父頊之頊,大

勾幹玄造之玄,皆缺避甚謹;惟慎字不缺,當為紹興中刊,非北宋本也,蕘圃

誤矣。(《儀顧堂續跋》十二)

此外,楊氏海源閣也藏一南宋本,闕二十一卷(文集卷五至卷七、卷十七至卷十九、

卷二十至卷二十四、外集十卷)每半葉十二行,行二十一字,有元時翰林國史院官書

朱文長印。卷首冠以趙德文錄序,次李漢序,無注,而字句異同註一作雲云者極詳核

(見《楹書隅錄》四)。又《北京圖出館善本書目》有《昌黎先生文集》四十卷。宋

刻本,存十五卷(一至六、八至十六)其中卷十至十六配其他兩宋刻本,有翁同書、

良庠、汪鳴鑾跋。

  宋人對韓集的整理,首先把力量集中在校勘上。在這方面用力最勤的當然要數穆

修和歐陽修。歐陽修的校本,在當時是具有一定權威性的,不過沒有鏤版,所以流布

不廣。穆修本雖然印行過,但在北宋諸本中不見影響,很少有人提及。結果各本之間

參差不一,因此學者就必然要求一個能夠吸收各本優點的綜合版,方崧卿的《韓集舉

正》就是為了適應這個要求而產生的。

  方崧卿,蒲田人,宋孝宗時嘗知台州軍事。書名《舉正》,趙希弁云:「唐儒郭

京有《周易舉正》三卷,蓋以所得王輔嗣、韓康伯注定真本、舉正傳本之訛,題義取

此」(郡齋讀書附志》五下)。他用以校讎的各本,以祥符杭本、嘉祐蜀本、李、謝

所校閣本為主。詩歌則校以唐令狐氏本。碑志祭文則以南唐保大本兼訂。同時又參以

石本、古本、校本及《趙德文錄》、《文苑英華》、《文粹》等書。對於當時刊行的

杭監本、潮本、袁本也都涉及。校例是「當刊正者以白字識之,當刪削者以圈毀之,

當增益者位而入之,當乙者乙而倒之,字須兩有而或當旁見者,則姑注于其下,不復

標出」。前有自序,末有後跋。淳熙己酉(一一八九)刊於南安。

  方氏書出後,一時傳為善本。不過後來朱熹又因之為考異,《考異》行而《舉正

》幾廢,僅賴一些影寫本流傳。清四庫館得朱筠家藏淳熙宋槧著錄後,商務印出館又

據文淵閣本影印,這才得以大傳於世。

  在方氏《韓集舉正》的基礎上再進一步的著作,就是朱熹的《韓文考異》。朱熹

除作序外,又書其前云:

此集今世本多不同,惟近歲南安軍所刊囔氏校定本,號為精善,別有《舉正》

十卷,論其所以去取之意,又他本之所無也。然其去取以祥符杭本、嘉祐蜀本

及李、謝所據館閣本為定,悉考眾本之同異,而一以文勢義理及他書之可證驗

者決之,茍是矣,則雖民間近出小本不敢違;有所未安,則雖官本、古本、石

本不敢信。又各詳著其所以然者以為《考異》十卷,庶幾去取之善者,覽者得

伍而筆削焉。

朱熹原序,作於慶元丁巳(一一九七)。(《朱文公集》及各本皆未注作序年代,此

據萬李間朱吾弼重編,朱宗沐校刊本)當時不知曾否鏤版?趙希弁《郡齋讀書附志》

云:「嘉定戊辰(一二○八)三山鄭自誠刊行並敘其後。但這個本子後世無傳。紹定

己丑(一二二九)朱熹門人張洽通守池陽,以未有善本,命工刊刻,並謂間有愚見一

二,亦各繫卷末云。此本靈石耿文光(斗垣)有藏書,見《萬卷精華樓藏書記》。

  這個本子,原來單行。正文但摘一二字書,所考夾注於下。如陸德明《經典釋文

》之例。朱熹有《修韓文舉正例》二則(見《朱文公集》)云:

  大書本文定本,上下無同者,即只出一字;有同者,即并出上一字;疑是

多者,即出全句。

  字有差互,即注云某本作某,某本作某(二字及全句下即注首加本字,後

倣此)今按云云當從某本(本同者即前云某某本後云某某本,後倣此)。字有

多少,即注云某本有某本無;字有顛倒,即注云某某字本作某某,今按以下並

同。

後來王伯大重編韓集的時候把它散入到各句之下,以便尋覽,於朱熹原本面目全失。

清康熙戊子(一七○八)李光地得語溪呂氏(呂晚村)家藏宋槧,疑是朱熹門人張元

德(洽)所刻,屬徐用錫(壇長)校讎翻雕。謂書計十一萬七千九百餘字,則張洽所

刻,似亦為全集,特附《考異》於後,另為一編。云疑是朱熹門人張元德所刻,則又

未見張帢原跋矣。光地歿後,版佚,所以傳本頗稀。(光緒中新陽趙氏以李本重為刊

行,版亦旋燬於火,見《郋園讀書記》七。)章學誠曾見此本,《朱子〈韓文考異〉

原本書後》云:「朱子《韓文考異》十卷,自王留耕散入韓集正文之下,其原本久失

傳矣。康熙中,安溪李厚庵相國得宋槧本於石門藏書家(按此即指呂晚村,因禁諱其

名),重付之梓,校讎字互,精密纂甚,計字十一萬七千九百有奇。諦審此,乃知俗

本增刪,失舊觀也。第一卷、第四卷第六卷、第七卷,卷尾俱有補注,安溪公親見原

本補注皆作行書,第一卷注文自稱曰洽,故疑為朱子門人張元德所刊,尤非他宋槧本

可比,洵可寶也。」後又稱此種離文別自為書,義理之密,過於古文。論曰:「竊謂

校書必當以是為法,刻古人書亦當取善本校讎之,自為一書者,附刻本書之後,俾後

之人不憚先後檢閱之繁,而參互審諦,則心思易於精入。所謂 一覽而無遺,不如反

覆之覈核也」(見《校讎通義》外編)。《四庫全書》也是據此本著錄。此外,錢塘

丁氏藏另一宋槧本,迭經祁淡生、朱竹■、惠定宇收藏,商務印書館曾據以影印。又

羅振常曾見一明初刻本,係抱經堂藏書,見《善本書所見錄》四。

  除了校勘工作以外,對韓集的註釋,宋人也做了不少工作。最早的注釋本當蜀樊

汝霖的《韓集譜註》,凡四十五卷。陳振孫《書錄解題》云:「樊汝霖,字澤之,金

堂人,宣和六年(一一二四)進士,仕至瀘帥以卒,玉山汪端明志其募。」除《譜註

》外,他還有《寒文公志》五卷,集碑誌祭文序譜之屬為一編。不過樊註除在其後一

般集註本中有所徵引外,單行本久佚,就是陳振孫也說「《譜註》未之見」。和校勘

本一樣,註釋本也是到南宋才盛行的。淳熙丙申(一一七六)有韓醇注的《新刊詁訓

唐昌黎先生文集》五十卷。此書《天祿琳琅》作五十一卷,計正集四十卷、外集十卷

、遺文一卷。前後俱無序跋。韓醇,《宋史》不載。宋刻五百家詁訓本列諸儒姓氏,

載醇字仲韶,卷一下標「臨邛韓醇」,當為臨邛人。《天祿琳琅》所藏本,乾隆題為

所貯韓集當以是本為第一。聊城楊氏海源閣亦有此書。莫友芝云:「訓詁柳集,亦出

醇手。書後有作於孝宗淳熙丙申稱世所傳昌黎文公文,雖屢經名儒手,余昔校以機集

,其舛誤尚多,用為之訓詁云云,則醇為愈裔可知。

  又,文讜經進詳注本。傅增湘云:讜為蜀之普慈人,開版於眉州,其名為五百家

中所不見。此本曾見海源閣藏書目,今存北京圖書館,題《新刊經進詳註昌黎先生文

》四十卷、外集十卷、遺文三卷。宋文讜註、王儔補註。附以《韓文公志》三卷,當

即樊汝霖所著,惟作三卷,與《書錄解題》不同。此書卷十二至十八缺,配以另一無

註宋刻本。傅氏為異日倘得所假手,重付雕鐫,斯亦吾輩後學之責也。過去商務印書

館影印過《舉正》和《考異》,韓、文二註,幾乎都成為海內孤本,也都是需要及時

覆印的。

  再一個注釋本,就是祝充的音注本,《音注韓文公文集》四十卷、外集十二卷。

浭陽張允亮(庾樓)跋云:「右宋本《音注韓文公文集》四十卷、外集十二卷。敦字

減筆,避光宗嫌名,紹熙(一一九○-一一九四)時刻也。槧印精良,字畫方整,望

而知為浙刊。注文專研訓詁,簡當有法。惜未注撰人姓氏。以方氏《韓集舉正》勘之

,與所舉浙本有合有不合。後取《五百家昌黎先生集》對校,則所採文溪祝氏說與注

皆同。惟魏氏集舉諸家,不無刪節,遂不若原注之詳盡耳。(按:傅增湘曾用與魏氏

本對勘,祝注幾悉數收入。其文字詳略,頗不盡同。有全祝注而文字略加刪節者;有

魏本所採祝注音釋加詳而此本乃僅存其半者;有所引祝注全條為此本所無者。因斷此

本為注本之節本,仲舉採輯時所據乃為全本。)祝氏名充,字廷實。文溪,水名,在

明州南四十里,隸兩浙東路。此為祝氏原刻,仍浙本也。書中標題,不書昌黎先生,

外集與遺文傳序通作十二卷。外集不收《與大顛書》、《贈河陽李大夫》及《苦寒歌

》二首,遞列正集卷七末。據瞿氏云,錢所校為宋刻小字浙本,則祝氏所據非呂本,

蓋小字杭本也。又按:呂本,宋人無此,張氏誤。傅氏又云:此書晁、陳兩家皆不載

,馬端臨《經籍考》、《宋史.藝文志》亦無之。按:《宋史.藝文志》此書凡兩見

,一為祝充《韓文音義》五十卷,一為祝光《韓文音義》五十卷。光當為充之訛,但

稱五十卷,為小異耳。

  吳郡陸之淵序《柳文音義》,言潘廣文(緯)仲實撰是書實仿祝氏為之。考陸序

作於乾道三年(一一六七),時祝氏成書已風行一時,故潘緯得見其書而取法之,推

其歲月,祝充當為南渡初炎紹間人(《藏園裙書題記》五)。趙希弁《郡齋讀書志附

志》:《韓文音義》一卷,記云:「右從政郎潭州寧鄉縣丞祝充所進也。毛叔度為之

序,張杓刻而敘其後。」此非僻書,張、傅二氏皆未徵引,亦可見讀書之不易。

  校勘和注釋之外,辨證工作,宋人也做了一些:呂大防《韓文公年譜》外,樊汝

霖有《韓文公年譜》及《韓文公志》五卷(見《讀書解題》)。洪興祖也有《韓文公

年譜》(見《宋史.藝文志》)等。這些除個別單行外,多半附見在各種韓集板本中

。至於評論文字,因為不屬本文範圍,不再列舉。

  由於對韓集的研究範圍逐漸擴大,版本繁多,學者很難畢覽,於是在南宋末年應

時而起的是更大規模的綜合編輯工作。這種工作如果由當時學者來從事,自然可以做

出很好的成績;但實際上多半由坊肆主持,一方面儘量誇張,一方面卻不免因簡就陋

。這種本子以《五百家注》本為最典型。

  《新刊五百家注音辨昌黎先生文集》這個本子《四庫》著錄,為文集四十卷,評

論詁訓音釋名氏一卷。《天祿琳琅書目》宋版集部有兩種:一本正集四十卷、外集十

卷,前載引用書目一卷,評論詁訓音釋諸儒名氏一卷,韓文類譜七卷;一本多昌黎先

生序傳碑記一卷,看韓文綱目一卷,別集一卷,論語筆解十卷,文集後序五篇,而無

韓文類譜。錢塘丁氏八千卷樓藏宋慶元刊本一部:文集四十卷,外集十卷,附評論詁

訓音釋諸儒名氏一卷,昌黎先生序記碑銘一卷,韓文類補十卷。其內多寡各不相同,

蓋因宋槧本輾轉流傳,互有散佚耳。

  《天祿琳琅書目》記云:「宋史.藝文志》及《文獻通考》皆不載是書,書中亦

無纂集人名氏,惟正集目錄後有木記曰:慶元六■(一二○○)孟春建安魏仲舉刻梓

於家塾。一即為仲舉集注。當時係韓柳並刊,柳集引用書目中載仲舉名懷忠。」《四

庫總目提要》云:「實當時坊本也。」《善本書室藏書志》云:「仲舉名懷忠,殆麻

沙坊肆之領袖也。」所謂五百家,《天祿琳琅書目》統計詁訓音釋有名氏者一百四十

八家,新添逸姓氏者二百三十家,合計三百七十八家。《四庫總目提要》云:「自唐

燕山劉氏迄潁人王氏共一百四十八家,又附以新添集注五十家,五注五十家,廣注五

十家,釋事二十家,補音二十家,協音十家,正誤二十家,考異十家,統計三百七十

八家,不足五百之數。而所以云新添諸家,皆不著名氏,大抵虛構其目,務以炫博,

非實有其書。」這種本子,在當時說來,自非善本,但時至今日,由於它多少保存了

一些久已散佚的專著,卻又不得不歸功於那些純粹商業觀點的坊肆編輯家。章學誠在

《〈韓文五矮家注〉書後》中評論道:「向使專門治韓之書,如叢書之例,盡刻其全

而次附本集之後,三百餘家姓氏,凡有言議涉於韓者,悉採無遺,廣則欲其極備,精

以明專家之長,而備以待採擇之便,二者交資而不可偏廢者也。若標名博大而按實頗

疏,君子無所取也。」但是這卻不能要求那仰坊肆闆鼻息的魏懷忠。

  此書元明以來未見覆刻,清乾隆中江西有仿宋刻本,後商務印書館以丁氏藏本影

印。

  《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題晦庵朱先生考異,留耕王先生音釋,文集四十卷,

外集十卷,集傳遺文二卷。前有朱熹《韓文考異序》、保慶三年王伯大、諸家姓氏、

李漢序、汪季路《書朱文公校集凡例》、次目錄。留耕王先生者,名伯大,字幼學,

號留耕,福州人。嘉定七年進士,理宗朝官至端明殿學士拜三知政事,事蹟具《宋史

》本傳。天祿琳琅藏有宋麻沙本,識云:「留耕王先生倅南劍時,將考異附正集本文

下,又集諸家所定音釋於通卷之左。今本重所刊,係將劍州官本為據,併將音釋附正

集焉。」朱熹《韓文考異》本來單行,王伯大把它散附在各句之下,以便觀覽。同時

又採集洪興祖、樊汝霖、孫汝聽、韓醇、祝充之說著為音釋,各附篇末。至於麻沙本

,不詳何人編輯,又把王伯大所輯音釋散注各句之下,此本流行,王伯大原來的所謂

南劍官本,竟絕跡天壤。陸心源云:「此本字畫圓整,訛字亦少,宋季麻沙善本也」

(《宋麻沙槧〈韓文考異〉跋》、《儀顧堂續跋》十二)。但李光地《翻刻宋本〈韓

文考異〉後跋》極詆此本之舛訛遺漏不一而足,蓋經兩番改攦,勢所必然。

  此本自宋以來,翻刻極多。宋槧本,《天祿琳琅》後編仍著有紹定癸巳(一二三

三)臨江軍學刊大字本及另一不著年代的中字本。《皕宋樓藏書志》有周九松原藏每

葉十六行,每行二十三字,大黑口麻沙本。元代刻本,《經籍訪古志》六著錄至元辛

巳(一二八一)日音書堂重刊本,常熟瞿氏收林鴻、黃琴六等舊藏元時書肆本,錢唐

丁氏收明南京翰林院舊藏元刊小字本,聊城楊氏收吳郡韓鄃酌白堂藏元槧元印本,羅

振常曾見祁淡生、張蓉鏡舊藏元刊元印本。明代的刻本,有洪武十五年(一三八二)

勤有堂刻本,洪武二十一年(一三八八)書林王宗玉刻本,不著年代的另一明初刻本

,嘉靖中安正書堂刻本,萬曆三年(一五七五)重修本,萬曆乙巳(一六○五)高安

朱吾弼本等。《四部叢刊》據王宗玉本影印,誤以王宗玉譯語歲舍戊辰為元天曆元年

,定為元槧本,其實明初刻本也。

  除上述兩本外,宋代最後的一個綜合本是《世綵堂昌黎先生集注》,正集四十卷

,外集十卷,遺文一卷。廖瑩中咸淳(一二六五-一二六八)年間編。廖氏在重校例

中說道:

  是集慶元間魏仲舉刊百家注引洪興祖、樊汝霖、孫汝聽、韓醇、劉崧、祝

允(充)、蔡元定諸家注文(洪辨證、樊譜注、孫韓劉全解、祝音義、蔡補注

),未免冗複。而風崧卿舉正,朱子校本考異,卻未附入,讀者病之。今已朱

子校本考異為主,而刪去諸家要語附注其下,庶讀是書者開卷曉然。   

這個本子除綜合舊本外,廖氏並加入了一些新的資料,可見廖氏目的是要把宋人在校

勘、註釋、辨證各方面的成果做一次最號的總結以集其大成。不過由於廖瑩中是賈似

道門客,不為人重。明代經東雅堂翻雕後,才大為盛行。但世綵堂原本,清末猶存。

丁丙云:「廖本舊在趙氏小山堂,厲樊榭有詩賦之。(按全祖望《廖氏世綵堂韓文跋

》云:「仁和趙徵士谷林之子小林得宋槧韓吏部集於曲阜孔氏,乃廖佯中世綵堂本也

。瑩中所刊之書,其工料莫精於九經,而草窗評之以為不如韓、柳二集之善,今觀小

林所得良佳」當即此本。)輾轉歸丁雨生撫部,予曾與莫君子偲同玩之」(《善本書

室藏書志》二十四)。莫友芝云:「豐順丁禹生藏宋刻初印,紙潔墨精,字體在歐、

虞間,首尾完善,上海郁泰峰宜稼堂物,當為海集部之冠」(《郘亭知見傳本書目》

)。後上海蟫隱廬曾據以影印。

  東雅堂本,是明萬曆中徐時泰就世綵堂本覆刻的,據丁丙說,這個本自和原本毫

髮不差,只是削去其名字,開版年月及世綵堂等字樣,版心下改刻東雅堂三字。這個

本子出來以後,可以說是諸本皆廢,成為韓文唯一流行的本子,所謂「東雅堂韓文」

是也。清代有冠山堂重修本、蘇局覆刻本。中華書局《四部備要》也是用這個本子校

刊的。  

  章學誠《都東雅堂校刻韓文書後》對此本有極詳盡的評論,見《校讎通義》外編

。大抵謂此本「約既不精,增又不盡,所求非其所用,所志非其所為,世傳以為佳本

,相與矜之,誠不知其何所取也」。最後稱「此書於韓集雖未為至,而剞劂精良,款

識古雅,置之案間,摩挲寶玩,蓋亦不可少之物也。」

  總之,宋人對於韓集的整理研究是有一定的貢獻的。最後三個本子(魏仲舉本、

王伯大本、廖瑩中本)都有著綜合成果的趨向,尤其世世綵堂本。但是無論在學力上

,在編輯技術上,都有缺點,不能很好地把宋人的成果真正總結起來。這個工作顯然

還是需要後人來繼續完成的。

  明朝人對韓集的整理,沒有什摸卓越的成績。除前述各種覆刻宋本外,白文無注

的有游居敬校刊的《韓文》四十卷、外集十卷、集傳遺文二卷,係并《柳文》合刻的

。據說曾用蘇閩舊本參校,嘉靖丁酉(一五三七)刊,嘉靖丙辰(一五五六)莫如士

重刻。註釋本有■李蔣之翹《輯注邯集》五十一卷,也是和柳集并行的。陳繼儒序稱

:「■李蔣君楚墀,崛起諸生,有盡天下古文奇字之志,凡韓、柳集中師心妄駁肆乎

影撰者,皆竄削之。訂訛補闕通計千有餘條。地理如指掌,歲月如貫珠,五易寒暑而

後始成」云云。有崇禎癸酉(一六三三)家刻本。此書明季始出,藏書家多未著錄,

葉德輝云:是書「雖曰輯注,而不及自注之多。自注於前人訓詁音義,不甚詳稱,而

於古今地理當時史事及往來諸人交際歲月,皆旁搜博採,不憚其煩。是在韓注、柳諸

家,可謂別闢門庭」(《郋園讀書志》七)。上列二種,可以說是明人在校勘和注釋

方面僅有的貢獻。此外,東吳葛■(清調)有《校刊韓集》五十三卷盡刪諸家之說,

一以朱子考異原文為主,見章學誠《校讎通義.外編》《葛板韓文書後》。又陳仁錫

(明卿)《校刻韓昌黎集》四十卷,見東莞莫伯驤《五十萬卷樓群書跋文》。仁錫,

長洲人,天啟壬戌進士,《明史.文苑傳》有傳,但所科內容不詳。

  清人著述,首推雍正丁未(一七二七)陳景雲(少章)的《韓集點勘》,凡四卷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謂「是編取廖瑩珠世綵堂所註韓詩,糾制其誤,因彙持編。

卷首注曰校都雅堂本,以廖註為徐時泰東雅堂所翻雕也。末有景雲自跋:「稱瑩中粗

涉文義,全無學識。其博採諸條,不特遴擇失當,即文義亦多疏舛」,今觀所校,可

據史傳,訂正訓詁,刪繁補闕,較原本實為精密」云。此書有文道十書本,蘇屬新刻

本,又北京圖書館藏有劉氏味經書屋抄本。其次是王元啟(惺齋)的《讀韓記異》十

卷,嘉慶二十二年(一八一七)鍾洪刻本。又道光辛丑(一八四一)方成珪(雪齋)

的《韓集箋正》五卷(附年譜一卷),也是校東雅堂韓集的,有瑞安陳氏湫漻齋刊本

  韓集一向詩文合刊,而且多半偏重韓文,單刊韓詩殊不多見。天祿麟琅藏《宋槧

昌黎先生詩集》一種,有樓■要印。■古字鑰,自然是一個很寶貴的本子。清人承前

代緒餘,在韓詩方面異軍突起,長洲顧嗣立(俠君)的《昌黎詩集註》十一卷首開其

端。顧氏自序稱,他是採擇魏仲舉本、王伯大本及東雅堂本諸注參以己見的。「舊本

存者約計十之四五」云。秀野堂本,康熙三十八年(一六九九)刊,板刻極精。道光

十六年(一八三六)又有膺德堂本,顧注外,增朱彝尊、何焯二家評點,有彭邦疇序

,晰齋博明跋。此外,還有《韓詩增注證訛》一種,也是十一卷,當塗黃鉞用顧本增

證的,其子中民校刻,四明鮑氏刊本。清代韓詩另一名著,是方世舉(扶南)的《韓

昌黎詩編年箋註》,乾隆二十三年(一七五八)雅雨堂刊本。方氏以為「註而不箋,

則非子夏三百篇小序之旨,又不得孟子以意逆志、知人論世之義」,但箋必須編年,

「年不重編,詩終多晦」。因此,「一一考諸史,證諸集,參之旁見側出之書,以詳

其時,以箋其事,以辨諸機之說」。德州盧見曾為之刊行,序:「為扶南老矣,將售

是書以為買山計。余既歸其貲,且付剞劂」云。既歸其貲,復不沒其名,盧氏可為有

識。最後(一九二九)年蔣箸超(抱玄)有《註釋評點韓昌黎詩》,觀其自序,乃以

膺德堂本為底本,就顧註及朱、何二氏評點基考定,自為較之就本,十增四五。但似

未見雅雨堂本。有會文堂排印本。

  單行韓文,清代有盧軒《韓筆酌》驪三十卷。雍正八年(一七三○)舍毆成崟校

刊。此本有文無詩,故曰筆。宋犖跋云:「盧子亦以研究韓文者二十餘年,嘗彙集唐

宋諸家之議論,注解而折衷之,自為鉤勒點次,凡章法、句法、字法及波灡意度之所

以然者,莫不犁然有當,一一見作者之用心。」此本係分類重編,非集本舊第,版成

又增方苞評語於上方。盧本外,又有光澤高澍然《韓文故》十三卷(首一卷),道光

丙申(一八三六)■怏軒刊,宣統庚戌(一九一○)雲南學務公所重刊。又嘉慶間寧

國縣學博吳門沈欽韓有《韓集補注》一種,《四庫簡目標注》云宋刻,《清史稿.藝

文志》作四十卷。

  一九五七年,上海古典文學出版社出版了馬其昶(通伯)的《韓昌黎文集校注》

,據馬茂元敘例云,此本乃馬試就東雅堂本批校,光緒二十年過錄張裕釗、吳汝綸二

家評語,光緒三十三年又博採諸家之說,補苴舊注,增益十倍於前。「於沈文起云:

名欽韓,吳縣人,嘉慶丁卯舉人,寧國訓導,有《韓集補注》,為見傳本。健父以重

金購得其初注手稿,寫於覆刻東雅堂本,行間眉上幾滿。沈病宋人所注率空疏臆測,

故徵引極繁富;然往往失之支蔓,尤喜醜詆朱子,今擇其精要者要刪之」云云。蓋馬

氏欲為韓集作注未成,此本乃馬茂元據原稿勘校,編次成書者。又《韓昌黎詩繫年集

釋》一種,也是該社出版,錢仲聯集釋。所據各本及採輯諸家姓氏,詳載冊端,不贅

錄。(完)85.7.31.16:08 強烈颱風賀伯襲台之日。

==============================================

《韓愈散文校注》參考書目

 編排順序:(一)韓集(二)總集(三)選本(四)評註(五)近人著述。

~d4;D:\HANYU\REFER 4-04 1996 21:22 34

編號 書     名     簡  稱  編  撰  者  版       本

01  宋本昌黎先生集     宋本 唐.李漢編 民國七十一年影印南

宋孝宗淳熙元年錦溪

張監稅宅刊本

02  宋殘本昌黎先生集    宋殘本   唐.李漢編 民國七十一年影印南

                     殘存三九、四十 宋孝宗淳熙元年錦溪

兩卷 張監稅宅刊本

03 音註韓文公文集     祝本    唐.李漢編 文祿堂本(美國康乃

宋.祝充音註 爾大學圖書館藏)(

文祿堂影印蕭山朱氏

藏宋紹熙刻本)

書題《音註韓文公文集》,不著撰著者名氏。原藏臨清徐梧生(坊)家,後

歸蕭山朱翼庵。張允亮有跋。傅增湘《藏園群書題記》卷五亦有跋文,并載

張跋。張、傅皆斷為祝充《音註》本;傅氏更確定為坊間節刊之祝本,以其

注文略于魏氏五百家注本所引祝注也。此本今在北京圖書館,十六冊,完整

無缺,《北京圖書館善本書目》卷六著錄,編號六九三一。(屈守元主編《

韓愈全集校注》(五)附錄三、參校諸本並引據要籍敘錄,四川大學出版社

,一九九六年七月第一版,頁三○六○)

04  韓集舉正        舉正    南宋.方崧卿撰 商務印書館景印四庫

全書本(影鈔宋淳熙

                              間刊本)(商務印書

館影印前錢塘丁氏八

千卷樓藏宋慶元刻本

05  昌黎先生集考異     考異    南宋.朱熹 上海古籍出版社據三

西祈縣圖書館藏宋紹

定二年張洽校訂刊本

影印

06 五百家注昌黎先生集 魏本   南宋.魏仲舉編 商務印書館景印宋寧

宗慶願六年刻本

07 唐韓昌黎集 蔣本 明.蔣之翹 明崇禎李蔣氏三徑藏

書刻本

08 韓文起 十二卷 清.林雲銘評註 清康熙間晉安林氏刊

09 韓集點勘 點勘 清.陳景雲 商務印書館景印文淵

閣四庫全書

10 昌黎先生集(卷三-六) 盧校本   唐.李漢編 明萬曆間東吳徐氏東

   (外集十卷、集傳一卷、 宋.廖瑩中集注 雅堂刊本為底本

遺文一卷)      清.盧文弨批校

   案:廖刻原本,今在北京圖書館,三十二冊,完整無缺,《北京圖書館善本書

     目》卷六著錄,編號九六三二。(屈守元主編《韓愈全集校注》(五)附

     錄三、參校諸本並引據要籍敘錄,四川大學出版社,一九九六年七月第一

     版,頁三○五五)

11 韓集箋正(五卷)    箋正 清.方成珪箋正 清道光間瑞安陳氏湫

漻齋校刊本

12 韓昌黎文集校注 馬本 馬其昶校注 漢京文化事業公司景

                     馬茂元編校 印

13 文苑英華 文苑 宋.李昉等 明隆慶元年胡維新等

福建刊本

14 唐文粹 文粹    宋.姚鉉編 摛藻堂四庫全書

15 鐔津集 鐔津  宋.釋契嵩撰 商務影印文淵閣四庫

                              全書

16 古文關鍵 關鍵 宋.呂祖謙評   商務影印文淵閣四庫

  蔡行之注 全書

17 迂齋先生標注崇古文訣 崇訣 宋.樓昉編 元刊巾箱本

18 文章正宗 正宗 宋.真德秀編 商務影印文淵閣四庫

全書

19 正續文章軌範 軌範 宋.謝枋得批選 一九七○年廣文書局        

                     明.鄒守益續編  影印日本明治十三年

  李九我評訓  水野氏藏版

20 文髓 宋.周英龍編註 明宣德三年州岐鳳刊

21 諸儒箋解古文真寶(前 真寶 宋.黃堅編 明萬曆十一年司禮監

集十卷、後集十卷) 刊本、明神宗增補

22 何大復先生學約古文 學約 明.何景明編 明萬曆戊申(三六年

)晉陵守謝守廉寶樹

堂刊本

23 新刊正續古文類鈔 類鈔 明.林希元編 明嘉靖辛酉(四十年

)書林余允錫自新齋

刊本

24 續文章軌範百家評註 軌範評註 明.鄒守益編 明刊本

  王世貞注

                       李廷機評

25 文章指南 指南 舊題明.歸有 舊鈔本、朱筆批校

光編

26 韓文公文抄 文抄 明.茅坤評選 明刊朱墨套印本

27 正續名世文宗 文宗 明.王世貞等編 明仴曆丁巳(四五)

  陳繼儒注 年刊本

28 古文品外錄 品外錄 明.陳繼儒編 明刊本

29 古文備體奇鈔 奇鈔 明.鍾惺撰 明崇禎壬午(十五)

  黃道周評   年閶門兼善堂刊本

30 天下才子必讀書 才子 清.金喟評 清初坊刊本

31 唐韓文公文 呂選 清.呂留良選 清康熙間困學盦刊本   董采評點

32 古文淵鑑 淵鑑 清.徐乾學等編 商務影印文淵閣四庫

  註 全書

33 韓昌黎文評點注釋 評釋 清.儲欣原錄 廣文書局一九七三年

  湯壽銘增訂 影印一九二四年上海

  蔣抱玄評註 文會堂書局

34 古文析義 析義 清.林雲銘銘註 一九八五年廣文書局

影印清宣統己酉年間

精校本

35 評註唐宋八家古文讀本 八家古文 清.沈德潛 一九二五年上海會文

堂書局石印本

36 古文雅正 雅正 清.蔡世遠 商務影印文淵閣四庫

全書

37 古文評註全集 古文評註 清.過珙評選

  唐壽銘校訂 一九二四年上海會文

堂書局石印本

38 唐宋文醇 文醇 清.高宗御選 商務影印文淵閣四庫

張照等輯評 全書

39 古文辭類纂 類纂 清.姚鼐輯 一九八八年華正書局

     王文濡評註 影印乾隆四四年刊本

40  欽定全唐文 全文 清.仁宗御定 繪文書局印行嘉慶十

九年房走稽、董誥等

人所編全唐文

41 經史百家雜鈔 雜鈔 清.曾國藩輯 一九六二年中華書局

影印四庫備要集部

42 涵芬樓古今文鈔 涵芬文鈔 清.吳曾祺編 清宣統二年上海商務

印書館排印本

43 韓柳文研究法 林紓

44 古文範 吳闓生纂 一九七○年中華書局

影印本

45 桐城吳氏古文法 吳氏古文法 清.吳闓生

李剛己同批註

46 唐宋文舉要 舉要 民.高步瀛 藝文印書館

47 評註文法津梁 津梁 宋文蔚 一九七○年蘭臺書局

48 古文快筆貫通解 快筆通解 杭永年評解 一九七一年弘道文化

事業公司印行

49  古文筆法百篇 筆法 李扶九編選 一九七八年文津出版

                              社

50 韓文正宗(三卷)       朝鮮不著    朝鮮舊活字本

                     編人

51 韓愈資料彙編     錢仲聯 一九八四年學海出版

52 韓集校詮        校詮 童第德 一九八六年北京中華

書局

53 韓愈研究(增訂三版) 研究  羅聯添 一九八八年學生書局

~d4;D:\HANYU\REFER 4-04 1996 21:15 06

 鄧小軍《唐代文學的文化精神》

  (臺北,文津出版社,大陸地區博士論文叢刊50,八十二年九月初版) 

  一九九0年陝西師大博士論文 指導教授:霍松林 五九五頁

83.6.20.鍵錄

第七章 韓愈與古文暨儒學復興運動

 一、唐代的中國文化宣言--韓愈〈原道〉論考

  (一)〈原道〉作年考

  (二)〈原道〉箋證

  (三)道統學說是儒家君權有限合法性思想的重大發展

  (四)嚷斥佛教體現了中華民族的主體精神與文化智慧

 二、新儒學本體--人性論的建立--韓愈人性思想論究

 三、韓愈在政治上的道德主體精神

  (一)韓愈愛護人民始終如一

  (二)韓愈對王叔文集團的態度是公正的

  (三)韓愈對專制君主始終堅持了道尊於君

  (四)韓愈對權貴宦官藩鎮惡勢力進行了大無畏的鬥爭

 四、韓愈散文的藝術境界

  (一)新古文與新儒學之關係

  (二)由學養變化氣質而來的浩乎沛然之氣勢

  (三)於渾灝流轉之中呈現的寬裕從容之風姿

  (四)以龍淵之利議於割斷之美

  (五)以微言側筆蘊含大義之美

  (六)從細節刻劃個性從而揭示行為的根源

 王更生《韓愈散文研讀》(臺北,文史哲出版社,八十二年十一月初版) 

83.4.18.鍵錄 本檔亦見c:\summary\index\tang

壹、書影  

貳、序例

參、導言

 一、韓愈的籍貫與家世

  (一)籍貫考索

  (二)家世源流

 二、韓愈的生平事蹟

  (一)青少年時代的坎坷生活

  (二)寄身藩鎮時期的飄泊生活

  (三)踏入仕途後的官宦生活

  (四)鞠躬盡瘁的晚年生活

 三、韓愈與唐代古文運動

  (一)唐代古文運動的回顧

  (二)唐代古文運動的問題

  (三)韓愈從事古文運動的目的

  (四)韓愈對古文創作的實踐

 四、韓愈的文學主張

  (一)文以明道與文道統一

  (二)題倡古文反對六朝浮豔文風

  (三)詞必己出與文從字順

  (四)不平則鳴與反映現實

  (五)革新必須本於繼承

  (六)結語

 五、韓愈的散文藝術

  (一)氣勢雄健

  (二)情感真摯

  (三)立意深邃

  (四)構思新穎

  (五)形象逼真

  (六)比喻多樣

  (七)語言精煉

  (八)結語

 六、韓愈在中國散文史上的地位和影響

  (一)韓愈在中國文學史上的地位

  (二)韓愈對當時及後世文壇的影響

肆、選讀

 一、議論文選讀

  (一)師說

  (二)原毀

  (三)雜說四

  (四)讀荀

  (五)伯夷頌

 二、書啟文選讀

  (一)答劉正夫書

  (二)應科目時與人書

  (三)答李翊書

  (四)答呂毉山人書

 三、贈序文選讀

  (一)送董邵南序

  (二)送高閑上人序

  (三)送李愿歸盤谷序

 四、記傳文選讀

  (一)畫記

  (二)藍田縣丞廳壁記

  (三)張中丞傳後敘

  (四)毛穎傳

 五、碑祭文選讀

  (一)祭十二郎文

  (二)祭田橫墓文

  (三)柳子厚墓誌銘

  (四)殿中少監馬君墓誌銘

伍、附錄

 附錄一:舊唐書韓愈傳

 附錄二:新唐書韓愈傳

 附錄三:韓文公行狀(李翱)

 附錄四:韓文公墓銘(皇甫湜)

 附錄五:研究韓愈散文參考資料

     一、韓愈文集部分

     二、專門著作部分

     三、單篇論文部分

 附錄六:本書作者已出版著作年表

     一、專門著作部分

     二、編纂著作部分

     三、有聲著作部分

 尚永亮《元和五大詩人與貶謫文學考論》(臺北,文津出版社,八十二年十二月初

  版)

  83.6.19.鍵錄

從執著到超越--貶謫與貶謫文學論綱(代前言)

上篇

 元和文化精神與五大詩人的政治悲劇

  一、貞元元和之繼的時代特徵和氣象轉變

  二、飽含里性批判精神的文化重建

  三、許國忘身的參政意識和參政實踐

  四、源於文化精神和專制政治的詩人之貶

中篇(上)

 五大貶謫詩人的生命沉淪和心理苦悶

  一、萬死頭荒的人生轉折

  二、置身逆境的生命磨難

  三、被棄被囚的苦悶情懷

  四、永難磨滅的痛苦印痕

中篇(下)

 元和五大詩人的執著意識和超越意識

  一、韓愈元稹的意識傾向和人格內蘊

  二、柳宗元劉禹錫執著意識的三大特徵

  三、柳劉執著意識的內在矛盾和消解因素

  四、白居易走向超越的心理機制

  五、貶謫文化從屈原到賈誼的演進軌跡

  六、元和詩人對屈原模式的繼承和突破

下篇

 元和貶謫文學的悲劇精神和藝術特徵

  一、寫淚匯聚的悲傷大潮

  二、基於強烈孤憤的激越悲壯

  三、寓意山水的個體憂怨和偏執風格

  四、行健不息的生命意志和勁健雄風

附錄

 韓愈與二王柳劉的關係及其對永貞革新的態度

 柳宗元劉禹祈兩被貶遷三度往返所經路途考

 引用書目

 參考書目

後記

方介:〈韓愈的聖人觀〉(此文去年王基倫文未及介紹)

 《國立編譯館館刊》22:1 八十二年六月 頁一0三至一二八

  摘要:

   本文分以下六節論韓愈聖人觀的要旨:

一、聖人尊天命、敬鬼神。

二、聖人具有上品之性。

三、聖人無過。

四、聖人博愛。

五、聖可慕而不可齊。

六、師聖為賢,以道為尊。

結論:(照錄全文)

韓愈是一個有神論者,他認為,天地神祇昭布森列,具有無上的權崴,因此,

他尊信天命,靜事鬼神。在這樣的思想基礎上,他的聖人觀有幾個要點:

一、他繼承孔、孟尊天知命的思想,強調上天授人以賢聖才能,是要使之成為

 眾人的耳目,因此,大凡聖賢,皆「畏天命」而不敢獨善其身,必以兼濟天

  下為己任。另外,他也接受墨家的鬼神觀念,而謂孔子明鬼。但是,孔子「

  敬鬼神而遠之」,不願諂事鬼神求福;韓愈則強調鬼神能夠賞善罰惡,而不

  免拜神求福。

二、他批評孟子言「′性善」、荀子言「性惡」、揚雄言「性善惡混」,而繼

 承漢儒董仲舒、王充之說,強調人性有上、中、下三品。但是,他的說法與

  董、王不盡相同。在他看來,聖人具有上品之性,其情「動而處其中」,不

  可謂惡。這種性情觀點,就對抗佛、道兩家所主張的「滅情」、「去情」而

 言,有其時代意義。而他以五常言性,又論性有三品,正好同時論及義理之

  性與氣質之性,對於宋儒亦有所啟發。但是,他以三品論性,又為上、下之

  品不移,限制了學為聖賢的可能性,而與孟、荀主張人皆可以為聖的理念有

  所不同。

三、他採取《中庸》、《孟子》之說,強調聖人具有誠明之正性,中庸之至德

  ,故能「無過」,能「踐形」,達到至為完美的境界。賢者欲達至聖之域,

  必須好學不倦,在心上做工夫,自明而誠,以求「不貳過」、能「踐形」,

  可見,他已相當重視心性修養,對於宋儒內聖外王之學有所啟發。

四、他採取傳統儒學的觀點,上承《孝經》、漢儒之說,強調聖人「博愛」,

  無論作君、作師,都能以「相生養之道」教化百姓,堅守中國文化的本位,

  攘斥夷狄之教,建立道統。此後,宋儒多具有農厚的道統觀念,韓愈已開其

  先。

五、漢儒把聖人神化,謂其形貌特異,能夠前知千歲,後知萬世,絕非常芢可

 以學而至者。韓愈雖然肯定聖人是人,不是神,但是,他也相信聖人的形貌

  可能異於常人,並且強調「聖可慕,而不可齊」、「聖人心室……無跡可踐

  」,絕非常人所能企及。因此,他無法指出,究應如何修養心性,方能深入

  奧境,成為「無過」的聖人,而被宋儒指為「無頭學問」。

六、韓愈一生最尊孔子,並且推崇孟子、伯夷和顏回,他認為,上自天子,下

  至整庶民,都應以聖、賢為師,以道統為尊;而為人師者,亦應以「傳道」

  為己任,勉人效法聖賢,做個有道君子。音此,他不顧流俗,抗顏為師,欲

  繼孟子之後,上承道統,以振興儒教。他教人學習顏、曾、思、孟,重視內

  在心性與外在言行的修養,並進而齊家、治國、平天下。往下便開啟了宋儒

  的聖學。

根據以上所述,便可了解,韓愈的聖人觀,在中國儒學史上,具有承先啟後的

重要地位。他認為,聖人尊天命、敬鬼神,具有上品之性,能「踐形」、「無

過」,以「博礙」為先,又謂聖人可慕而不可齊,都可說是上承先秦、兩漢舊

說而來。然而,在取捨、詮釋之間,自有新意,於是便呈現了特殊的時代意義

,開啟了儒學轉變的契機。要而言之,約有以下數端:

一、漢儒把聖人神化,認為不可學而至;韓愈則肯定聖人是人,主張師聖為賢

  ;宋儒乃更進而主張學以至聖。  

二、漢儒強調先王之教以「博愛」為先,每就「外王」事功論聖人;韓愈則兼

  論「外王」與「內聖」,不僅強調聖人博愛,亦且指出聖人無過;宋儒乃更

  進而偏重「內聖」之學,講究心性修養。

三、漢儒以三品論性,謂性仁情貪;韓愈亦以三品論性,卻肯定五常為性本有

  ,又謂聖人之情「動而處其中」,藉以針砭佛、老言性虛空,滅情、去情的

  主張;於是宋儒乃就義理之性與氣質之性為言,以與佛老心性論相抗。

四、漢儒重視經學,喜言讖緯,講究章句訓詁;韓愈則特別看重《論》、《孟

  》、《學》、《庸》,拋棄繁瑣的句讀、注疏之學,直探微言大義;於是宋

  儒也特別重視四書,講究義理之學。

五、漢儒重視治統,而有「文質三統」、「大一統」之說;韓愈則重視道統,

  謂自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傳至孟軻,即不得其傳。意欲超

  越漢儒,直承孟子之傳。而′宋儒又以韓愈的道統觀為基礎,進而越過韓愈

  ,而直承孟子。

即此數端,便可窺知,韓愈的聖人觀確實具有承先啟後的關鍵地位。前人每推

其為宋代理學先驅者,然或人云亦云,有欠精詳。本文所論當可略補前人之闕

。 83.6.11.

方介:〈韓愈〈對禹問〉析義〉--兼論韓愈與孟子的政治理念之岐異

 《漢學研究》 11:1 一九九三年六月 頁一五至二八

 已轉拷至\tang\report.txt 83.7.13.

 

摘要:

  一、前言

  二、古籍中有關大禹傳位之記載

   (一)(舉述《墨子.上賢上》、《孟子.萬章》、《韓非子.外儲說右下》

  、《戰國策.燕策一》(見收《史記.燕召公世家》,其說與韓非子略同)

  、《竹書紀年》、《楚辭.天問》諸書有關記載)(頁一六至一八)

   (二)戰國之時,盛傳啟、益交攻之事,唯獨孟子稱許「啟賢」,並謂啟之繼

  位為「天與」,而未曾引起爭亂。後來司馬遷作《史記.夏本紀》,即依孟

  子之說敘述其事。而韓愈作〈對禹問〉,亦以〈萬章篇〉為基礎,並未採取

  《韓非子》、《戰國策.燕策》與《竹書紀年》、〈天問〉之異聞,顯然是

  站在儒家立場討論其事。(頁一八至一九)

  三、韓愈〈對禹問〉與《孟子.萬章篇》之比較

   韓愈〈對禹問〉雖是依據《孟子.萬章篇》而作,但是,孟子否定「大禹傳子

   」之說,而強調「天與人歸」的重要性。韓愈卻肯定「大禹傳子」之說,強調

「前定」可以止爭。由於立論的基礎不同,他對孟子「天與」說的推闡,也就

不符孟子的本意。比較二文,可以明顯看出,孟子具有「公天下」的民主思想

;而韓愈卻有「家天下」的尊君觀念。由於此一政治理念的歧異,遂使二文大

異其趣。(頁二三)

  四、〈對禹問〉的主旨及其寫作背景

以韓愈所處之唐代而言,安、史之亂,朱泚、李希烈之亂,均曾逼使天子出奔

,而自僭帝位。至於其他強藩,亦往往跋扈不臣。韓愈適於此時作〈對禹問〉

一文,提出「傳之子則不爭,前定也」之傳位原則,當是有意強調唐朝天子代

代相傳之正統性,故以大禹遺制為立論基點,以示君位無可覬覦。再者,唐朝

皇位之繼承屢有爭亂,前期由太宗至肅宗六帝,全非長子,繼位之前皆曾經歷

相當激烈的鬥爭。但是,中期由代宗至憲宗,皆為嫡長子繼位,可見,有懲於

前期之爭亂,中唐時期,皇位繼承已依定規而立嫡長。韓愈此文雖未就傳子之

嫡庶長幼問題立論,然其所謂「前定雖不當賢,猶可以守法」之原則,亦可用

以處理嫡庶長幼爭立之問題,撇開諸子賢否不論,而確定嫡長子繼位之傳統。

可見「前定」觀念之提出,有其時代意義。(頁二三至二四)

  五、後人對〈對禹問〉的質疑與稱許

(一)宋釋契嵩曾撰〈非韓〉三十篇以論韓愈之失,其第九云……綜觀契嵩所

  論,旨在駁斥韓愈具有「家天下」的專制思想,罔顧經、史之證,謬謂大禹

  自傳天下於子,而未能了解舜、禹傳授之公心。其言大抵雖能切中要害,然

  或訐之太甚,……契嵩佛徒,惡韓闢佛,故力詆韓文之詩,用語往往過激,

  未必皆當也。(頁二四至二六)

   (二)宋.樊汝霖(宋.魏仲舉,《五百家注昌黎文集》卷一一引)、清.儲

  欣(儲同人原錄、湯壽銘增訂、蔣抱玄註釋《註釋評點韓昌黎文全集》卷一

  )、沈德潛(沈德潛評點、雷(王晉)註釋《評註唐宋八家古文讀本》卷一

  )、愛新覺羅弘曆(《御選唐宋文醇》卷一一)皆於韓說有所稱許。(頁二

  六至二七)

(三)綜觀清人對韓愈此文之評論,可謂贊譽有加。除就其所宣揚的傳子之義

  加以稱許外,亦就其筆法、氣勢多所推崇。(舉劉大櫆、張裕釗之說為證,

  其說(具見《韓昌黎文集校注》引)、

  六、結論(摘錄為以下三點)

(一)孟子否定(大禹傳子」之說,認為「天子不能以天下與人」,而強調「

天與人歸」的重要性;韓愈卻肯定「大禹傳子」之說,認為聖人「憂後世爭

之之亂」,故以「前定」之原則傳子而止爭。可見,孟子具有「公天下」的

民主思想;而韓愈卻有「家天下」的尊君觀念。由於此一政治理念之岐異,

遂使二文大異其趣。

(二)韓愈一生租尊孟,此文所論異於夢子,當是借古論今,別有用心。以唐

朝而言,皇位繼承屢有爭亂,加上安、史亂後,強藩往往跋扈不臣,甚至稱

兵向闕。韓愈適於此時提出「傳之子則不爭,前定也」之傳位原則,以示君

位無可覬覦,當自有其時代意義。

(三)黔人評論〈對禹問〉,多所稱許,甚至以為「出孟子上」,唯獨契嵩能

以公天下之民主思想質疑韓文,可謂難得。今人民主意識高漲,雖或不滿韓

文思想過時,然其筆勢健峭,就文論文,洵屬佳作,則亦不容否認也。(頁

二八) 83.6.26.

李建崑:〈韓愈詩之諷諭色彩與思想意識〉

 《興大中文學報》第七期 民國八十三年一月 頁一一七至一三二

 已轉拷至\tang\report.txt 83.7.13.

  摘要:

   一、韓愈詩之諷諭色彩

    韓愈詩之諷諭色彩,常以寓言寄意、託物諷諭、借題發揮,或就事議論之形

    式呈現。……就《韓昌黎集》來看,韓詩之議論,雖不乏「湊韻」、「取妍

    」之缺失,大體能帶情韻以行,而非乾枯之論說。其內涵包括「評議時政」

    、「反映民情」、「規戒官場」、「嘲諷世人」等。此外,亦有針對某些特

    定人、事、物之諷刺詩。(頁一一七)

    (一)評議時政 反映民情

     (引述韓集〈汴州亂〉二首、〈贈河陽李大夫〉(集釋卷一)、〈齪齪〉

     (集釋卷一)、〈歸彭城〉(集釋卷一)、〈讀東方朔雜事〉(集釋卷八

     )、〈古風〉、〈赴江陵途中寄贈王二十補闕李十一拾遺李二十六員外翰

     林三學士〉(集釋卷三)、〈宿曾江口示姪孫湘二首〉(集釋卷一一))

    (二)隱喻政情 攄發感慨

     韓愈夙負青雲之志,頗有用世之忱,然而官場生涯屢遭挫折。故韓詩每於

     觸事讒謗,感慨憤激之餘,以隱曲之筆,揭示當時之政治情態。如貞元十

     九年所作〈苦寒〉、〈詠雪贈張籍〉、〈題炭谷湫祠堂〉三首,以曲折之

     筆法,揭示之內容,正是德宗末年任用京兆尹李實及王叔文、韋執誼等朋

     黨比周之情形。(頁一二0)(此下又舉〈東方半明〉、〈龍移〉、〈永

     貞行〉、〈憶昨行和張十一〉、〈元和聖德詩〉、〈陸渾山火一首和皇甫

     湜用其韻〉、〈月蝕詩效玉川子作〉、〈瀧吏〉、〈猛虎行〉等詩為例,

     不錄。)

    (三)規戒官場 嘲諷世人

     韓愈明道入世,託庇官場,對官場百態所作臧否,極為深刻。韓愈批評之

     對象有權臣、僚友,甚至唐代皇帝之陵寢制度,亦勇於提出異議。如:憲

     宗元和元年七月所作之〈酆陵行〉即為顯例。(頁一二三)……在韓愈規

     戒官場朱作中,〈南山有高樹行贈李宗閔〉,藉用寓言表達規戒之意,無

     疑為最特出之一首。(頁一二三)……韓愈除規戒官場,亦將如椽之筆,

     指向時俗風氣,如〈短燈檠歌〉(及〈秋懷詩〉十一首第二首,皆《集釋

     》卷五)。(頁一二四)

二、韓愈詩之思想意識

    韓愈之文章,以《六經》為根源。……作詩,亦每在理念之層面,接續儒家

    思想。(頁一二五)

    (一)觝排異端 攘斥佛老

     (舉〈送僧澄觀〉(卷一)、〈送靈師〉(卷二)為排擊佛教例;〈題木

     居士〉二首之一(?)、〈遊青龍寺贈崔大補闕〉、〈記夢〉、〈誰氏子

     〉(卷七)、〈桃源圖〉、〈謝自然詩〉(卷一)、〈華山女〉(卷一一

     )等詩為排擊道教例)(頁一二七至一二八)

    (二)篤好古道 張揚儒術

     (舉〈秋懷〉之五、之八、〈寄崔二十六立之〉、〈符讀書城南〉、〈赴

     江陵途中寄贈王二十補闕李十一拾遺李二十六員外翰林三學士〉、〈讀皇

     甫湜公安園池詩書其後〉二首、〈琴操〉十首為例)(頁一二八至一二九

     )

    (三)頌揚彝行 樂道人善

     (舉〈條山蒼〉、〈長安交游者一首贈孟郊〉、〈孟生詩〉、〈此日足可

惜一首贈張籍〉(卷一)、〈贈族姪〉、〈題合江亭寄刺史鄒君〉、〈贈

崔立之評事〉、〈送區弘南歸〉、〈送劉師服〉、〈送侯參謀赴河中幕〉

、〈寄盧仝〉、〈送諸葛覺往隨州讀書〉、〈別趙子〉、〈汴泗交流贈張

僕射〉(卷一)、〈嗟哉董生行〉(卷一)為例)(頁一二九至一三0)

三、結論

    (一)韓愈為官紳型詩人,豐富之官場生涯,使其有機會觀察德宗、憲宗時

     期政壇底層真相,以多樣之形式、新穎之技巧,撰成出色之諷諭詩。(頁

     一三)

    (二)韓愈另有一些詩如〈苦寒〉、〈詠雪贈張籍〉、〈題炭谷湫祠堂〉、

〈東方半明〉、〈龍移〉、〈猛虎行〉則改以極端隱曲之筆法寫成。這些

詩不論其動機在言事、譏刺、或自我解嘲,其主要意旨大多在反映現實政

治,解讀這些詩篇,即多少能掌握德宗、憲宗朝之政治情態以及韓愈之感

興。(頁一三一)

(三)韓愈以古文觝排佛道,張揚儒家思想,詩中亦不例外。……諸詩雖因

過度使用議論,以致削弱其藝術性,卻最能突顯韓愈之思想立場。(頁一

三一) 83.6.26.

題       名 韓 愈 事 蹟 繫 年 考

單 位   編 號 科 資 中 心 編 號 :MC77-2311

研 究 生 姓 名 黃 珵 喜

指 導   教 授 羅 聯 添

學 校 研 究 所 東 吳 大 學 中 國 文 學 研 究 所 (SCUGCHLG)

原 件   提 供 政 治 大 學 社 會 科 學 資 料 中 心

#出 版 日 期 : (1988)

#文 獻 類 別 : TS 頁 數 :(239)

分   類   號 PF02

語       文 中 文

中 文 關 鍵 詞 韓 愈 ;事 蹟 ;繫 年 ;考 述

英 文 關 鍵 詞 Han Yu;Notes

題       名 韓 柳 比 較 研 究 --思 想 、 文 學 主 張 與 古 文 風 格 之 析

單 位   編 號 科 資 中 心 編 號 :DC78-2037

研 究 生 姓 名 方 介

指 導   教 授 羅 聯 添

學 校 研 究 所 台 灣 大 學 中 國 文 學 研 究 所 (NTUGCHLG)

原 件   提 供 政 治 大 學 社 會 科 學 資 料 中 心

#出 版 日 期 : (1988)

#文 獻 類 別 : DS 頁 數 :(553)

分   類   號 PA03;PF02

語       文 中 文

中 文 關 鍵 詞 韓 愈 ;柳 宗 元 ;思 想 ;古 文 ;風 格 ;儒 學

英 文 關 鍵 詞 Han Yu;Liu Tsung-yuan;Thoughts;Classical

literature;Style;Confucianism

中 文   摘 要 本 論 文 旨 在 探 討 韓 、 柳 思 想 、 文 學 主 張 與 古

文 風 格 之 異 同 ,盼 能 藉 著 深 入 比 較 、 仔 細 搜 證 、

與 豐 富 的 背 景 知 識 ,來 進 行 客 觀 的 析 論 , 使 千 年 以

來 懸 而 未 決 的 許 多 問 題 ,得 以 澄 清 。 因 此 ,全 文 分

成 六 章 :第 一 章 比 較 韓 、 柳 家 世 、 生 平 ,並 探 討 二

人 相 互 交 往 、 辯 論 與 為 文 競 勝 之 情 形 。 第 二 章 比

較 韓 、 柳 思 想 ,詳 細 闡 論 韓 、 柳 同 尊 儒 學 而 取 捨

有 別 ,韓 愈 嚴 斥 佛 、 老 而 略 取 莊 子 ,柳 宗 元 統 合 佛

、 道 之 長 而 黜 棄 其 短 ; 韓 愈 尊 天 知 命 、 行 己 有 道 ,

又 謂 天 生 人 性 ,分 成 三 品 ,聖 賢 君 主 ,皆 天 所 命 ,天

地 之 間 鬼 神 眾 多 , 隨 人 善 惡 施 以 賞 罰 ;柳 宗 元 則 以

為 天 地 無 宰 、 治 亂 由 人 ,聖 賢 君 主 非 天 所 命 ;韓 愈

重 道 不 重 勢 ,喜 言 仁 義 ;柳 宗 元 合 道 勢 為 一 ,喜 言 中

道 ;韓 愈 強 調 尊 君 ,主 張 世 襲 ;柳 宗 元 強 調 民 主 ,推

崇 禪 讓 ,二 人 思 想 可 謂 同 中 有 異 ,異 中 有 同 ,各 具 特

色 。 第 三 章 比 較 韓 、 柳 的 文 學 主 張 ,先 論 文 學 復

古 思 潮 的 發 展 與 韓 、 柳 文 學 主 張 之 淵 源 ,而 後 指

出 ,在 同 一 思 潮 影 響 下 ,二 人 倡 為 古 文 ,明 道 輔 時 ;

不 平 則 鳴 ,舒 m 幽 鬱 ;文 、 道 兼 修 。 閎 中 肆 外 ;創 新

出 奇 ,能 自 樹 立 的 文 學 主 張 大 致 皆 同 ,而 仍 略 有 差

94/06/01 << 行 政 院 國 科 會 科 學 技 術 資 料 中 心 >>

16:42:51 全 國 科 技 資 訊 網 路 資 料 庫 報 表 頁 次 : 2

使 用 者 : ZPF 國 立 交 通 大 學 0PF

異 。 第 四 章 比 較 韓 、 柳 古 文 風 格 之 異 同 ,指 出 二

人 同 具 雄 健 宏 博 、 含 蓄 雋 永 , 新 奇 古 奧 之 風 格 ,而

韓 文 之 氣 勝 ,柳 文 以 理 勝 ; 韓 文 溫 潤 醇 和 、 柳 文 幽

棲 憤 鬱 ;韓 文 誇 怪 詭 變 , 柳 文 峻 潔 精 奇 ;韓 文 摹 古 能

化 ,大 多 奧 而 不 澀 , 柳 文 則 較 艱 深 。 第 五 章 論 歷 代

學 者 對 韓 、 柳 文 、 道 之 評 價 ,可 以 見 出 韓 、 柳 對

中 國 文 學 與 儒 學 之 發 展 ,影 響 極 為 深 遠 。 第 六 章

結 論 ,綜 述 全 文 比 較 之 結 果 。

* 博 碩 論 文 < Rec:3 >

題       名 韓 歐 古 文 比 較 研 究

單 位   編 號 科 資 中 心 編 號 :DC79-2047

研 究 生 姓 名 王 基 倫

指 導   教 授 羅 聯 添

學 校 研 究 所 台 灣 大 學 中 國 文 學 研 究 所

原 件   提 供 政 治 大 學 社 會 科 學 資 料 中 心

#出 版 日 期 : (1990)

#文 獻 類 別 : DS 頁 數 :(333)

分   類   號 PF0200; PF0101

語       文 中 文

中 文 關 鍵 詞 韓 愈 ;歐 陽 修 ;古 文 ;比 較 研 究 ;文 體 ;思 想

英 文 關 鍵 詞 Han Yu; Ou-Yang Hsiu; Ku-wen; Comparative study; Genre; Thought

中 文   摘 要 本 篇 論 文 以 「 韓 歐 古 文 」 為 研 究 範 圍 ,「 比 較 」 為

最 主 要 的 研 究 方 法 ,結 合 二 者 以 進 行 研 究 ,目 的 在

檢 證 前 人 研 究 成 果 ,探 討 韓 愈 、 歐 陽 修 古 文 成 就

之 異 同 ,以 確 立 古 文 的 文 學 價 值 .

所 採 用 的 研 究 文 獻 ,主 要 包 括 唐 宋 時 代 的 別 集 、

後 代 的 古 文 選 集 、 詩 文 評 著 作 ,以 及 今 人 在 修 辭

學 、 文 學 史 、 散 文 評 論 方 面 的 作 品 .

研 究 方 法 則 先 確 立 「 韓 歐 」 並 稱 之 的 意 義 ,實 以

環 繞 古 文 創 作 的 藝 術 成 就 為 主 ,且 韓 歐 古 文 自 宋

朝 以 來 ,「 文 體 」 、 「 思 想 」 、 「 作 法 」 三 者 ,始

終 受 到 後 人 重 視 .故 先 從 文 體 觀 念 論 起 ,確 立 韓 歐

古 文 類 型 的 價 值 ,而 後 經 由 題 材 內 容 、 形 式 技 術

的 描 述 分 析 ,正 確 地 詮 釋 韓 歐 古 文 ,以 比 較 個 別 作

品 .既 求 其 同 ,復 求 其 異 ,凡 二 家 古 文 相 似 且 同 為 佳

構 者 ,當 視 為 古 文 作 品 之 典 範 ,可 供 後 人 觀 摩 借 鏡 ;

若 有 二 家 古 文 相 異 且 評 價 不 一 者 ,則 再 釐 清 作 品

真 貌 ,探 究 其 原 因 ,尋 求 合 理 的 解 釋 .最 後 再 綜 合 前

述 研 究 成 果 ,提 出 本 篇 論 文 的 結 論 .

研 究 結 果 為 :一 、 韓 歐 文 類 觀 念 相 近 ,同 樣 具 備 詩

文 互 動 的 寫 作 方 式 ,而 歐 陽 修 「 以 文 為 四 六 」 的

勞 績 值 得 重 視 . 二 、 確 立 韓 歐 古 文 體 類 的 歸 類 方

式 ,韓 愈 開 創 革 新 了 不 少 古 文 體 類 .三 、 韓 歐 皆 能

興 儒 排 佛 ,努 力 方 式 略 有 不 同 . 韓 以 擴 大 儒 學 解 釋

為 主 ,歐 以 考 辨 經 史 ,還 原 儒 學 本 義 為 主 .四 、 韓 愈

並 不 諛 墓 ,敘 事 題 材 謹 嚴 不 茍 ,歐 陽 修 與 之 相 同 .五

、 韓 愈 能 作 托 詞 自 喻 的 作 品 ,歐 陽 修 於 此 付 之 闕 如

. 六 、 韓 歐 對 應 於 當 代 駢 儷 文 風 的 環 境 ,古 文 修 辭

實 以 排 比 、 錯 綜 及 虛 字 作 法 最 具 特 色 .七 、 前 賢

94/06/01 << 行 政 院 國 科 會 科 學 技 術 資 料 中 心 >>

16:42:51 全 國 科 技 資 訊 網 路 資 料 庫 報 表 頁 次 : 3

使 用 者 : ZPF 國 立 交 通 大 學 0PF

所 謂 「 韓 如 海 」 、 「 歐 如 瀾 」 或 所 謂 「 陽 剛 」 、

「 陰 柔 」 的 二 分 法 , 皆 已 指 出 韓 、 歐 古 文 整 體 風

格 之 不 同 ,而 以 前 說 為 勝 .

* 博 碩 論 文 < Rec:4 >

題       名 中 山 先 生 與 中 國 道 統 傳 承 之 研 究

單 位   編 號 科 資 中 心 編 號 :MC79-2004

研 究 生 姓 名 駱 美 霞

指 導   教 授 崔 垂 言

學 校 研 究 所 台 灣 師 範 大 學 三 民 主 義 研 究 所

原 件   提 供 政 治 大 學 社 會 科 學 資 料 中 心

#出 版 日 期 : (1990)

#文 獻 類 別 : TS 頁 數 :(184)

分   類   號 PA00; PB0101

語       文 中 文

中 文 關 鍵 詞 中 國 道 統 ;孫 中 山 ;三 民 主 義 ;韓 愈 ;孔 子

英 文 關 鍵 詞 Chinese Tao tradition; Sun Yat-Sen; Three principles of the

people; HanYu; Confucius

* 博 碩 論 文 < Rec:5 >

題       名 韓 愈 詩 探 析

單 位   編 號 科 資 中 心 編 號 :DC80-2043

研 究 生 姓 名 李 建 崑

指 導   教 授 邱 燮 友

學 校 研 究 所 台 灣 師 範 大 學 國 文 研 究 所

原 件   提 供 政 治 大 學 社 會 科 學 資 料 中 心

#出 版 日 期 : (1992)

#文 獻 類 別 : DS 頁 數 :(500)

分   類   號 PF0201

語       文 中 文

中 文 關 鍵 詞 韓 愈 ;詩 ;格 律 ;清 新

英 文 關 鍵 詞 Han Yu; Poetry; Verse; Freshness

中 文   摘 要 本 論 文 係 以 韓 愈 詩 為 範 圍 ,根 據 原 典 及 現 存 資 料 ,

所 作 之 全 面 探 討 .目 的 在 彰 顯 韓 愈 詩 特 異 之 體 貌

與 造 境 ,以 作 為 未 來 進 一 步 研 探 中 、 晚 唐 詩 之 基

礎 .全 文 共 計 二 十 八 萬 言 ,釐 為 十 二 章 .茲 將 全 文 綱

領 及 主 要 內 容 ,簡 述 如 次 :第 一 章 為 緒 論 ,略 述 研 究

本 題 之 動 機 與 步 驟 .

第 二 章 分 六 階 段 總 述 韓 愈 之 仕 宦 生 涯 與 詩 歌 創 作

,說 明 韓 愈 人 格 、 宦 歷 對 詩 歌 形 成 之 影 響 .

第 三 章 詳 述 韓 愈 詩 之 創 作 背 景 .分 為 三 節 :首 先 詳

述 「 韓 愈 詩 之 政 經 背 景 」 .其 次 詳 述 「 韓 愈 與 中

唐 文 化 之 關 聯 」 .最 後 詳 述 「 韓 愈 與 僧 徒 之 關 係

」 ,指 出 韓 愈 與 僧 徒 詩 文 往 來 甚 為 密 切 之 源 委 ,及

其 用 意 .

第 四 章 論 析 韓 愈 之 詩 文 創 作 觀 念 .分 為 三 節 ,首 先

論 析 韓 愈 「 以 筆 為 文 」 之 古 文 論 ,其 次 論 析 韓 愈

「 不 平 則 鳴 」 之 詩 文 創 作 觀 .並 對 韓 愈 重 視 激 越

之 創 作 心 態 ,提 出 論 析 . 最 後 以 韓 愈 .mchlt.薦 士

94/06/01 << 行 政 院 國 科 會 科 學 技 術 資 料 中 心 >>

16:42:51 全 國 科 技 資 訊 網 路 資 料 庫 報 表 頁 次 : 4

使 用 者 : ZPF 國 立 交 通 大 學 0PF

.mchgt.及 評 論 詩 友 之 相 關 詩 作 ,蠡 探 韓 愈 之 詩 學 觀

念 .

第 五 章 論 析 韓 愈 詩 之 前 承 .先 就 韓 愈 對 .mchlt.詩 經

.mchgt. 、 .mchlt.楚 辭 .mchgt.之 取 資 ,論 述 先 秦 典 籍 對

韓 愈 詩 之 影 響 .再 就 韓 愈 對 漢 魏 樂 府 詩 、 古 詩 、

建 安 文 學 、 .mchlt.選 .mchgt.詩 、 陶 、 謝 詩 之 取 資 運

化 情 形 ,皆 各 舉 具 體 詩 例 ,詳 細 印 證 韓 愈 詩 與 漢 魏

南 朝 文 學 之 關 係 .

第 六 章 對 韓 愈 與 李 、 杜 關 係 作 深 入 之 察 考 .除 論

析 前 賢 之 見 解 ,亦 就 韓 詩 作 風 、 用 韻 、 作 法 、 作

意 各 方 面 ,一 一 與 相 涉 之 杜 詩 ,對 照 比 較 ,指 出 :「

韓 詩 學 杜 」 實 為 無 可 置 疑 之 客 觀 事 實 .! ! 第

七 章 論 析 韓 愈 詩 多 樣 之 內 涵 .第 一 節 舉 具 體 之 詩

例 ,分 析 韓 愈 詩 之 諷 諭 色 彩 .大 致 指 出 韓 愈 具 有 「

評 議 時 政 ,反 映 民 情 」 、 「 隱 喻 政 情 ,攄 發 感 慨 」

、 「 規 戒 官 場 ,嘲 諷 世 人 」 之 內 涵 .第 二 節 ,亦 舉 具

體 詩 例 ,分 析 韓 愈 詩 之 思 想 意 識 .指 出 韓 愈 詩 「 觝

排 異 端 ,攘 斥 佛 老 」 、 「 篤 好 古 道 ,張 揚 儒 術 」 、

「 頌 揚 彝 行 ,樂 道 人 善 」 等 思 想 意 識 .第 三 節 ,分 「

寺 觀 園 林 之 描 繪 」 及 「 壯 麗 山 河 之 歌 詠 」 ,舉 韓

愈 之 記 遊 詩 加 以 分 析 .第 四 節 ,分 飲 酒 、 垂 釣 、 賞

花 、 騎 馬 、 打 璧 、 鬥 雞 、 落 齒 、 病 痛 等 項 ,各 徵

詩 例 說 明 韓 愈 將 各 種 生 活 細 節 及 生 活 情 境 之 感 受 ,

以 「 無 施 不 可 」 之 筆 力 ,加 以 表 現 之 情 形 .

第 八 章 論 析 韓 愈 詩 之 形 式 .第 一 節 ,論 析 韓 詩 體 式

之 變 革 與 創 新 .第 二 節 說 明 韓 愈 詩 之 格 律 設 計 .

第 九 章 論 析 韓 愈 之 創 作 技 法 .第 一 節 ,論 韓 愈 詩 之

聯 章 構 造 .第 二 節 分 就 「 前 敘 後 斷 」 、 「 夾 敘 夾

議 」 、 「 縷 敘 細 事 」 、 「 敘 寫 兼 行 」 、 「 通 篇 賦

體 」 、 「 通 篇 比 體 」 、 「 虛 實 相 間 」 等 項 ,各 舉

詩 例 ,詳 為 論 析 ,以 見 韓 詩 章 法 之 嚴 密 .第 三 章 論 析

韓 愈 詩 之 句 字 運 用 .第 四 節 論 韓 愈 詩 之 隸 事 用 典 .

第 五 節 ,論 韓 愈 詩 之 「 託 物 表 意 」 手 法 ,列 舉 「 託

興 」 與 「 託 諷 」 二 目 ,深 入 說 明 之 .

第 十 章 論 析 韓 愈 詩 之 風 格 .第 一 節 論 韓 詩 之 「 奇

險 」 風 格 .指 出 韓 愈 喜 拈 取 醜 怪 、 離 奇 之 題 材 入

詩 或 以 違 情 悖 理 之 意 念 表 現 ,造 成 奇 險 風 格 .第 二

節 論 韓 詩 之 「 豪 雄 」 風 格 .指 出 韓 愈 運 用 古 文 章

法 、 盤 硬 奇 警 之 措 辭 、 出 人 意 表 之 想 像 ,以 造 成

豪 雄 之 藝 術 風 格 .第 三 節 論 韓 詩 之 「 淡 雅 」 風 格 .

指 出 韓 愈 部 份 詩 作 ,以 不 假 修 飾 ,造 成 古 雅 沖 淡 之

藝 術 風 格 .部 份 採 和 易 真 率 之 作 法 ,形 成 清 新 自 然

之 藝 術 風 格 .

第 十 一 章 韓 愈 詩 之 評 價 .先 檢 討 唐 以 來 對 韓 詩 之

評 價 ,再 說 明 韓 詩 對 宋 詩 之 影 響 及 其 在 詩 史 之 地

位 .

第 十 二 章 為 本 文 結 論 .文 末 附 錄 :.mchlt.昌 黎 先 生 集

之 版 本 註 本 源 流 .mchgt.,以 及 本 文 寫 作 期 間 所 參 考

之 文 獻 與 引 用 書 目 .

 

94/06/01 << 行 政 院 國 科 會 科 學 技 術 資 料 中 心 >>

16:42:51 全 國 科 技 資 訊 網 路 資 料 庫 報 表 頁 次 : 5

使 用 者 : ZPF 國 立 交 通 大 學 0PF

* 博 碩 論 文 < Rec:6 >

題       名 韓 柳 文 學 與 佛 教 關 係 之 研 究

單 位   編 號 科 資 中 心 編 號 :DE81-0058

研 究 生 姓 名 林 伯 謙

指 導   教 授 潘 重 規

學 校 研 究 所 東 吳 大 學 中 國 文 學 研 究 所 (SCUGCHLG)

原 件   提 供 政 治 大 學 社 會 科 學 資 料 中 心

#出 版 日 期 : (1993)

#文 獻 類 別 : DS 頁 數 :(603)

分   類   號 PF02;PF0200

語       文 中 文

中 文 關 鍵 詞 韓 愈 ;柳 宗 元 ;佛 教

英 文 關 鍵 詞 Han yu;Liu chung yuan;Buddhism

中 文   摘 要 貞 元 、 元 和 之 世 ,昌 黎 韓 愈 以 雄 文 奧 學 ,抒 意 立

言 ,自 成 一 家 新 語 ,或 譏 之 絕 足 奔 放 ,磔 裂 章 句 ,隳

廢 音 韻 ;或 如 教 坊 雷 大 使 之 舞 ,雖 極 天 下 之 工 ,要 非

本 色 ,顧 其 勁 氣 正 聲 ,驅 馳 橫 騖 ,沛 乎 浩 然 , 卒 澤 於

道 德 仁 義 ,使 後 學 秉 筆 ,嚮 風 景 從 ,其 超 卓 群 流 ,獨

高 邃 古 ,豈 非 偉 岸 倍 常 ?當 是 時 也 ,昌 黎 目 中 ,則 僅

一 柳 子 厚 耳 ,故 願 推 避 以 翰 墨 ,且 謂 其 文 雄 深 雅 健 ,

如 司 馬 子 長 .試 觀 柳 作 ,密 緻 精 裁 , 詞 約 味 長 ,端 而

曼 ,苦 而 腴 ,佶 然 以 生 , 然 以 清 , 其 鼓 行 乘 空 ,信 有

以 跨 躒 今 古 ,與 昌 黎 抗 席 競 爽 .

而 自 宋 代 以 來 ,閭 丘 鑄 即 盛 言 子 厚 熟 讀 釋 書 , 故

下 筆 多 佛 化 之 跡 ;近 時 學 者 更 依 志 磐 佛 祖 統 紀 ,謂

子 厚 系 出 天 台 .若 昌 黎 闢 佛 愛 僧 ,即 遭 道 學 家 笑 稱

本 體 工 夫 有 缺 ,宜 與 平 生 素 蓄 者 相 違 ,及 陳 寅 恪 撰

論 韓 愈 一 文 ,以 為 昌 黎 排 佛 ,其 思 想 體 系 與 文 學 創

作 ,仍 深 得 佛 教 啟 迪 ,於 是 台 、 港 、 大 陸 等 地 學 者 ,

續 有 專 論 ,暢 宣 己 見 .原 夫 像 法 東 來 ,迄 至 隋 唐 ,行

者 或 紹 竺 乾 遺 緒 ,或 依 自 證 法 門 ,高 樹 教 幢 ,開 立 新

宗 ,大 乘 之 業 ,復 隆 於 茲 土 ,如 其 默 化 潛 移 文 苑 時 雄

否 ,實 多 有 可 言 ,伯 謙 自 民 國 六 十 七 年 負 笈 北 來 ,從

閔 師 孝 吉 學 古 文 辭 ,課 餘 暇 日 ,偶 涉 佛 藏 ,初 猶 茫 昧

未 審 絲 毫 影 響 ,進 以 對 境 逢 緣 ,翻 悟 會 心 之 處 不 遠 ,

而 既 慕 味 無 已 ,故 願 就 韓 、 柳 文 學 與 佛 教 關 係 ,申

述 明 白 .

茲 編 四 十 一 萬 餘 言 ,計 分 十 章 .第 一 章 概 說 佛 教

之 開 展 、 三 教 之 激 盪 ,與 韓 、 柳 闢 佛 好 佛 之 殊 .第

二 章 則 縷 析 經 、 律 、 論 三 藏 ,因 譯 事 嚴 謹 、 譯 日

久 長 ,兼 多 詞 宗 秀 士 綴 文 潤 彩 ,遂 有 不 期 與 文 學 契

會 ,而 易 為 人 所 取 資 之 處 .第 三 章 故 逐 節 分 述 佛 教

影 響 唐 代 散 文 、 詩 詞 、 傳 奇 與 俗 講 變 文 等 體 類 ,

藉 以 為 後 來 各 章 之 基 .第 四 章 始 更 考 敘 韓 、 柳 生

平 ,凡 其 家 世 、 交 遊 薰 移 ,影 響 二 人 對 佛 教 之 觀 感 ,

皆 詳 予 論 列 .第 五 章 綜 說 韓 、 柳 思 想 與 佛 教 交 涉

者 ,在 韓 為 道 統 論 、 性 命 論 與 排 佛 論 ;於 柳 則 為 中

道 思 想 、 天 人 思 想 及 統 合 儒 釋 之 思 想 .六 、 八 兩

章 ,各 依 韓 、 柳 著 作 ,詳 實 探 究 其 與 佛 教 人 物 、 儀

規 、 義 學 之 關 係 ,進 而 昭 顯 二 人 佛 學 素 養 .第 七 、

94/06/01 << 行 政 院 國 科 會 科 學 技 術 資 料 中 心 >>

16:42:51 全 國 科 技 資 訊 網 路 資 料 庫 報 表 頁 次 : 6

使 用 者 : ZPF 國 立 交 通 大 學 0PF

第 九 章 則 當 闡 幽 發 微 之 餘 ,以 跡 響 難 尋 ,宜 更 深 入

研 討 ,或 必 歸 納 分 析 ,始 見 其 與 佛 教 異 曲 同 工 ,乃 至

相 反 相 成 、 迥 殊 旨 趣 者 ,遂 各 立 三 節 ,詳 作 敘 論 ,不

標 新 競 奇 以 為 高 ,不 因 循 附 和 以 從 眾 ,同 者 明 其 所

同 ,異 者 析 其 所 異 ,庶 幾 允 當 人 心 .第 十 章 總 括 教 界

與 文 士 、 排 佛 及 好 佛 者 對 韓 、 柳 之 品 評 ,以 與 本

論 文 酌 較 ,而 更 將 前 章 研 究 成 果 ,併 為 六 項 ,用 收 提

綱 挈 領 之 功 .蓋 聞 玉 f 無 當 ,雖 寶 非 貴 ;侈 言 無 驗 ,

雖 麗 非 經 ,然 亦 幸 勿 糅 瓦 石 以 琳 璆 ,參 犬 羊 以 虎 豹

而 已 .

* 博 碩 論 文 < Rec:7 >

題       名 韓 愈 的 教 育 思 想

單 位   編 號 科 資 中 心 編 號 :ME81-0230

研 究 生 姓 名 林 本 博

指 導   教 授 王 吉 林

學 校 研 究 所 中 國 文 化 大 學 史 學 研 究 所 (UCCGHISG)

原 件   提 供 政 治 大 學 社 會 科 學 資 料 中 心

#出 版 日 期 : (1993)

#文 獻 類 別 : TS 頁 數 :(217)

分   類   號 PD;SC

語       文 中 文

中 文 關 鍵 詞 韓 愈 ;師 ;道 ;古 文

英 文 關 鍵 詞 Han yu;Shy(Teacher);Tao(Way);Ku wen

商務人人文庫容齋四筆卷五頁四四韓文公薦士(下冊):

   唐世科舉之柄,顓付之主司,仍不糊名。又有交朋之厚者為之助,謂之通榜。

故其取人也畏於譏議,多公而審。亦有脅於權勢,或撓於親故,或累於子弟,

皆常情所不能免者。若賢者臨芝則不然,未引試之前,其去取高下,固已定於

胸中矣。韓文公與祠部陸(瓷^員外書云(略)....往者陸相公司貢士,

愈時幸在得中,所與及第者,皆赫然有聲。原其所以,亦由梁補闕肅、王郎中

礎佐之。梁舉八人,無有失者。其餘則王皆與謀焉。陸相於梁如此不疑也。至

今以為美談。

82.1.16.

■補:韓昌黎文集校注卷三頁一一六與祠部陸員外書:

   執事好賢樂善,孜孜以薦進良士,明白是非為己任,方今天下一人而已。愈之

獲幸於左右,其足跡接於門暀孜﹛A陞乎堂而望乎室者,亦將一年于今矣..

..執事之與司貢士相知誠深矣。彼之職在乎得人,執事之志在乎進賢,如得

其人而授之,所謂兩得其求,順乎其必從也。執事之知人其亦博矣。夫子之言

曰「舉爾所知」,然則愈之知者亦可言已。文章之尤者,有侯喜者、侯雲長者

....喜之文章,學西京而為也。舉進士十五六年矣。雲長之文,執事所自

知,其為人淳重方實,可任以事,其文與喜相上下。有劉述古者,其文於為詩

,文麗而思深,當今舉於禮部,其詩無與為比,而又工於應主司之試。其為人

溫良誠信,無邪佞詐妄之心....有韋群玉(摭言云韋紓即群玉也)者,京

兆之從子,其文有可取者,其進而未止者也....凡此四子姐可以當執事首

薦而極論者。主司疑焉,則以辨之。問焉,則以告之。未知焉,則殷勤而語之

。期乎有成而後止也。有沈杞者、張苰者、尉遲汾者、李紳者、張後餘者、李

H者,或文或行皆出群之才也。凡此數子,與之組以收人望,得才實,主司疑

焉,則與姐之。問焉,則以對之。對求焉,則以告之可也。往者陸相公司貢士

,考文章甚詳。愈時亦幸在得中,而未知陸之得人也。其後一二年,所與及第

者皆赫然有聲。原其所以,亦由梁補闕肅、王郎中礎佐之。梁舉八人,無有失

者。餘則皆王與謀焉。陸相之考文章甚詳,待梁與王如此不疑也,梁與王舉人

如此之當也,至今以為美談。自后主司不能信人,人亦無足信者,故蔑蔑無聞

。82.1.16.

 

河洛版《韓昌黎文集校注》中有關孟、荀、揚雄篇章:

卷一頁七〈原道〉:

   博愛之謂仁,行而宜之之謂義,由是而之焉之謂道,足乎己,無待於外之謂德

。仁與義為定名,道與德為虛位....斯吾所謂道也,非向所謂老與佛之道

也。堯以是傳之舜,舜以是傳之禹,禹以是傳之湯,湯以是傳之文、武、周公

,文、武、周公傳之孔子,孔子傳之孟軻,軻之死,不得其傳焉。荀與揚也,

擇焉而不精,語焉而不詳。

卷一頁二0〈讀荀〉(全錄):

   始吾讀孟軻書,然後知孔子之道尊,聖人之道易行,王易王,霸易霸也。以為

孔子之徒沒,尊聖人者,孟氏而已。晚得揚雄書,益尊信孟氏,因雄書而孟氏

益尊,則雄者,亦聖人之徒歟?聖人之道不傳于世。周之衰,好事者各以其說

干時君,紛紛藉藉相亂,六經與百家之說錯雜,然老師大儒猶在。火于秦,黃

老于漢,其存而醇者,孟氏而止耳,揚雄而止耳。及得荀氏書,於是又知有荀

氏者也。考其辭,時若不粹﹔要其歸,與孔子異者鮮矣。抑猶在軻、雄之間乎

?孔子刪詩書,筆削《春秋》,和合於道者著之,離於道者黜去之,故《詩》

、《書》、《春秋》無疵。余欲削荀氏之不合者,附于聖人之籍,亦孔子之志

歟?孟氏醇乎醇者也,荀與揚大醇而小疵。

卷二頁七八〈重答張籍書〉:

   自文王沒,武王、周公、成、康,相與守之,禮、樂皆在。及乎夫子,未久也

。自夫子而及乎孟子,未久也。自孟子而及乎揚雄,亦未久也....前書謂

吾與人商論,不能下氣,若好勝者然。雖誠有之,抑非好己勝也。好己之道勝

也。己之道乃夫子、孟軻、揚雄所傳之道也。若不勝,則無以為道,吾豈敢避

是名哉?

卷三頁九七〈答崔立之書〉:

   夫所謂博學者,豈今之所謂者乎?夫所謂宏辭者,豈今之所謂者乎?誠使古之

豪傑之士若屈原、孟軻、司馬遷、相如、揚雄之徒,進于是選,必知其懷慚乃

不自進而已。

卷三頁一二一〈答劉正夫書〉:

   漢朝人莫不能為文,獨司馬相如、太史公、劉向、揚雄為之最。然則用功深者

,其收名也遠,若皆與世沉浮,不自樹立,雖不為當時所怪,亦必無後世之傳

也。

卷三頁一二六〈與孟尚書書〉(言己所以排佛之由):

   愈嘗推尊孟氏,以為功不在禹下。

卷四頁一五三〈送王秀才序〉:   

   求觀聖人之道,必子孟子始。

82.1.30.

==========================================================================

以下文字引自潘呂棋昌「蕭存事蹟與交遊考述」

~fm;

 韓愈,字退之,河陽(今河南孟縣)人。父仲卿,與李白、杜甫交遊。長兄會,

善清言,能歌嘯,以道德文章伏一世。永泰中,居江淮間,與盧東美、崔造、張正則

友善,談經濟之略,以王佐自許,時人號為四夔。與其叔雲卿俱遊蕭穎士、李華之門

。愈生於代宗大曆三年(七六八),未二月而母逝。三歲,父仲卿卒於長安,因養於

伯兄會、嫂鄭氏。大曆九年(七七四),隨兄會至長安,始讀書。貞元八年(七九二

)登進士第。十五年(七九九),徐州節度使張建封辟為節度推官。十七年(八0一

),拜四門博士。憲宗元和元年(八0六)為國子博士。十二年(八一七)七月,為

行軍司馬,從裴度出征淮西。淮西平,歸朝為刑部侍郎。十四年(八一九)正月,諫

迎佛骨,貶潮州刺史。冬,移袁州刺史。十五年(八二0)九月,召授國子祭酒。冬

暮至長安。穆宗長慶三年(八二三)六月,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改吏部侍郎。四年

(八二四)十二月卒於靖安里第。年五十七。贈禮部尚書,謚曰文。舊書一六0、新

書一七六有傳。

 愈性弘通,與人交,榮悴不易,而頗能誘X後進,館之者十六七人。大抵以興起

名教,弘獎仁義為事。凡嫁內外及友朋孤女僅十人。常以為魏晉以還,為文者多拘偶

對,而經誥之指歸,遷、雄之氣格,不復振起矣。故所為文,務反近體,抒意立言,

自成一家新語,後學之士,取為師法。當時作者甚眾,無以過之,故世稱韓文焉。有

文集四十卷【註五二】。

 韓愈較蕭存年幼二十九歲,少年的時候,常得蕭存愛賞。元和十五年(八二0)

,韓愈自袁州入為國子祭酒,途經江州,順道遊覽廬山,並拜訪蕭存故居,見諸子凋

謝,有女出家,乃愴然賦詩題壁,留百縑以拯之而去(見上文事蹟考)。這年韓愈五

十三歲,而蕭存則已去世二十一年了。韓愈三歲即受長兄會之教養,而韓會則受蕭穎

士的愛獎,且與蕭存相友善,因此兩家二世的交情,堪稱深厚。韓愈日後的古文成就

,與蕭氏父子對其兄弟的知賞,實有莫大的關係。

以上文字引自潘呂棋昌「蕭存事蹟與交遊考述」

==========================================================================

舊書一六0韓愈傳:

   韓愈 字退之 昌黎人。父仲卿 無名位。愈生三歲而孤 養於從父兄 愈

   自以孤子 幼刻苦學儒 不俟獎勵。大曆、貞元之間 文字多尚古學 效揚

雄、董仲舒之述作 而獨孤及、梁肅最稱淵奧 儒林推重 愈從其徒遊 銳

意鑽仰 欲自振於一代。洎舉進士 頭文於公卿間 故相鄭餘慶頗為之延譽

 由是知名於時....長慶四年(八二四)十二月卒 時年五十七。贈禮

部尚書 諡曰文。愈性弘通 與人交 榮悴不易 少時與洛陽人孟郊、東郡

人張籍友善。二人名位未振 愈不避寒暑 稱薦於公卿間 而籍終成科第 

榮於祿仕。後雖通貴 每退公之際 則相與談讌 論文賦詩 如平昔焉。而

觀諸權門豪士 如僕隸焉 瞪然不顧。而頗能誘掖後進 館之者十六七 雖

晨炊不給 怡然不介意。大抵以興起名教 弘獎仁義為事。凡嫁內外及友朋

姑女僅十人。常以為自魏、晉以還 為文者多拘偶對 而經誥之指歸 遷、

雄之氣格 不復振起矣。故愈所為文務反近體 抒意立言 自成一家新語。

後學之士 取為師法。當時作者甚眾 無以過之。故世稱「韓文」焉。然時

有恃才肆意 亦有盭孔、孟之旨。若南人妄以柳宗元為羅池神 而愈譔碑以

實之 李賀父名進肅 不應進士 而愈為賀作諱辯 令舉進士 又為毛穎傳

 譏戲不近人情 此文章之甚紕繆者。時謂愈有史筆 及撰順宗實錄 繁簡

不當 敘事拙於取捨 頗為當代所非。穆宗、文宗嘗詔史臣添改 時愈婿李

漢、蔣係在顯位 諸公難之。而韋處厚竟別撰順宗實錄三卷 有文集四十卷

 李漢為之序。子昶 亦登進士第。....史臣曰:貞元、大和之間 以

文學聳動搢紳之伍者 宗元、禹錫而已。其巧麗淵博 屬辭比事 誠一代之

宏才。如俾之詠歌帝載 黼藻玉言 足以平揖古賢 氣吞時輩。而蹈道不謹

 昵比小人 自致流離 遂隳素業。故君子群而不黨 戒懼慎獨 正為此也

。韓、李二文公 於陵遲之末 遑遑仁義 有志餘持世範 欲以人文化成 

而道未果也。至若抑楊、墨 排釋、老雖於道未弘 亦端士之用心也。贊曰

:天地經綸 無出斯文。愈、翱揮翰 語切點墳。犧雞斷尾 害馬敗群。僻

途自噬 劉、柳諸君。

新書一七六韓愈傳:

   韓愈 字退之 鄧州南陽人。七世祖茂 有功於後魏 封安定王。父仲卿 

為武昌令 有美政 既去 縣人刻石頌德。終祕書郎。愈生三歲而孤 隨伯

兄會貶嶺表。會卒 嫂鄭氏鞠之。愈自知讀書 日記數千百言 比長 盡能

通六經、百家學....愈性明銳 不詭隨。與人交 終始不少變。成就後

進士 往往知名。經愈指授 皆稱「韓門弟子」 愈官顯 稍謝遣。凡內外

親若交友無後者 為嫁遣孤女而卹其家。嫂鄭喪 為服期以報。每言文章自

漢司馬相如、太史公、劉向、揚雄後 作者不世出 故愈深探本元 卓然樹

立 成一家言。其原道、原性、師說等數十篇 皆奧衍閎深 與孟軻、揚雄

相表埵茼鶡鬗遘g云。至它文造端置辭 要為不襲蹈前人者。然惟愈為之 

沛然若有餘 至其徒李翱、李漢、皇甫湜從而效之 遽不及遠甚。從愈游者

 若孟郊、張籍 亦皆自名於時....贊曰:唐興 承五代剖分 王政不

綱 文弊質窮 ■俚互并 天下已定 治荒剔蠹 討究儒術 以興典憲 勳

醲涵浸 殆百餘年 其後文章稍稍可述。至貞元、元和間 愈遂以六經之文

為諸儒倡 障隄末流 反■以樸 ■偽以真 然愈之才 自視司馬遷、揚雄

 至班固以下不論也。當其所得 粹然一出於正 刊落陳言 橫騖別驅 汪

洋大肆 要之無抵捂聖人者。其道蓋自比孟軻 以荀況、揚雄為未淳 寧不

信然?至進諫陳謀 排難卹孤 矯拂媮末 皇皇於仁義 可謂篤道君子矣。

自晉汔隋 老佛顯行 聖道不斷如帶。諸儒倚天下正議 助為怪神。愈獨喟

然引聖 爭四海之惑 雖蒙訕笑 ■而復舊 始若未之信 卒大顯於時。昔

孟軻拒楊、墨 去孔子才二百年。愈排二家 乃去‵千餘歲 撥衰反正 功

與齊而力倍之 所以過況、雄為不少矣。自愈沒 其言大行 學者仰之如泰

山、北斗云。

(一0四)韓愈,字退之,昌黎人。父仲卿,無名位。愈生三歲而孤,養於從父兄。

愈自以孤子,幼刻苦學儒,不俟獎勵。大曆、貞元之間,文字多尚古學,效揚

雄、董仲舒之述作,而獨孤及、梁肅最稱淵奧,儒林推重。愈從其徒遊,銳意

鑽仰,欲自振於一代。洎舉進士,投文於公卿間,故相鄭餘慶為之延譽,由是

知名於時。尋登進士第。宰相董晉出鎮大梁,辟為巡官....長慶四年(八

二四)十二月卒,時年五十七,贈禮部尚書,諡曰文。愈性弘通,與人交,榮

悴不易。少時與洛陽人孟郊、東郡人張籍友善。二人名位未振,愈不避寒暑,

稱薦於公卿間,而籍終成科第,榮於祿仕。後雖通貴,每退公之隙,則相與談

讌,論文賦詩,如平昔焉。而觀諸權門豪士,如僕隸焉,瞠然不顧。而頗能誘

厲後進,館之者十六七,雖晨炊不給,怡然不介意。大抵以興起名教,弘獎仁

義為事。凡嫁內外及友朋孤女僅十人。常以為自魏、晉已還,為文者多拘偶對

,而經誥之指歸,遷、雄之氣格,不復振起矣。故愈所為文,務反近體,抒意

立言,自成一家新語。後學之士,取為師法。當時作者甚眾,無以過之,故世

稱「韓文」焉。然時有恃才肆意,亦有盭孔、孟之旨。若南人妄以柳宗元為羅

池神,而愈譔碑以實之﹔李賀父名晉,不應進士,而愈為賀作諱辯,令舉進士

﹔又為毛穎傳,譏戲不近人情,此文章之甚紕繆者。時謂愈有史抵,及撰順宗

實錄,繁簡不當,敘事拙於取捨,頗為當代所非。穆宗、文宗嘗詔史臣添改,

時愈婿李漢、蔣係在顯位,諸公難之。而韋處厚竟別撰順宗實錄三卷。有文集

四十卷,李漢為之序。子昶,亦登進士第。(舊書一六0(五)四一九五韓愈

傳)(韓愈事蹟宜參見羅師聯添韓愈研究)(參見新書一七六(七)五二五五

韓愈傳)(全文六一0(一三)劉禹錫:祭文)(全文六二二(一三)七九七

一(一三)七九七一趙德:昌黎文集序)(全文六三九(一三)八一九九李翱

:韓弇妻韋氏墓誌)(全文六三九(一三)八二0一李翱:行狀)(全文六四

0(一司)八二一0李翱:祭文)(全文六八七(一四)八九一九皇甫湜:神

道碑)(全文六八七(一四)八九二一皇甫湜:墓誌銘)(全文七四一(一五

)九七00韓昶(愈子)自為墓誌銘)(全文七六一(一六)一000三李貺

(愈外孫,漢子):連山燕喜亭後記)

韓文公與孟東野友善。韓公文至高,孟長於五言,時號「孟詩韓筆」。元和中

,後進師匠韓公,文體大變。又柳柳州宗元、李尚書翱、皇甫郎中湜、馮詹事

定、祭酒楊公(敬之)、李公(李漢)皆以高文為諸生所宗,而韓、柳、皇甫

、李公皆以引接後學為務。楊公尤申於獎善,遇得一句,終日在口,人以為癖

。長慶以來,李封州甘為文至精,獎拔公心,亦類數公。甘出於李相國宗閔下

,時以為得人,然終不顯。又元和以來,詞翰兼奇者,有柳柳州宗元、劉尚書

禹錫及楊公。劉、楊二人,詞翰之外,別精篇什。又張籍善歌行,李賀能為新

樂府,當時言歌篇者,宗此二人。李相國程、王僕射起、白少傅居易兄弟、張

舍人仲素為場中詞賦之最,言程試者宗此五人。伯仲以史學繼業(歷代小史本

此句之上有「居易」二字,齊之鸞本空二字)。藏書最多者,蘇少常景鳳(此

當是蘇景胤)、堂弟尚書滌,諸家無比,而皆以清望為後來所重。景鳳登第,

與堂兄特並時,世以為美。(唐語林校證卷二文學頁一四六N0.231)(

周勛初校證:本條原出因話錄卷三商部下。紺珠集卷五、說郛(陶珽刊本)

二三因話錄題作「孟詩韓筆」,均節引前數句。)(世界書局因話錄卷三商部

下頁一六N0.42)

   沈既濟撰枕中記,韓愈撰毛穎傳,不下史篇,良史才也。(唐語林校證卷二文

學頁一八二N0.275)(周勛初校證:本條原出國史補卷下韓沈良史才)

   沈既濟撰枕中記,莊生寓言之類。韓愈撰錨稟傳,其文尤高,不下史遷。二篇

真良史才也。(世界書局國史補卷下頁五五N0.244)

*唐代古文家的文氣論:82.2.6.

  案以氣論文,始乎魏代曹丕。其源則出自《孟子.公孫丑》「浩然之氣」一說。

其後眾說紛紜,遂成吾國文學批評史上之熱門話題。唐代古文家討論文氣的,主要有

柳冕、梁肅、韓愈、柳宗元、李翱、權德輿暨李德裕六家。

柳冕〈答楊中丞(憑)論文書〉(《全文》卷五二七(一一)六七九三):

   天地養才而萬物生焉,聖人養才而文章生焉,風俗養才而志氣生焉。故才多而

   養之,可以鼓天下之氣。天下之氣生則君子之風盛。

梁肅〈補闕李君(翰)前集序〉(《全文》卷五一八(一一)六六七一):

   文本於道,失道則博(一作傳)之以氣,氣不足則飾之以辭。蓋道能兼氣,氣

   能兼辭,辭不當則文斯敗矣。

韓愈《答李H書》則化裁孟子養氣之說,以述自身作文養氣的經驗,並說:

   氣,水也﹔言,浮物也。水大而物之浮者大小畢浮,氣之與言猶是也。氣盛則

   言之短長與聲之高下者皆宜。(《韓昌黎文集校注》卷三)

李翱《答朱載言書》:

   義深則意遠,意遠則理辨,理辨則氣直,氣直則辭盛,辭盛則文工。(《李文

   公集》卷六)

柳宗元《答韋中立論師道書》:

   吾每為文章....未嘗敢以昏氣出之,懼其昧沒而雜也﹔未

   嘗敢以矜氣作之,懼其偃蹇而驕也....參之穀梁以厲其氣。(《柳河東

   集卷三四》。

權德輿《醉說》:

李德裕《文章論》:

梁肅所論之氣,偏重道德意義,且次道一等,其等而下之者則為辭。韓愈、李翱師徒

所論的氣,其義近似文章的氣勢,李德裕的看法與之比較接近﹔柳宗元則是指作文時

的意念和精神狀態。三人所論雖各有見地,但皆不如李德裕《文章論》所說的具體精

微。

82.2.6.

==========================================================================

~w2z2fk;

~w2z2fk;

▲韓仲卿(會、愈之父)(?--770)?

~W1Z1FM;

傅氏索引頁五0四左:

舊書13/160/4195 新書17/176/5255 新表9/73上/2857

==================

全文卷三五0(八)四四八八李白:武昌宰韓君(仲卿)去思碑

李白交遊雜考(四、韓仲卿、韓雲卿) 郁賢皓 文收氏著《天上謫仙人的秘密--

李白考論集》 台灣:商務印書館 一九九七年六月初 版第一次印刷 頁二七四

==========================================================================

~w2z2fk;

▲韓雲卿(會、愈之叔)(生卒年不詳)

~W1Z1FM;

傅氏索引:

新表9/73上/2859 全文441(十)/10B 續拾4/4B

姓纂4/15A (四校記四頁三六六)

===================

全詩二三七(四)二六三二錢起:鑾駕避狄歲寄別韓雲卿

九思出版社李太白全集(三)卷二九頁一三七五(全文三五0(八)四四八九上右)

 武昌宰韓君(仲卿)去思頌碑

新書二0三(七)五七七六李華傳

全唐文紀事三九表揚一(中)頁五0四引宋王銍韓會傳 韓子年譜

李白交遊雜考(四、韓仲卿、韓雲卿) 郁賢皓 文收氏著《天上謫仙人的秘密--

李白考論集》 台灣:商務印書館 一九九七年六月初 版第一次印刷 頁二七四

李太白全集卷二九武昌宰韓君(仲卿)去思頌碑:

   雲卿文章冠世 拜監察御史 朝廷乎為子房。

韓愈〈科斗書後記〉:

愈叔父(雲卿)當大曆世,文辭獨行中朝,天下之欲銘其先人功行取信來世者

,咸歸韓氏。

李文公集卷十五故朔方節度掌書記殿中侍御史昌黎韓君(弇 雲卿子)夫人京兆韋氏墓

誌銘:

   禮部君(韓雲卿)好立節義 有大功於昭陵 其文章出於時 而官不甚高。

新書二0三李華傳:

   華愛獎士類 名隨以重 若....韓雲卿、韓會....後至執政顯官。

==========================================================================

~w2z2fk;

▲韓會(739--780 42)

~W1Z1FM;

(羅聯添韓愈研究一0)

傅氏索引:

新表9/73上/2857 姓纂4/15a (四校記四(上)頁三六七)

====================================================================

河洛版柳河東集十二頁一八八先君石表陰先友記

全文六九一(十五)八九七六上苻載:尚書比部郎中蕭府君(存)墓誌

國史補下p.58 no.262

學津討原本南部新書丙二no.181

全唐文紀事三九表揚一(中)頁五0四引宋王銍韓會傳 韓子年譜

舊書一三0(五)三六二五崔造傳

 一八三( 六) 四七四七外戚吳湊傳

新書一五0(六)四八一三崔造傳

新書二0三(七)五七七六李華傳

 

柳河東集一二頁一八七:先君石表陰先友記:

   韓會 昌黎人 善清言 有文章 名最高 然以故多謗 至起居郎 貶官 

   卒 弟愈 文益奇

舊書一二二(四)三五0七裴冑傳:(81.8.31.)

浙西觀察使李栖筠有重望,虛心下士,幕府盛選彥才。觀察判官許鴻謙有學識

,栖筠常異席,事多咨之﹔崔造輩皆所薦引。

~fm;

 韓會是韓愈的長兄,兩唐書無傳,其傳記見於宋魏仲舉「新刊五百家注音辨昌黎

先生文集」附「韓文類譜」八宋王銍「韓會傳」。傳文說:

~fk;    

   韓會,昌黎人。韓氏出晉穆侯後。魏有常州太守武安成侯耆,生尚書令安第

   定桓王茂,茂生定州刺史安定康公均,均生雃州都督晙,晙生曹州司馬仁泰

   ,仁泰生桂州刺史叡素,叡素善化行江嶺間,生子曰仲卿、曰少卿、曰雲卿

   ;而仲卿與李白、杜甫遊。自銅e尉補武昌縣令,懲惡護善,號古循吏,李

   白為作去思碑頌....會,仲卿長子也。當是時,李華、蕭穎士有文章重

   名,會與其叔雲卿,俱為蕭、李愛獎。其黨李紓、柳識、崔祐甫、皇甫冉、

   謝良弼、朱巨川並遊。會慨然獨鄙其文格綺豔,無道德之實,首與梁肅變體

   為古文章,為文衡一篇....永泰中去,率崔造、盧東美、張正則居上元

   及江淮間,好言當世事,自謂有王佐材,以道德文學伏一世,大夫士謂之四

   夔,以其道與皋夔侔。或云夔嘗為相,四人者,身在隱約,天下許以為相,

   故云。浙西觀察使李栖筠薦,累遷起居舍人。善清言,能歌嘯。名譽既重,

   故多謗,貶韶州卒。

~fm;

案韓會卒於德宗建中元年(七八0),年四十二【註一】,與蕭存同生於開元二十七

年(七三九)。傳文說「會與其叔雲卿,俱為蕭、李愛獎」。考蕭穎士卒於肅宗乾元

三年(上元元年,七六0)【註二】,韓會時年二十二,其為蕭穎士愛獎,當在這年

以前;至於何時何地,就不得而知了。又,依常理判斷,韓會既為穎士愛獎,則與同

年的蕭存,似當相識。果真如此的話,則蕭存與韓會的初識,恐當早在二十二歲以前

,而不是大曆初年了。由此下推,至建中元年韓會卒止,二人交誼長達二十年以上。

又,韓會為「四夔」之首,除韓會外,蕭存又與其中之一的崔造交往,則其與四夔關

係之密切,不難想見。「四夔」之目,始見於韓昌黎集二四考功員外盧君(東美)墓

誌。王銍所述,當即本此而來:

~fk;

   愈之宗兄故起居舍人君(韓會),以道德文學伏一世。其友四人,其一范陽

   盧君東美。少未出仕,皆在江淮間,天下大夫士謂之「四夔」。其義以為道

   可與古之夔皋者侔,故云爾。或曰夔嘗為相,世謂相夔,四人者雖處而未仕

   ,天下許以為相,故云。

~fm;

其後國史補、新舊書崔造傳及錢易的南部新書,也都有記載。國史補下:

~fl;

☆   韓會與名輩號為四夔,會為夔頭,而善歌妙絕。(昌案:此條係論文稿於七

   九年十月九日寄發唐代研究學會後補入 時十月十三日也。)

舊書一三0崔造傳(新書一五0崔造傳同):

~fk;

   崔造,字玄宰,博陵安平(今河北安平)人。少涉學。永泰中,與韓會、盧

   東美、張正則為友,皆僑居上元(今江蘇江寧),好談經濟之略,嘗以王佐

   自許,時人號為「四夔」。

~fm;

宋錢易南部新書丙一八一條:

~fk;

   崔造、韓會、盧東美、張正則為友,皆僑居上元,好談經濟之略,嘗以王佐

   自許,時人號為「四夔」。

~fm;

由此可見四夔之說,在當時是信而有徵的;不過四夔的成員,唐摭言四卻有不同的說

法:

~fk;

   盧江何長師、趙郡李華、范陽盧東美,少與韓衢為友,江淮間號曰「四夔」

   。

~fm;

案此四人中,除盧東美外,其餘三人皆與他說不合。廬江何長師事蹟不詳。全文三一

五有李華「送何萇序」說:「廬江何秀才棹流千里,候余柴門,執弟子見師之禮,余

竦然自愧,何德以堪之。意者賢大夫賈廬州(深)【註三】待余異等,談余過實是以

致。」如果廬江何萇秀才就是廬江何長師的話,那麼,李華與何秀才不過略有一面之

緣而已,談不上友善,更不可能齊名。何況何萇還對李華執弟子見師之禮呢。至於韓

衢其人,諸書皆無記載,只有全文六0九劉禹錫「唐故監察御史贈尚書右僕射王公(

俊)神道碑」曾有一語提到而已:「季子彥威,娶潁川韓氏主客員外郎衢之女。」因

此,摭言的說法恐怕是不足以採信的。

■補:再說 李華本集中所敘交游人數甚多 如果何長師果真與他同稱四夔的話 何

以竟無一語道及?(補於 至於韓衢其人 一句之前 79.10.19. )

宋魏仲舉新刊五百家注音辨昌黎先生文集附韓文類譜八宋王銍韓會傳:    

~fk;    

   當是時,李華、蕭穎士有文章重名,會與其叔雲卿,俱為蕭(穎士)、李(

   華)愛獎。其黨李紓、柳識、崔祐甫、皇甫冉、謝良弼、朱巨川並遊。會慨

   然獨鄙其文格綺豔,無道德之實,首與梁肅變體為古文章,為文衡一篇云:

   蓋情乘性而萬變生。聖人知變之無齊必亂,乃順上下以紀物,為君為臣為父

   為子,俾皆有經,辯道德仁義禮智信以管其情,以復其性,此文所由作也。

   故文之大者統三才,理萬物。其次敘損益,助教化。其次陳善惡,備勸戒。

   始伏羲,盡孔門,從斯道矣。後之學者,日離於本。或浮或誕,或僻或放,

   甚者以靡以逾,以蕩以溺。其詞淫巧,其音輕促。噫!啟姦導邪,流風薄義

   斯為甚。而漢魏以還,君以之命臣,父以之命子。論其始則經制之道,老莊

   離之;比諷之文,屈宋離之;紀述之體,遷固敗之。學者知文章之在道德五

   常,知文章之作以君臣父子,簡而無華,婉而無為。夫如是則聖人之情可思

   而漸也。

由此可知 韓會是一個極端保守的載道論者 所許可的 只有「始伏羲 盡孔門」的

文章 漢魏以降 一概否定 而在史學方面 對司馬遷、班固捨編年而創紀傳的作法

 也加以抨擊 在這裡 我們彷彿又看到了蕭穎士、李華思想的影子 穎士不就說過

「經術之外 略不嬰心」 「魏晉以來 未嘗留意」 「扶孔、左而中興 黜遷、固

為放命」(贈韋司業書)的話 而李華不也說過「屈平 宋玉 哀而傷 靡而不返

六經之道遯矣」(全文三一五李華崔沔集序) 以及「愚以為將求致理 始於學習經

史 左氏、國語、爾雃、荀、孟等家 輔佐五經者也....其餘百家之說 讖緯之

書 存而不用」(全文三一七李華三賢論)的話嗎?不過 穎士對漢魏以來的作家 

如揚雄、班彪、張衡、曹植、王粲、嵇康、左思、干寶諸人 還是頗有好評的 並非

不曾留意 更不像韓會一樣 一味的譴責 這從全文三一五李華蕭穎士文集序中即可

得知。比較起來 韓會的古文觀點 似乎更受到李華的影響。(見潘呂棋昌唐代古文

運動中的家學)(參見潘呂棋昌蕭穎士研究頁一三三、三四)

==========================================================================

~w2z2fk;

▲韓弇

~W1Z1FM;

傅氏索引頁

中央圖書館墓誌拓片目錄頁二0六、二0七第一九九八/五四四一、一九九九/三五

 二六

==========================================================================

~w2z2fk;

▲韓湘(愈姪孫)

傅氏索引頁

臺灣中華書局唐詩紀事卷三四頁五二三韓愈

唐才子傳卷六

八仙人物淵源考述 張俐雯 高雄工學院學報 第一期 一九九四年

==========================================================================

 

上一頁 回主目錄 回首頁